打印

[其他作者] 【掌控】(第十五章 完全堕落的妈妈……)(绿母注意)(万字肉戏)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21-10-6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100

【掌控】(第十五章 完全堕落的妈妈……)(绿母注意)(万字肉戏)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字数:10487

作者:皇箫
2021/09/28首发于sis001

  来,14章下面的vegetamozart,菜狗莫扎特?别侮辱人家莫扎特了。这个也
算上,骂一次加一章。k 我看今天还有几个跳脸的。

  看到这一幕我气得浑身发抖,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这个世界还能不
能好了,累了,毁灭吧……

  不好意思串台了。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迷奸了妈妈,一直打着妈妈主意的人,居然就是那
个「绿母门」中身份极为神秘的会长。

  明明一直都是一个「故事」中的角色,突然以这样一种突兀又荒谬的形式出
现在我的身边,让我有一种「次元壁被打破」一般的荒诞感。

  在知道这个真相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这段时间的人生都在某只黑手的
掌控中,从最开始的接触到绿母门事件,然后看到陆老师的视频,再接着是妈妈
的视频,直到现在……

  就好像是好像有某个人拿着谢婧的视频强行灌输给了我「绿母」这个概念,
然后拿低配版的绿母视频——陆老师视频给我看,帮助我培养轻微的某种类似绿
母癖的东西,再然后直接来一记猛药,将妈妈的视频摆到我的面前,等着我接受
它……直到最后变成真正的绿母癖……

  我似乎从头到尾都在跟着对方这样的剧本在走。

  作为一个心理医生的儿子,我对于这样的被掌控般的感觉感到非常不爽。

  应该只是巧合……难道真的有人能够用各种各样的心理暗示引导其他人的举
动甚至一直影响着对方连续几个月都根据设定好的剧本来走吗?而且这可不只是
行为上的,还包括心理上的转变……

  对方凭什么这么自信我看了视频之后不会采取什么过激的举动,而是因此产
生绿母癖?

  我不愿意相信有人能够强到这种地步,这和妈妈教导我的心理学知识完全不
同,妈妈告诉过我心理学只是用来解读和暗示的,而且准确率并不高,人类的脑
部活动到现在都还没有被弄清楚呢,至少那些所谓的「脑子一抽,灵光一闪」就
没法用科学手段预判。

  视频中,妈妈被会长的话语震慑了一下,然后才不确定地问:「之前那个绿
母门……」

  「对,谢婧就跟你一样,现在已经被我操得根本离不开我了。」会长突然笑
着伸出一只手摸在了妈妈的小脸上。

  妈妈居然没有反击,甚至没有躲开,任由会长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脸,仅仅
只是脸微微红了一下,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样的妈妈让我陌生,她的表现让我心痛。

  这已经实锤妈妈和会长做过许多次了,甚至已经到了「离不开」的地步……
为什么,仅仅只是过了一个月而已……

  「来,把外边裤子脱了,让我看看刚刚爬山你流了多少水。」会长的大拇指
摩挲着妈妈的嘴角,微微用力就撬开了妈妈的嘴唇,然后将一个指节塞了进去,
让妈妈含住自己的手指。

  妈妈娇俏地白了会长一眼,努嘴吐出了他的手指,然后抬手抓住了休闲裤的
腰带,轻轻一扯将裤腰带解开,然后抓住裤腰缓缓向下脱去。

  会长微微后退两步,将妈妈整个身形纳入镜头中,我看见妈妈脱裤子时自然
地微微弯腰翘起臀部的样子,呼吸忍不住一滞。

  裤子慢慢褪下,出现在我眼前的并不是妈妈那滑如凝脂的大腿肌肤,而是包
裹着一层黑色丝袜的双腿。

  不仅如此,在黑色丝袜之下再也看不到一片布料,也就是说——没有穿内裤。

  我震惊地看着妈妈的下体,即便隔着一层半透明的丝袜,妈妈的小穴周围的
景色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光秃秃没有一根杂毛的下体一览无余。

  这个视频的时间点距离之前那个妈妈被刮毛的视频已经过去了至少一个月了,
而妈妈这无毛的小穴毫无疑问地证明了在那之后妈妈一定至少还刮过一次自己的
阴毛。

  妈妈这样的打扮看得我大脑都麻木了,视频中的内容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
不断拉低我的下限,我现在已经完全想象不到妈妈到底堕落到哪种程度了。

  在这一刻,我甚至诞生了「反抗军似乎说的没错,妈妈已经没救了」这样的
想法。

  在妈妈将外边打湿了的外裤脱掉放到一边后,妈妈就只穿着一条黑色丝袜踩
着略微高跟的登山短靴站在这种还称得上是「户外」的地方,只是害羞地用手在
身前微微遮挡着下体最隐私的部位。

