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其他作者] 【掌控】(第十三章 超出掌控的事态发展)(绿母注意)(点赞多,更新快)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21-10-6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82

【掌控】(第十三章 超出掌控的事态发展)(绿母注意)(点赞多,更新快)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字数:11067

作者:皇箫
2021/09/28首发于sis001

  报告?

  呵,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们真是卧底的话,我还把妈妈的行踪报告给你们?

  我越来越感觉对面这家伙是卧底了,这还没开始就迫不及待让我「提供情报」
了。

  不过从对方这边我也能得到更多的情报,比如妈妈后续的反应之类的,所以
我打算假装没有发现,于是直接先应了下来,不过已经打定主意不可能找他们帮
忙了。

  「那么合作愉快,你一定要相信我们是真心想帮助你的,你盯住你的妈妈,
我们盯住那个家伙,绝对不能再给她们见面的机会了。」

  我随便应了一下,聊天就此结束。

  不过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任谁突然看到自己妈妈被人迷奸的视频都不可
能没有一点反应。

  这倒是个很有趣的心理问题,明明「妈妈」并不属于「儿子」,那么为什么
「妈妈」和别人做爱的视频会给「儿子」带来这么大的心理冲击?甚至因此产生
「绿母」情结?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被绿的人都应该是「爸爸」而不是「儿子」
吧?难道是因为「儿子」对「妈妈」有非分之想?

  如果妈妈长得丑的话,是不是就不会产生绿母情结了?

  在想什么呢我……

  虽然在回答反抗军的时候我非常的理直气壮,但是自家人知自家事,我那现
在还硬挺着将裤裆撑出一个小帐篷的肉棒可不会说谎。

  可是如果你让我去厕所用妈妈的视频撸出来,那我是拒绝的,只要产生这样
的想法那我从心理到生理都会产生极度的不适。

  我现在自己都快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如果视频中的这个男人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可以
毫不犹豫地给他一拳。

  将看完视频后开始发烫,电量直掉的手机插上电丢到一边,我强迫自己开始
学习,不过很遗憾的是脑子里一直不时闪过刚才视频中看到的画面,一会儿是妈
妈的玉乳,一会儿是妈妈的私处,而更让人难受的是每次想到这些画面时,下一
秒就会出现一只大手或者一根粗长的肉棒将这些美景破坏掉。

  直到听见妈妈睡醒后要起床的悠长鼻音,我才猛地回神,怔怔地看着手中的
笔和草稿纸上不知道何时出现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线条,赶紧将草稿纸揉成一团
丢到垃圾桶里。

  踏踏踏,妈妈踩着拖鞋走到了我的房间门口,问道:「中午吃什么?早餐吃
了没?」

  「吃了,随便……」我随口回了一句,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只见妈妈还是刚
才那副睡裙的打扮,不过已经打理了一下,刚才还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只是随便
用手梳了两下就重新恢复了柔顺,静静搭在背后,一双纤长的小腿从裙摆下伸出,
雪白光洁的肌肤仿佛有黏性一般让人不愿将视线挪开,踩在拖鞋里只露出来的两
个脚后跟都是那么的粉嫩,乃至那圆润的脚踝……

  「那等下出去吃吧,你爸自己出去潇洒去了,我俩在家也别委屈了自己。」
说完,妈妈就噔噔噔地走开去卫生间洗漱去了,没多久就听到花洒淋浴的声响。

  这个表现,无论怎么看都没有一点异常。

  为什么?是因为妈妈已经解决了那个强奸犯的问题?还是说妈妈没有将这个
问题放在心上?亦或者是妈妈真的觉得这不是个问题?

  无法确定到底是哪种情况的我,心中不免有些焦急,如果是第一种情况自然
是最完美的,都不需要我操心什么了,但是如果是后两种情况那可就糟糕了。

  手机!对了,手机……

  妈妈洗澡自然不可能把手机带进去,所以应该还放在卧室里!

  我眼睛一亮,连忙快步走出房间来到妈妈的卧室里,果然在床头柜发现了正
在充电的妈妈的手机。

  拿起来,密码我之前就知道,输入我的生日,果然,直接就打开了,这让我
心中不由一松,至少这说明妈妈没有特意去改密码以隐藏什么东西。

  先看什么?微信?