  不仅如此,我突然发现妈妈穿在里面的这一层丝袜也被打湿了,不过和被雨
水打湿的外裤不同的是,丝袜湿掉的部分全部集中在大腿上,尤其是大腿内侧,
看起来就好像是从下体处向外扩散出来的一般。

  「乖乖,都涨洪水了。」会长调笑般的声音响起,「我还以为你真的跟表现
出来的一样一点都不兴奋呢。」

  妈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还不都怪你,刚刚突然一下……调那么快
……」

  「嘿嘿。」会长笑了两下,走过去,向妈妈伸出手:「拿出来吧,夹了大半
天了,都没电了吧。」

  妈妈犹豫了一下,看着镜头,不过见会长没有收起镜头的意思,于是便叹了
口气,然后伸手微微拉开了丝袜的腰围,将自己的手伸了进去,覆盖在了自己的
下体处。

  一个美妇人当着一个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面,甚至还是在镜头前,掀开自己
下体仅有的遮挡丝袜,将自己的手伸进去做出一副如同自慰般的动作。

  然后过了一会儿,妈妈的手扯着一根小短线将某个东西从小穴里拉了出来。

  那是一个粉色的跳蛋。

  没有在动,看来是没电了。

  不过这个跳蛋上已经完全裹上了一层透明粘稠的液体,我都不敢去想这到底
是什么液体。

  妈妈用一种又爱又恨的眼神看着这个小东西。

  「今天高潮了几次?」会长问。

  「……三次。」妈妈红着脸回答。

  「哪一次最爽?」会长又问。

  「……」妈妈没有回答。

  「是不是在高铁上?坐在你老公边上的时候?」会长继续追问。

  「不要说了。」妈妈皱起眉头。

  「那看来就是那次。」会长适时停止,他已经从妈妈的表现中得到了答案,
转而说道:「跳蛋弄得爽还是我的肉棒弄得爽?」

  「……你的……」妈妈这一次回答倒是很快。

  「我的什么?」

  「你的肉棒。」妈妈那向来伶俐的巧嘴居然吐出了这样肮脏的词汇,场面非
常之违和。

  「林医生你真是越来越放得开了。」会长感叹了一句,「还记得最开始的时
候想把你摆成后入式都死活不肯。」

  妈妈红着脸也不辩驳什么,只是说:「快点吧,等一下说不定有人来了。」

  「怕什么,有一条母狗在守着门呢。」会长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来,给
我舔一下先。」

  「……」妈妈没有表现出什么反感,而是主动蹲下身子,伸手去扒拉会长的
裤子。

  镜头适时的下移,从上方俯拍着妈妈,这个角度可以从妈妈的领口看进去,
我突然发现妈妈的胸部似乎变大了一些,以前的时候,她有这么深邃的沟壑吗?

  「跪着,别蹲着。」会长一只手按住妈妈的肩膀,想将她继续往下按。

  「地上脏……」妈妈反驳了一句。

  反驳的居然不是让她跪下这个明显带有侮辱性的命令而只是地上脏……?

  「那跪在我鞋子上。」会长说。

  妈妈没说话了,低头看了看,用手擦了擦同样有些脏的鞋面,然后将膝盖放
了下去,轻轻跪在了会长的鞋子上。

  这样妈妈的脑袋刚好对着会长的胯部,就在刚才,妈妈已经把会长的外裤脱
掉了,现在在她的面前就是被内裤包裹着的一大团。

  妈妈露出迷离的眼神,伸手慢慢将会长的内裤拉了下来。

  一团半软的肉棒出现在镜头中,不过就算是半软,它的长度和宽度也足以让
其他男人自卑。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看见这根肉棒了,谢婧的视频,还有妈妈的上一个视频,
每一次它的出镜都会让我情不自禁地产生自卑的情绪,这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
当看见谢婧和妈妈这样平常高不可攀的女人在面对它时露出的迷醉表情时,这样
的自卑感就会愈加的强烈。

  就强烈到当你看这个「黄色视频」的时候甚至没法产生代入男主的想法,而
是只能代入第三者视角……

  「含进去。」会长微微挺腰,肉棒跟着甩了一下,居然轻轻在妈妈的嘴唇上
碰了一下。

  妈妈听话地张嘴,都没有用手去扶,只是移动着自己修长的脖颈,张着嘴就
找到了会长的龟头,然后伸着脖子沿着龟头将这根肉棒含进了自己的小嘴里。

  「啊……」会长发出舒服的呻吟,说道:「对,再多含进去一点,舌头也动
起来。」

  听到这话,妈妈继续将脑袋向前伸了一些,直接吞进去了大半根肉棒,然后
就含住这个长度,开始转动自己灵巧的小香舌,在会长的肉棒和龟头上打转。

  会长那茂盛的阴毛几乎扎到妈妈的脸上,我光是看着都能感觉鼻子闻到了味
道,可是妈妈却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只是闭着眼睛全心全意用舌头给会长的肉
棒洗着澡。

  会长舒服地轻叹一声,空着的手梳着妈妈两侧的头发,将其梳拢到脑后,将
妈妈的小脸完全露出来,然后说:「抬头,看着镜头。」

  妈妈听到会长的话语下意识地抬头睁眼,然后就看见了对着自己的镜头,于
是连忙移开了眼睛。

  「不乖。」会长不满地说道,然后扶着妈妈的脑袋,猛地挺了一下腰。

  「嗯……」突然一下被迫吞入更多肉棒的妈妈发出一声略微痛苦的呻吟,不
得不强迫自己将目光移了过去,然后用哀求的眼神看着镜头。

  「林医生的镜头感还是不错的,很上镜啊。」会长轻轻抚摸着妈妈的后脑,
像是在奖励一只卖力取悦主人的小狗一般,「反正都不是第一次了,这么害羞干
什么?我又不会把视频给其他人看。」

  放你妈的狗屁。

  你不给其他人看,那我现在看着的是什么?

  妈妈好像微微放心了一些,没再理会被镜头注视的违和感,开始专心服侍面
前这根肉棒,但是眼睛一直向上瞥着,依旧不那么适应被镜头注视的眼神中透露
着几分哀求。

  除了一开始用舌头舔弄的动作,妈妈的脑袋也开始前前后后地移动,看上去
十分熟练。

  我不知道妈妈的技术到底怎么样,但是我毫不怀疑如果换我在这里的话,就
算她的技术极其生疏,可是只需要看着妈妈绝美的容颜和这微微羞涩的表情,以
及被妈妈那张小嘴含住肉棒所带来的反差感我也足够射出来了。

  在妈妈的精心取悦下,会长的肉棒很快就膨胀了起来,然后妈妈的小嘴就没
办法再含住这么粗长的肉棒,不得不吐了出来。

  原本干涸的肉棒上已经沾满了妈妈的津液,在被吐出来的一瞬间,一条银丝
牵着龟头和妈妈的嘴唇被拉长,然后断掉,滴落在妈妈的胸口。

  会长控制着肉棒微微跳了一下,妈妈会意地低下头去,用舌头舔上了刚才没
能照顾到的肉棒根部,以及边上的阴囊。

  会长的手解开妈妈胸前的扣子,然后顺着妈妈的领口伸了进去,直接抚上了
妈妈的一侧乳房,只听「吧嗒」一声,妈妈的双乳跟着弹跳了一下,居然把内衣
给解开了。

  然后他的手动了一会儿,就将妈妈的双乳都给掏了出来,从大大敞开的领口
中露出来丰满白皙的双乳,让其在空气中吹着冷风。

  冷风一吹,妈妈的两颗粉嫩乳头就肉眼可见地开始挺立起来,会长的手指找
到了妈妈的乳头,用一种不紧不慢的节奏轻轻拨动着。

  妈妈的乳头就像是不倒翁一样被会长的手指拨得不停晃动,每次被拨向一侧
后又很快弹回原处。

  如果做一个同款的解压神器应该能卖得很好……

  「再吞进去看看,这次能不能多吞一些了?」会长扶着妈妈的小脸让肉棒暂
时离开了妈妈的嘴唇,妈妈眼神有些迷离地看了他一样,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的意思。

  妈妈脸上露出微微害怕的表情,但是很快还是微微张嘴,用一种视死如归的
表情将这个已经膨胀到像个婴儿小拳头般的龟头含进了嘴里。

  以妈妈的嘴小程度,光是含进这个龟头已经是大张着嘴了,不过她没有停下
吞入的动作,继续伸着自己修长的脖子,将脑袋向前压去。

  妈妈的小嘴越张越大,这一口下去大概已经吞入了七八厘米了,而且还是这
样一根坚硬粗壮笔直的肉棒,毫无疑问已经被顶到了嗓子眼去了。

  妈妈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痛苦的表情,但是却没有吐出来的举动,会长似乎也
没有任何动作。

  只见妈妈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深吸一口气,猛地把脑袋向下一压,同时嘴巴
猛地张大,居然再次将这根肉棒再次吞入了一截。