  打开微信,发现需要另外输入密码,是那种九宫格连线的,这个我并不知道,
随便试了两个常见的发现都不对,而且如果再试的话就要报错了,我只好放弃了
偷看微信的想法。

  怎么办?还能看什么……

  相册?

  好在相册并不需要密码,点开来发现里面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有自拍照,
有一些病例文件的照片,还有风景照,衣服照,首饰照,美食照甚至一些可爱的
表情包。

  我往下翻了翻,妈妈拍照拍得很勤,基本每天都有十来张。

  其中自拍照占了多数,有一些是对着手机镜头补妆时觉得好看就顺手拍下来
的,还有一些是搭配好衣服后站在落地镜前举着手机拍的,再就是一些特意对着
自己裹着丝袜的双腿拍的那种很诱人的照片。

  这些照片说明不了什么,妈妈以前也一样会经常自拍,一些比较诱人的姿势
和打扮也一样会拍,用她的话说这种「诱人」也是一种美,只不过男人会用有色
的目光看而已。

  我深以为然,不过很可惜妈妈并不会把这些诱人的照片给我欣赏。

  如果以前有这样的机会来欣赏妈妈的相册,我一定会拿出看陆老师偷拍照十
倍的劲头来将这些照片一张张印在脑海深处,不过今天我的目标并不是它们。

  没有,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包括上周的丹枫山之旅。

  我将照片翻到了上周末,看到了一身登山装的妈妈,熟悉的装扮让我忍不住
心一痛。

  已经爬到了山顶的妈妈站在了山顶观望台的护栏边上,在眼角比了个剪刀手,
同时眯起一只眼睛给了一个无比可爱的wink,从这个角度看下来妈妈的完美身材
展露无遗,牛仔短裙下延伸出来的包裹住大长腿的紧身裤看上去就像丝袜一样,
脚下的登山靴让她那本就修长的双腿看上去更加修长,整个人身上洋溢着活力气
息,看上去就像是女大学生一样。

  等一下,这个照片是谁拍的?

  我皱起眉头,突然发现了问题。

  让路人拍的?虽然不是说不通,但是似乎又没有这个必要,这种怪怪的感觉
让我心中有些不安。

  难道说妈妈那天去爬山,不是自己一个人去的?

  有同行的人?

  或者说,这个人难道就是……

  我被自己这个猜想吓了一跳,难道说妈妈真的是自愿出轨的?对某个男人有
好感,和他一起去爬山,然后被下了药迷奸,但是事后又没有找男人算账,而是
默认了这件事……

  不,不可能的,妈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如果知道了妈妈上周去爬山是和谁一起去的,是不是就能知道那个男人的身
份了?

  可是妈妈又不发朋友圈什么的,根本无从调查起。

  难道直接去问妈妈?

  我又继续往前翻照片,发现从三月份开始,自拍的比例变多了起来,但是这
并不能代表什么,因为冬天冷穿得多的原因,妈妈冬天再怎么打扮也会显得比较
臃肿,所以妈妈过年期间是不会怎么自拍的,到了春天自拍的次数自然而然就会
变多了。

  妈妈今天洗澡的时间比较久,我关掉了相册,来回翻动妈妈的手机页面,想
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线索能找。

  这时候,页面上方弹出了一个消息通知。

  「林医生,我今天下午去诊所找你,你在诊所吗?」

  ID和头像十分眼熟。

  The resistance.

  「?」我当场在脑海里打出一个问号。

  我仔细看了看这个头像和ID.

  毫无疑问,和刚才那个发我视频的家伙是同一个人。

  呵呵。

  呵呵哈哈哈。

  我怎么说来着?

  这个反抗军有问题,和那个拍视频的男人绝对有关系,接近我和我套近乎,
甚至给我看妈妈的视频,绝对是故意的。

  看来还是我想多了,这个反抗军十有八九就是那个男人本人。

  可以,我感觉我距离真相越来越接近了。

  只需要弄清楚这个反抗军到底是谁,我就可以把他做掉,拯救妈妈。

  对了,在这之前得弄清楚妈妈对待这个家伙的态度,然后才能采取不同的措
施。

  外边水声停了,妈妈似乎是洗完了,我赶紧放下手机,把它摆回之前的样子,
然后蹑着脚快步回到自己房间装作写作业的样子。

  真是好久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过了,仿佛梦回当年小时候偷偷看电视
一样……

  过了一会儿,妈妈从卫生间出来,然后哼着歌走过我的房间门口去往自己的
卧室,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刚好看见妈妈的背影。

  还是那身睡裙,头发洗过之后湿湿地搭在背后,似乎还冒着热气,看上去有
一种「美人出浴」的诱惑感。

  这样的画面真是让人百看不厌,不过很快妈妈就进了房间,然后反手将门给
关上了。

  这很正常,她待会要吹头发、换衣服,还要化妆,这些画面都不是我能看的,
但是这样正常的举动在现在的我看来也会产生特别的意义。

  我现在已经变得有些奇怪了,不管妈妈有什么举动我都会忍不住去思考这背
后的意义。

  尤其是在看到了反抗军的消息后——妈妈加着反抗军的微信,说明她认识对
方,这似乎更加论证了反抗军等于那个男人的推论,而如果这个推论成立的话…


  妈妈在被他迷奸后却没有删除对方的好友……

  不论是根本没有删过,还是删了之后又加回来,这都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不行,必须得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等了半个多小时,妈妈才走出来,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了。

  今天的妈妈一改以往的风格,似乎是走的性感风,吊带的亮黄色蕾丝连衣裙,
胸口以上仅有区区两根细长的系带在脖颈后系着一个精致的蝴蝶结,后背也只有
一层轻薄的纱织布料,看不见内衣带子的痕迹,似乎穿的是无吊带的隐形内衣,
这种内衣的缺点就是没有聚拢乳房的效果,加上妈妈的胸部不大,这样看上去显
得有些平。不过她很聪明地将头发披散开来搭在肩上,身前两束散发盖在了胸前
将之掩盖。

  五月初的天气非常怡人,不过这样单薄的夏装还是容易着凉,所以妈妈在纤
细的双臂上戴上了两条白色的手袖,腿上也穿着白色的连裤袜。

  我真是爱极了妈妈神仙一般的审美观和穿搭风格,她总能用自己那独特的目
光从自己深不见底的库存中挑出各种从未见过的搭配。

  今天的穿搭可以打95分!

  可是为什么她今天要这样打扮?

  就算待会要出去吃饭,这样打扮是不是也有些小题大做了?

  我张了张嘴,最后问道:「你今天怎么穿这么好看?」

  「咦?小嘴抹了蜜?还是在阴阳怪气我?」妈妈早就习惯了我的心口不一,
乍一被我夸奖还以为自己眼光出问题了,连忙低头看自己的衣服。

  「我现在都没那个心思了。」我若有所指。

  不过妈妈显然以为我是因为学习累了才没有心思跟她对着来,于是用怜悯的
目光看了我一眼,说:「还有最后一个月,坚持一下吧,走,今天去吃大餐,要
吃什么?」

  「……火锅。」我随口说道。

  「火锅不行,吃完了身上有味道,我待会还要出去一下。」妈妈拒绝。

  出去?

  我心一抽,感觉脑子都空白了一下,强装作若无其事地问:「去哪?今天还
去诊所?」

  「不是啊,去逛街,不然你以为我花这么大功夫打扮干什么?」妈妈很自然
地说。

  我一瞬间从地狱回到天堂,强烈的反差差点让我喘不过气来,感觉自己一下
子就被「幸福」包裹住了。

  「怎么下午逛街啊?」我说话的语气都不由自主地变得欢快起来。

  「约了别人一起……」

  「谁?」我感觉自己在坐过山车一样,一下子又紧张起来。

  「罗璇……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妈妈白了我一眼,「顺便还打算去做个保
养,女人间的事情,你别问那么多行不行?」

  「行。」我点点头,觉得自己有些太多疑了。

  看来妈妈虽然没有删反抗军的微信,但是也没有太将对方放在心上,不然不
会拒绝对方要求见面的请求。

  难道说妈妈不是因为喜欢对方,而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将这件事盖过去?