  因为非常努力在吞入的缘故,妈妈的眼睛都跟着瞪大了,好像整张脸都在用
力一般,因此妈妈的表情显得有些……狰狞。

  我都不知道妈妈这一下被顶到哪里去了,我估计是已经插到喉咙里去了,气
管毫无疑问被压迫住了,以至于妈妈现在无法呼吸,小脸也微微涨红。

  会长看出了妈妈的难受,但是他没有去退出自己的肉棒,相反还伸手压住了
妈妈的后脑勺,将试图吐出肉棒的妈妈压制得动弹不得。

  「唔……」妈妈喉咙里发出略带痛苦的呻吟,声带发声时,喉咙也跟着蠕动
起来,会长插在其中的肉棒尤其是龟头在那一瞬间享受到了来自妈妈喉咙肌肉最
贴心的按摩。

  「呃……哈……」会长舒爽地呻吟一声,扶着妈妈的脑袋猛地一退把肉棒抽
了出来,一大团被积蓄在妈妈小嘴里的唾液一下子也被跟着带了出来,在肉棒前
端牵出一条粗长的银丝,然后断掉后滴落在地上。

  妈妈痛苦地侧头对着地面,一边想把喉咙间的异样感觉清理干净而干呕,一
边又因为缺氧不得不大口喘气,一时间大脑都因为差点窒息而昏昏沉沉的。

  看着妈妈痛苦的表现,我心中怒火焚烧,但是同时又有一种轻微的报复的快
感,一向强势的妈妈做出了这样对不起我和爸爸,对不起我们这个家的事情,之
前被迷奸或是被迫就算了,可是这一次显然是主动的,她必须因此受到惩罚……

  哈,真好笑,惩罚的实行人居然是妈妈的出轨对象?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的妈妈愤怒地抬头看了一眼会长,狠狠拍了两下他的大腿
以示气愤。

  会长讨好地说:「哎呀,林医生别生气嘛,谁让你的小嘴里那么舒服的?我
忍不住嘛……」

  「滚啊,插那么深,差点把我憋死!」妈妈没好气地说。

  「林医生进步真快,现在都能吞进去一半了,可见真是天赋异禀啊。」会长
岔开话题,「那下面的小嘴是不是已经能全部吞进去了?」

  妈妈脸一红,说:「不行……上次你插那么……深,感觉都要被你捅穿了…
…」

  「可是你那次不是高潮得死去活来的,最后爽晕了吗都?」会长嘿嘿笑着说,
「以前你都不让我全进去,高潮都高潮得不痛快,体会过真正高潮后你难道还觉
得以前那种能满足你?」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妈妈站起身来后,突然展现出强势的一面,「你可
不要忘了,是我让你满足我,你必须听我的!」

  不过这样的话和刚才她那副尽心尽力为会长口交的画面一对比,反而显得有
些搞笑。

  「是是是,那女王陛下,请问微臣能插入你高贵的小穴了吗?」会长用一种
戏谑的语气配合着问。

  「……可以……」妈妈红着脸说。

  「那女王陛下可以把丝袜撕开吗?」会长扶着肉棒,一下一下地戳着妈妈的
小腹,在那里只有一层薄薄的丝袜阻挡着。

  「……不要撕开,我等下还要穿的……」妈妈皱着眉头说。

  「外边有裤子,怕什么?」会长反问。

  「我没穿内裤……会漏……」妈妈说完就羞得把脸扭到一边去。

  「……?」会长愣了一下,我也跟着愣了一下,然后一起反应过来妈妈是什
么意思。

  「哈哈哈,怕漏……那也是,有道理,那就不撕了吧。」会长大笑起来,妈
妈没好气地又拍了他一下。

  妈妈居然是……怕精液漏出来?

  我还以为,妈妈至少会要求对方戴套……

  妈妈是没有上过环或者结扎的,我十分肯定。

  大概是三年前,妈妈还怀过一次孕,当时我们全家都陷入了惊慌和惊喜,以
为家中又要添丁了,但是后面做b 超发现居然是四胞胎……于是考虑到各种情况
包括妈妈也算是高龄产妇等因素,最后考虑再三选择了流产……

  可是妈妈面对这个出轨的对象,居然同样选择了不戴套?

  为什么?

  吃药不是对身体不好么?

  或者说妈妈是有意想给会长生个……孩子?

  看到视频中妈妈之前全心全意为会长进行口交服务的样子,我对于这个猜想
居然没有下意识地去否认它,正相反,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反而是最大的。

  听到会长同意不撕破丝袜的要求后,妈妈红着脸转过身去,然后背对着会长
翘起臀部,双手抓着丝袜的腰部向下脱去。

  朦胧的黑色渐渐褪去,如雪般的肌肤不加遮掩地出现在画面中,丰满的臀肉
紧紧夹在一起,夹出一条深邃的臀沟,更加私密的部位全被藏在了这条沟壑中让
人看不真切,只能模糊看见一些不太妙的形状。

  就像一个小丘陵一般。

  丝袜被妈妈褪到了膝盖上,她还想继续往下脱的时候被会长拦住了。

  「就这样,别全脱了。」会长说,「这么好看的腿,不穿丝袜可惜了。」

  妈妈千娇百媚地回头白了他一眼,但是却没有出声反驳,反而有些微微窃喜,
这样的反应就好像是打扮得到了心上人夸奖的小女孩一样。

  会长向前两步,很快就逼近了背对着他的妈妈,坚硬粗长的肉棒直直地戳在
妈妈的臀后,吓得妈妈下意识地往前挪了两步。

  之所以用「挪」这个字,是因为妈妈的双腿被丝袜束缚住了膝盖,就像被戴
了脚镣一样根本迈不开步子。

  「别动。」会长一把抓住了妈妈的一边臀瓣,先是享受地摸了一把,然后轻
轻拍了一下,妈妈那丰满的臀肉就一阵轻颤,掀起一阵臀浪。

  妈妈不满地扭了一下屁股,却不知这样的举动看上去反而更像是在撒娇,在
诱惑会长再来一下。

  会长没有再去拍妈妈的屁股,只是抓住那一瓣臀肉,将其向边上掰开,将那
隐藏在臀缝中的私密部位露了出来,然后用镜头特写怼了上去。

  出现在画面中的是一朵娇嫩的菊花和一枚粉白的馒头。

  或许是由于紧张,这朵娇嫩的菊花如同含羞草般紧紧地收缩在一起,看上去
还未被采摘过,周围依旧是粉色的,只有细细的软毛并不尽责地守卫着。

  在下方是一枚被划了一道刀口的馒头,粉白的颜色看上去像是樱花馅儿的?
进行改刀的厨师技术一定非常高超,被划开的刀口像是一朵花儿一般向两侧绽开,
但是没有盛放,而是如同待放的花苞一般半遮半掩,引人入胜。

  这样的摆盘放到米其林三星餐厅大概能卖个几百元吧。

  这样的艺术品就是拿来欣赏的,而不应该是享用的。

  不过会长显然不这么想,毕竟或许人家早就吃过无数次了。

  两根并起来的手指熟练地沿着妈妈的臀缝向下,滑过娇嫩的菊花,找到了粉
白的馒头,毫不客气地从刀口滑过,将待放的花苞强行撑开,然后稍微回退一些
找到了某个洞口,手指一弯一插,两个指节就直接滑进了妈妈的身体里。

  之前的跳蛋早已让妈妈的身体做好了迎接外客的准备,会长的手指很轻易地
进入了妈妈的身体,而妈妈只是配合着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双腿夹紧微微一弯,
然后很快又颤巍巍地直起来,将自己微微放低的翘臀重新挺起来,让会长的手指
能够插得更舒服。

  我依然清楚地记得,在最开始的那个视频里,妈妈的小穴细小得如同小孔一
般,需要用上整整一管润滑剂才能够顺利插入,而且那会给妈妈带来巨大的痛苦,
即便是被下了药也会在睡梦中感觉到,没想到现在却……

  会长把手指在妈妈的小穴口浅浅地插着,一边说道:「乖乖,真是涨洪水了
啊,不信你听一下?」

  说完,他把镜头伸到了妈妈的身下,靠近对准了吞入了两根手指前边指节的
小穴,让我能够更加清晰地看见那里的场景。

  白色的阴唇被翻开后露出的穴肉是粉色的,就好像一块白玉被强行注入了一
抹血色显现出来的淡粉,而更里面被手指挤出来的穴肉则更红一些,而这些颜色
现在都被蒙上看一层闪亮,这是在镜头下反光的液体。