  这个反抗军到底是谁啊?

  最后我俩去吃了西餐,而且妈妈毫不在意服务员目光的直接点了一份「五一
限定情侣套餐」,我在服务员异样又羡慕的目光中忍不住红着脸低下头去。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这套餐便宜了不少呢,东西看上去也都挺好的。」妈
妈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

  出门前她拿了一顶很大的草帽戴在脑袋上,这顶草帽貌似还是Gucci 还是啥
牌子的,贼大一顶,上面还有一朵蓝色的手工玫瑰?然后她还戴了一架茶色墨镜,
墨镜几乎将她的小脸遮住了一半。

  这幅打扮总感觉像个包养小白脸的富婆一样……

  妈妈摘下帽子和墨镜放到一边,一下子就变得青春靓丽起来,不过由于气质
原因,在她面前我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

  不过有一说一,这家餐厅的东西还挺好吃的,美食的味道让我暂时遗忘了刚
才的那些不快,酒足饭饱之后,妈妈就把我赶回家了。

  下午学习的时候,我一直心不在焉的,脑海里不时闪过妈妈和那个家伙纠缠
在一起的肉体,然后就会勃起,但是一旦去细想,陡然出现的强烈的恶心感、无
力感就让我心中一阵烦躁,然后又变软了。

  弄到最后我感觉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干,但是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是一阵由
衷的疲惫,还有一种欲望无处发泄的憋屈感。

  是因为太久没有撸管了吗?

  我犹豫了一下,抓起手机去了厕所。

  像往常一样打开那个网站,陆老师的视频依旧停留在那一个再没有更新过,
我索然无谓地翻找着这些以往可以很轻易让我兴奋起来的视频,想找到一个好一
些的配菜。

  我之前推论反抗军就是陆老师的奸夫,现在又推论反抗军是迷奸妈妈的人,
这两人难道是同一个人?

  我打开其中一个视频,仔细去看这个男人的身体,想找找有没有什么特征。

  这好像……

  真的是同一个人?

  特征似乎非常明显,两人都有一根非常可怖的肉棒,无论是半径还是长度,
都远超一般人的平均尺寸。

  但是只看一根肉棒并不能真的确定就是同一个人……

  看看妈妈的视频寻找一下有没有更多的线索吧……

  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着。

  我的手指划掉浏览器,找到了微信,触目惊心的四个视频封面出现在我的眼
前。

  心脏开始加速,血气开始翻涌,明明还没有看,但是光是想到即将要看到妈
妈的视频,我就不可遏制地兴奋起来。

  积累的欲望有了导火索后开始了无限制的膨胀,那股远比看陆老师视频带来
的要更强烈的恶心感在这股欲望下也显得微不足道起来,我不用手摸都能感觉到
自己的脸现在正在发红。

  陆老师的视频看多了之后我早就产生了免疫力,毕竟再怎么说她也只是我的
老师,我妈妈的学妹,和我之间的关系无论怎么样也算不上亲密。

  在我摸到自己肉棒的时候,那惊人的硬度让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我甚至觉得只要轻轻碰一下就能让自己射出来,仿佛随时处于发射的边缘一
样。

  我根本不敢去撸动。

  点开视频,妈妈那副完美的身躯出现在屏幕中。

  那根肉棒实在是太粗太长了,即便是在沉睡中的妈妈也被顶得脸泛红晕,呻
吟不断。

  看着这样一根肉棒在妈妈那不应该被除爸爸以外任何人看到的小穴里来回冲
撞,肆意探索着这片不被外人踏足的净土……甚至是爸爸都不曾到过的地方,在
那里,婴儿时期的我在那里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然后从其中出来……

  平常深深藏在阴道里不见阳光的粉嫩穴肉被不断抽插的肉棒带出来又塞进去,
在润滑剂的作用下,呱唧呱唧的水声不绝于耳。

  被抱着坐起来后,妈妈的手原本只是无力搭在男人肩膀上的,可是在刺激不
断加大后,她主动伸手搂住了男人的脖子,被不断上下抛动的翘臀上,丰满的臀
肉划出一道道残影,可想而知男人抽插的速度有多快,妈妈受到的刺激有多大。