  会长的手指开始微微抠动,视频中跟随他的节奏开始响起了轻微的水声。

  呱唧,呱唧……

  「呃……嗯……」妈妈的呻吟也断断续续地响起,她的翘臀忍不住开始一下
一下地微微摆动,像是躲避,又像是迎合。

  「小骚货,这就忍不住了?」会长说完,抽出了手指,然后握住了自己的肉
棒,顶到了妈妈的臀部,「要不要插进去?」

  「……嗯……」妈妈轻轻应了一下。

  「听不见。」会长扶着肉棒轻轻抽了一下妈妈的屁股。

  这让我想起了以前读小学的时候,我背课文背不出来的时候被老师用戒尺打
手掌心的时候。

  「要……」妈妈说。

  「要什么?」

  「要……插进来。」

  「要什么插进来?」会长不满地说,「我都教过你那么多遍了,每次都要我
提醒吗?给我说清楚,最后一次机会哦,说不好我就不插进去了。」

  「……要你的大肉棒,插进来……」妈妈一口气说完,然后想到了什么,又
补了一句:「插到我的小穴里面来!」

  「真乖。」会长夸了一句,然后与此同时,扶着那根恐怖的粗长肉棒一下子
顶到了妈妈的小穴上,直接找到了刚才被手指撑开过的小穴口,用力一送腰。

  妈妈的呻吟适时响起,而且是一声格外悠长的呻吟。

  镜头依旧是对着妈妈小穴在特写的,于是我非常清楚地看见了妈妈小穴吞入
这根恐怖肉棒的全部过程。

  这个过程并不像钥匙插入锁孔里,因为那是适配的。

  这更像是拿着钉子往墙上怼……

  细小的孔洞被这根肉棒毫不讲道理地向边上分开,虽然看上去它们根本不匹
配,但是最后却确确实实地将大半根肉棒给吞了进去,等到最后这个细小的空洞
神奇地完成了变身,从一条一厘米的细缝变成了一个直径五厘米的圆,紧紧贴在
棒身上。

  镜头旋转了180 °,对准了地面,准确地说应该是妈妈的双脚。

  镜头停留在妈妈的膝盖附近,上面是丰腴的大腿,下面是纤细的小腿。

  裹着黑丝的小腿和光洁的大腿仿佛两个世界,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就是所谓
的「又纯又欲」么?

  不过要看的不是小腿,虽然小腿很好看。

  妈妈踩在地上的小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踮起来了,只有脚指头撑在地上,
膝盖也向前弯着,看上去双腿根本没有多少力量支撑她的身躯站着。

  镜头被会长重新举了起来,从上面俯视着妈妈。

  妈妈的上半身已经完全弯了下去,和下半身形成90度夹角,双手撑在墙上,
看那酸软的胳膊,大概也只提供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力量。

  弯曲的双腿自然也借不上力。

  这个姿势更像是妈妈向后翘着屁股坐在了会长的腰上。

  换句话说,会长的腰提供了妈妈整个体重的力量。

  而这个传递力的东西自然就是那根将两人身体紧密连接在一起的肉棒。

  会长用他的肉棒把妈妈整个身体都挑起来了!

  会长扶着妈妈的屁股,等待着妈妈慢慢习惯这根肉棒,没有马上开始抽插。

  妈妈的呻吟里已经带上了痛苦,会长有些爱怜地说:「都这么多次了还没法
习惯吗?你的小穴真的太小了。」

  「嗯哼……」妈妈咬着牙痛苦地哼了一下,说:「你有本事拿根棒子捅到自
己屁股里去试试?」

  「呲……」会长忍不住笑了一下,浑身也跟着抖了一下,连带着插在妈妈身
体里的肉棒也跟着搅动了一下,于是妈妈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我来帮你舒缓一下。」会长说完,扶着妈妈臀部的手就向上游去,游过妈
妈细软的腰肢后继续向上,找到了刚才被他掏出来的一双美乳,轻轻揉捏了一下,
然后托着妈妈的胸口向后一拉,妈妈那原本塌下去的上半身就又立了起来,整个
人重新站直。

  站直之后那丰满的臀肉就重新挤进了两人之间,将会长的小腹向后撑开了一
些,于是那根粗长的肉棒也被推出去了一些,插入得没那么深了。

  虽然被扩张的程度依旧没变,但是至少浅了一些。

  「呼……」妈妈吐出一口气,总算回过神来了。

  会长托着美乳的手没有离开,依旧捏着一边乳房轻轻揉动着,不时还挑逗一
下挺立的小乳头。

  「习惯了?」会长问。

  「……差不多……都是你,不让我脱掉丝袜,搞得我腿都张不开……」妈妈
没好气地说。

  「是你不让我撕的。」会长耍赖地说,「还有心思顶嘴?那看来你就是欠收
拾。」

  说完,他突然一挺腰,将肉棒又往里送了一截。

  「啊……停……!」妈妈忍不住尖叫一声,还想伸手向后去推会长的小腹,
不过没有挡住,被他来了一下狠的,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

  「哦?」会长却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镜头猛地下移,来到了妈妈的小
穴前,不过我什么都没看出来,还是和刚才一样的场景。