  我的呼吸不知何时也变得急促起来,快到我自己都要喘不过气来了一般,眼
中几乎只剩下了妈妈那被大大撑开的小穴口。

                刷——

  我腰腿一软,猛地射出了第一股精液。

  这次的喷射是我有史以来射得最「痛快」的一次。

  强劲的喷射就好像高压水枪一般,极大的水压在马眼处积蓄,然后瞬间爆发,
差点直接炸膛。

  也因此,我这次真的痛快到「痛」了起来,马眼被涨大到形成了一个黑黑的
洞口。

  然后是第二股,第三股……

  这一下直接射到了两眼昏花,这股剧烈的快感才慢慢消退。

  手中拿来挡子弹的卫生纸上面是满满一大滩的精液,量多到我自己都觉得难
以置信。

  然后,那股强烈的厌恶感猛地袭来,我差点直接吐出来,赶紧将手中的纸丢
进马桶里,然后用新的纸将龟头擦干净,还有手上沾到的一些……

  呕……

  我这是怎么了……

  即便是到了现在我还感觉眼前有些发昏,腰眼有些酸。

  为什么?我看着妈妈被其他人迷奸的视频会兴奋成这样?

  难道说我……

  我不愿意去承认这个想法,而且我也不觉得我应该承认。

  在今天之前我都从来没有诞生过任何类似的想法,完全是今天看见了视频才
第一次因为这种事情感到兴奋,除非我天生就是……

  「咳咳咳……」我干呕了好几下,才勉强将这股恶心感压了下去。

  性欲消退后,我终于恢复了正常思考的能力,将现场打理干净,感觉厕所里
还弥漫着一股精液的味道,于是便留着排气扇继续开着,人走了出去。

  时钟转到了五点,妈妈已经逛了整整三个多小时了,还没有回来。

  我拿出手机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接,直到我打算挂掉的时
候她才接了起来。

  「喂?嘉炜?有什么事吗?」电话一接通,妈妈就出声询问。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晚上吃什么?」

  「……我待会就回去,晚上带你出去吃吧……」妈妈那边有一小会儿没有声
音,过了一下才回答道。

  「今天逛这么开心?」我诧异地问,「还没逛完吗?」

  「嗯……」妈妈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又是好一会儿没声。

  就在我怀疑是不是信号不好的时候,妈妈出声说:「我现在在诊所这边,有
个病人有病非要我来看啊……」

  妈妈突然轻声尖叫一下,然后对面传来一阵杂乱的响声,似乎手机掉到了地
上。

  「妈妈?妈妈!?」我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大声连喊,「你怎么了!?」

  因为太过激动,我直接破音了。

  「没,没什么……刚刚脚趾头撞到桌角了,嗯……好痛……」妈妈的声音重
新传来,只不过这一次带上了一丝痛苦。

  「你没事吧?我现在就过去!」我直接说。

  「别……不用……你就在家里等着我吧……」妈妈声音有些急促地说,「我
这边……待会还有个病人,等下我回去再带你出去吃,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先吃也
可以,应该还有钱吧?」

  「……」

  我该说什么呢?

  妈妈那边在做什么?

  为什么突然跑去了诊所?

  她真的是撞到脚了?

  为什么不让我去诊所?

  我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个什么表情,如果面前有镜子的话,我怀疑我会被自己
的表情吓一跳,因为我感觉自己脸上的肌肉扭曲得都有些疼了。

  「好吧。」我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两个字,然后挂断了电话。

  反·抗·军……

  好。

  你——很好。

  我这个人向来脾气好,任何人跟我开玩笑,即便玩笑很过分,我也最多板着
脸和对方理论,靠气势表达我的不满。

  但是今天,我第一次有了打人的冲动。

  你觉得我很像猴吗?

  去是不可能不去的,这是绝佳的抓住对方的身份,诊所离这里很近,我快点
跑过去的话十分钟就足够了。

  来不及多想,我换好鞋就直接跑了出去。

  妈妈……

  妈妈为什么要去诊所?

  而且中午还说要去逛街……

  她真的去逛街了吗?

  还是说她是骗我的?

  她为什么要骗我?

  我的心如刀割,感觉事情似乎有些超出了我的掌控,我对妈妈的状态掌控根
本不对,是因为我的心理学能力不足?还是妈妈的演技太好了?

  妈妈她……现在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我越跑越快,最后居然七分钟就到了,比平常足足快了三分钟。

  我一边喘着气一边推开了写字楼的门,迎面撞上了一个人,只听见对面一声
娇呼,然后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对不起,不好意思……」我随意道了个歉,就要拔腿往里走,结果对方反
而喊住了我。

  「嘉炜?你怎么来了?」

  我听见我的名字,下意识回头看去,发现我撞倒的居然是罗璇。

  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大脑一瞬间宕机。

  我刚刚还脑补出了一整出大戏:妈妈故意骗我下午和璇姐姐逛街,其实和我
一分开就直奔诊所和奸……那个男人幽会,在平常工作的地方,打扮得比以往更
加靓丽,取悦着别的男人……

  可是罗璇的出现一下子把我的这个想法抹杀了,所以我的大脑一下子转不过
弯来,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里?」

  「你真是……这么大了还毛毛躁躁的,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啊?」罗璇挣扎
着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后面沾在裙子上的灰尘,今天她也仔细打扮了一下,短裙
黑丝高跟,将都市丽人的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虽然还比不得妈妈,但是毫无疑
问也是大美女一枚。

  「你怎么在这里?」我继续执着地问。

  「什么叫我怎么在这里……我下午跟雅姐逛街,结果有个病人给雅姐打了好
几个电话,非要今天就诊,急得都哭了,所以我们只能半路转道回诊所临时开门
了……我下来准备给雅姐和病人买奶茶,你要不要?要不一起去吧?」罗璇解释
道。

  我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

  这……

  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是因为我今天太过敏感了,所以才会想那么多吗……

  我现在脑子里一团乱。

  或许真是我自己瞎想得太多了……

  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妈妈,于是便说:「我先上去看妈妈,你去买吧。」

  「真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罗璇白了我一眼,扭头走了。

  我来到电梯前,有些烦躁地在那个↑键上连按了好几下,看着两台电梯以龟
速下行,不由又是一阵烦躁。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一开始推断也没错,只不过妈妈今天下午真的是去逛街了,来诊所也
只是临时被叫来的?

  可是,等等,不对,那个反抗军……

  是了,那个反抗军也给妈妈发了信息问她下午来不来诊所。

  所以妈妈下午是临时被反抗军叫来的?

  那他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而且妈妈居然真的来了?

  想到刚才妈妈在电话里反常的表现,我还是倾向于有问题。

  或许是没有到最坏的那一步,只不过反抗军在诊所里对妈妈动手动脚的占便
宜,才导致妈妈受到了惊吓。

  而现在罗璇被支开了,说不定妈妈现在真的危险了!

  想到这,我更加地焦急,可是这俩电梯一层楼停一下,你5 楼停我就4 楼停,
好不容易听到叮的一声,我才终于等到了其中一台。

  等里面的人出来,我再进去的时候,另一台也已经到了,在关门前我看见对
面出来的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身影——

  尹陌?他怎么在这里?

  来逛街的吗?

  上去的电梯里人也很多,中途停了好几下,等到了诊所所在的十楼,门一开
我就冲出去,来到了开着门的诊所前,推门走了进去。

  「罗璇?这么快就回来了?」妈妈的声音从里面的房间传出来。

  没有我想象中的慌乱或者什么其他的情绪。

  怎么回事?我又想多了?

  还是说那个人已经跑了?

  「不是璇姐姐,是我……」我应了一声,走了过去。

  房间门是开着的,妈妈坐在桌后面,依然是出门时的打扮,不过外面披了一
件白大褂。

  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戴着口罩但是依旧遮掩不住憔悴面容的女生。

  女生……

  女生?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晕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这个女生有些眼熟,我或许在哪里见过她,但是一时想不起来。

  「你怎么还是来了?不是让你别来了吗?」妈妈无奈地说,「我就是脚趾头
碰了一下,都没受伤,现在都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我侧眼打量了一下这个女生。

  女生意识到我在看她,于是便也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很快就移开了目光,
显得有些害羞,或者阴沉,不愿见人……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妈妈。

  没有任何异常……

  就连病人的性别都是女,这样的话连占便宜都不可能了。

  不过话说回来,反抗军是女生?