  只见会长把肉棒微微向下退了一点,然后在妈妈惊慌的阻止声中又往里插了
进去。

  「哼嗯……」妈妈痛哼一声,但是这次的哼声中似乎多了某种其他的东西。

  这一次我注意到了,在会长退出一点又重新插入的瞬间,妈妈那被分开的阴
唇就会轻轻往里收缩一下。

  这是……

  会长又故技重施,妈妈连续哼哼了几下后,声音变得越来越娇媚,到后面简
直就像是在催促会长多来几下一般。

  原本撑在两人中间想把两人隔开的双手也没有了一丝力气,倒更像是在抚摸
会长的腹肌。

  怎么突然就抽插起来了……

  而且还是我从没见过的奇怪姿势,从背后抱着站着抽插……这样如果肉棒不
够长的话大概只能插进去一个龟头而且很容易滑出来吧……可是会长用这个姿势
却依旧让妈妈几乎承受不住……

  就这样抽插了几下后,妈妈好不容易站直的双腿又弯了,不过妈妈没有会长
高,即便踩着增高的登山靴,她那引以为傲的大长腿也不如会长的腿长,所以腿
弯下来后,她的体重就又一次全部挂在了会长的腰上。

  「呃啊……不行了……停一下……」妈妈的呻吟变得断断续续的,不时想说
话让会长停下来,双手也不安地乱动起来,一会儿去推会长的小腹,一会儿去推
他的大腿,一会儿又去拉扯他环住自己的胳膊,不过不管她采取什么举动都没法
阻止会长那富有节奏的抽插动作。

  我眼看着妈妈的小穴从开始的一下一收缩到一下收缩好几下,再到现在的一
直收缩个不停,几乎要失去控制。

  「不要憋着了,喷出来吧。」会长的声音响起。

  「嗯↗——」妈妈像是强忍着什么一般,咬着下唇憋出一声非常不情愿的闷
哼。

  不过会长才不管她情愿还是不情愿,见她死死忍着,于是搂住妈妈胸口的手
向下一摸,找到妈妈的小阴蒂用力一按,一股液体就不受妈妈控制地喷了出来,
不过因为被会长的手挡住了,我并没有看到这股液体是从哪里喷出来的。

  「呃啊——」妈妈情不自禁地惊叫出声。

  会长的手快速地按了一下后就又向上重新搂住妈妈的胸口,防止她滑落下去。

  没有了会长的手遮挡,下一股液体喷出来时我终于看见了。

  是从阴蒂边上喷出来的。

  这是……尿了?

  这一股液体只是喷了一点点就断住了,好像尿到一半被憋了回去。

  镜头上移,我看到了妈妈这时候的表情。

  咬着下唇,紧皱眉头,一脸挣扎,坚定,犹豫,痛苦,爽快,各种各样的情
绪糅合在一起,让妈妈的表情显得很精彩。

  我好像在这一瞬间又看到了我熟悉的那个妈妈。

  那个敢于反抗的妈妈,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勇敢地迎难而上的妈妈。

  不过在知道她在和什么对抗的我只觉得好笑。

  她只是在憋尿啊!

  很显然,憋尿这样的事情是需要一口气吊住的,一旦水闸被冲开了一个小口
子,那么泄洪是迟早的事情。

  镜头重新下移,对准了妈妈的小穴。

  一切如常。

  不过这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会长又抽插了一下那根肉棒。

  这一下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妈妈再也无法忍耐尿意和快感,尿道口被汹涌的尿液冲开,以一股一往无前
的气势冲了出来,然后淋在了镜头上。

  我感觉自己在这一瞬间被代入了镜头视角,在自己的妈妈的面前,看着自己
的妈妈被其他男人操到失禁,然后被妈妈的尿液喷了满头满脸……

              (未完待续)

  PS:一章全是肉,爽了吧?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qwer___12 于 2021-9-29 04:16(GMT+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31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1-9-29 04:16
  • qwer___12 原创 +3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1-9-29 04:16
  • qwer___12 +3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1-9-29 04:16

TOP

0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TOP

0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TOP

0
阴阳怪气很有意思么

[ 本帖最后由 逍遥夢 于 2021-9-29 07:58(GMT+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3 字数不足,扣3金币,请修改后PM版主撤销扣分。 ... 2021-9-29 04:18