  亦或是说反抗军没来,妈妈是因为这个女生来的?

  「那就这样吧。」妈妈见我傻站在那,也没再搭理我,而是对女生说:「事
情已经发生了,那就不要再去想那么多了,向前看,从悲伤走早日走出来,更何
况你不是还有一个爱你的男朋友吗?想开些。」

  女生点了点头,起身鞠躬道谢,然后离开了诊所。

  「就是这个女生来找你啊?发生什么事了,连逛街都逛到一半不逛了。」我
好奇地问。

  「不是她,是另一个病人,我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一个完了还有一个,这
个女生就是第二个。」妈妈说。

  啊……

  刚刚下意识以为妈妈在骗我,所以她说的话我都不记得了,不过好像是有这
么回事来着,所以这个女生真的是第二个病人么……

  那第一个会是谁?

  反抗军?

  我刚好起来一些的心情又沉了下去。

  或许,背后还有一些其他的隐情……

  我看了一眼妈妈的脚,她脚上还穿着高跟鞋。

  这种高跟鞋是硬头的,理论上除了故意用力去踢桌子外,是不可能很痛的,
这又不是露趾的。

  所以妈妈还是骗了我。

  不过情况比我想的要好一些,时间上和环境上来说,罗璇在外边守着,而且
我来的也很快,所以妈妈最多被占了一些便宜导致受到惊吓把手机吓掉了。

  之后反抗军就离开了,换刚才那个女生接上,然后罗璇出去买奶茶?

  大概就是这么个时间线。

  所以那个反抗军刚走不久?

  如果我再跑快一些的话,说不定就能撞上了……

  可惜。

  不过总的来说这一趟跑得是赚的,至少进一步确认了妈妈的状态,她和那个
男人确实就处于一种比较暧昧的状态,或许有一些轻微的好感,所以被迷奸后选
择了隐瞒,而且在诊所被对方骚扰占便宜也假装无事发生。

  但是一定还没有到沦陷的地步!

  太好了……

  我都不知道我在高兴什么,明明情况已经很糟糕了,只不过离最糟糕还差了
一些……

  罗璇姗姗来迟,捧着四杯奶茶,结果回来才发现那个病人已经走了,多买了
一杯。

  为了避免浪费,我喝了两杯。

                嗝~

  晚饭是跟妈妈和罗璇一起吃的火锅,弥补了今天中午没能吃上的遗憾,不过
因为两杯奶茶垫肚子的缘故,我只吃了一点点就饱了。

  回到家中,妈妈嫌弃身上味道大,抢着要去洗澡,拿着睡衣就跑进了卫生间。

  我坐在沙发上消化了一下,就突发奇想进了妈妈房间,结果没找到手机。

  想了下,发现妈妈刚刚手机好像还拿在手上就冲进了卫生间……

  啊,有这么急么?

  知道的知道是洗澡,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尿急呢。

  偷看手机是没戏了,我只能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细细回想今天一整天发
生的事情。

  明明只是一天不到的时间,但是我却感觉整个世界都好像被搅了个天翻地覆。

  先是突闻妈妈被迷奸这一噩耗,然后又是和反抗军斗智斗勇,根据这些稀碎
的线索强行推理,中间还被妈妈的反常举动吓得够呛,虽然最后发现是我自己闹
了乌龙……

  总之,这一天下来,明明没有做什么剧烈运动,但我还是感觉身心俱疲,腰
酸背痛,困得不行。

  尤其是大脑,损耗过度,脑汁都绞尽了。

  过了半小时,妈妈才穿着睡裙出来,手上果然拿着手机。

  我偷偷欣赏了一会儿妈妈的出浴图,然后才拿着自己的衣服进了卫生间。

  刚刚有人洗完澡的卫生间里面一堆的蒸汽,非常的热。

  我浑浑噩噩的冲着澡,突然瞥到了一旁堆着的换洗衣服。

  妈妈刚刚脱下的衣服,包括连衣裙、白丝裤袜和内衣裤……

  我的大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下体就抬起了头。

  那些视频里的内容又一次划过脑海,下体愈加昂扬了。

  「……」

  我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态,伸手翻找起妈妈的衣物来。

  白丝裤袜还是完整的,没有什么撕破的痕迹,也是干干净净的,虽然被淋浴
水冲湿了,但是看不到什么脏东西——尤其是什么不可名状的凝固块状物。

  内衣裤也是干净的。

  哦,这里有什么?