TOP

0
引用:
原帖由 vegetamozart 于 2021-9-28 22:11 发表
哈哈,
也是挺搞笑的。

我就来配合你演一出掌控的行为艺术。
看看有多少蠢猪被你掌控来喷我的。

你还有多少存稿?
别让你的存稿赶不上蠢猪的数量。

过几天来看啰。 ...
首先,对于你说罪状的问题,你先看看那个ID说了什么再来理中客,不要总是一副皆醉独醒的样子。
那个ID(我实在不想叫他千手柱间)经常在本文作者文章下面横跳,我都记得他ID了(指路第三章和第七章)。他非要在小说里找现实,本来绿文甚至是刘备文就是找刺激用的,完全可以默认刘备文里的剧情现实中难以发生,如果非要究着说刘备文剧情不贴合现实,只能说这个人多少沾点。更何况他还一副“我参透了现实与社会”的样子在一个ghs论坛下面高谈阔论,这种不分场合炫耀自己的样子不由让人联想到一些好为人师的中年油腻男。再加上自己说话阴阳怪气,接二连三内涵作者被盗版的事情,谁看了不跳脚?作者再三留言说不要跟他提盗版的事情,这个ID连一点基本的礼貌都做不到只能说活该被喷。

其次,关于所谓的站出来说话的读者都是所谓“被掌控的蠢猪”的发言,过于人身攻击了,你以为你先预扣一个蠢猪的帽子就没人敢站出来帮作者说话了吗?耍这种小聪明只会让你的段位更低。
我们应该搞明白刘备文作者的贡献这一问题,刘备文不同于普通小说,作者码文除了辛劳还要承担一定风险的,人家愿意担责任给我们发,我们才有文章看,这一点看论坛专门设立文学作者区就知道了,没有这些作者我们连在这里回复讨论的机会都没有。这时候我们读者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点个赞帮作者说说话是应该的,你一个被掌控的蠢猪出来把论坛设立之初的分享互助精神污蔑得干干净净,不知道你这么多年论坛都泡到哪里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29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9 04:18
  • qwer___12 +1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9 04:18

TOP

0
引用:
原帖由 vegetamozart 于 2021-9-28 14:11 发表
哈哈,
也是挺搞笑的。

我就来配合你演一出掌控的行为艺术。
看看有多少蠢猪被你掌控来喷我的。

你还有多少存稿?
别让你的存稿赶不上蠢猪的数量。

过几天来看啰。 ...
过啥几天啊,你不是看了这几章就射的起不来床了吧,别嘴硬了,论坛里那么多文也就你在这疯狂求骂找存在感了,阳痿的见多了没见过你这么太监的,不对太监都没你阴阳怪气。得了吧也就是网上你带个面具没人打你,还现实,现实中你是不是个阉人都不知道。

TOP

0
引用:
原帖由 kirinholmes 于 2021-9-28 23:22 发表


过啥几天啊,你不是看了这几章就射的起不来床了吧,别嘴硬了,论坛里那么多文也就你在这疯狂求骂找存在感了,阳痿的见多了没见过你这么太监的,不对太监都没你阴阳怪气。得了吧也就是网上你带个面具没人打你,还现实,现实中你是 ...
闭嘴吧 论坛优秀作品越来越少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们这群人的存在 白嫖还白嫖出优越感来了

TOP

0
皇萧老哥,消消气,不至于这么搞,真的。写作这事吧从动笔到发布,再到等别人看完写评论,本来应该是件愉快的事才对。你现在这种“报复式”的更新,你自己真的愉快吗?哪怕之后封笔退休,至少留个值得回忆的结局吧……

就今天挂出来这两人,盗版狗就不多说了,跳脸恶心人的司马玩意儿,你也说了,觉得他跟蟑螂没什么两样,那人跟蟑螂杠上了总说不过去吧……至于上面那个,其实看下来,也就一键盘侠“理客中”罢了,虽然说话是不怎么过脑子,但也不至于上升到什么仇人。动气伤肝啊。

我是觉得之前有个兄弟说的对,大多数正常读者看完可能点个赞就完事了,但总有少部分妖魔鬼怪跳出来。之前一百多赞不就挺说明问题了吗?喜欢支持你的读者肯定还是在多数的。总之调整下心态吧,别让这些讨厌的人影响到创作的热情甚至生活的心情了。要不歇个两天不更新,不看论坛,多看两集Revice调整一下。

TOP

0
引用:
原帖由 wisedan 于 2021-9-29 00:12 发表

闭嘴吧 论坛优秀作品越来越少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们这群人的存在 白嫖还白嫖出优越感来了
喷错人了,要喷的在上面,误伤友军了。

TOP

0
引用:
原帖由 DorianZhu 于 2021-9-29 00:22 发表
皇萧老哥,消消气,不至于这么搞,真的。写作这事吧从动笔到发布,再到等别人看完写评论,本来应该是件愉快的事才对。你现在这种“报复式”的更新,你自己真的愉快吗?哪怕之后封笔退休,至少留个值得回忆的结局吧……

就今天挂出来 ...
Revice总共才两集……攒着点等看看风评吧,被01整怕了属于是……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8-19 1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