  我拿起妈妈的内裤,这是一条蕾丝花边的粉白色内裤,面积比较小,我想它
应该不能完全遮住妈妈丰满的臀部。

  我的注意力被内裤边上的某样东西吸引了——一根黑色的卷曲的毛发,长度
大概和我的腿毛一半差不多。

  这是什么毛?

  难道是妈妈的……阴毛?

  可是……

  她不是上周才被刮掉吗?

              (未完待续)

  PS:这是某天突发奇想想出来的一个点子,我称之为阴毛悖论,不过因为我
想把点子写的刺激一点,反而把主角的智商显得有些降低了,不过最后考虑了一
下还是没有修改这部分内容,所以如果有人代入主角觉得我把主角写蠢了,那很
抱歉。

  PS2 :这本书精彩的部分还在后面呢,写到这里差不多我也能说了,本书一
共分为表线和里线两条主线,表线就是主角所看到的,里线就是妈妈所经历的,
两条主线是平行的,反抗军起的作用就是联通两条主线,到此为止表线的内容已
经写了大半,过不了多久就要进入里线了,对于里线剧情大家可以好好期待一下
了……我想应该没有多少绿文会像我所写的里线一样合理和符合现实的吧……

  PS3 :顺便说一点,虽然我说了百字评论这个限定,但是大家也不要刻意水
评论,最近几次更新虽然我都是按照最宽松的标准算的,有些人评论都是90多字
算上字符破百,这种很难受的啊兄弟们……我倒是都给你们算上了,之后可能就
不算了,你们就不能多写几个字么……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qwer___12 于 2021-9-29 04:06(GMT+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贡献 +3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1-9-29 04:06
  • qwer___12 威望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1-9-29 04:06
  • qwer___12 原创 +3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1-9-29 04:06
82

TOP

大大写的书看过几本了,一直水平在线,这次掌控又是来个双线,让我意外惊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9 04:07

TOP

可以看出剧情已经过了铺垫,逐渐丰富起来。希望里线不要采用女主视角,这样代入感会降低很多。目前明线有尹陌,暗线有反抗军,交织点是ntr大神。这三者是不是同一人,我觉得反抗军和尹陌很可能,和ntr大神有可能,但不确定。女主应该就是尹陌嘴里的女神,那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女主被迷奸那次肯定不是第一次失身了。
另,尹陌——淫魔,作者是不是有什么神暗示呀。
再另,我个人也很喜欢关于女主身上线索的描写,阴毛啊,精液啊什么的,这才有推理、偷情和ntr的感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10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9 04:07

TOP

完了,主角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啊,懦弱迟钝,让主角之前保护妈妈的言论跟笑话一样。证据在他面前堆的山一样高,还视而不见,关键是明明打电话发现有问题了,还告诉妈妈自己要过去,简直了…感觉罗璇这绝对是尹陌棋子,还有反抗军也有点问题,应该是被尹陌威胁了,不能明示。主角和会长差距太大,而且一点也不果断,没有魄力,一点障碍作用也起不到啊,估计最后彻底崩坏投降是男主唯一下场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9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9 04:07

TOP

绿文除了苦主有绿帽癖的,想要反杀难度一般在于剥茧抽丝,发现蛛丝马迹。发现后果断处理直接摊牌直击中路才有机会赢,而不是掩耳盗铃装作不知道,让女主自己去挣扎,一般让女主自己挣扎的往往没有好结局。感觉男主该怂的时候莽(自己打电话确认有问题装作无事发生立即过去调查),该莽的时候怂(直接摊牌),而且女主明明在诊所都有问题了,罗璇还说没事,明显也是有很大的问题,男主还是太幼稚了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9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9 04:07

TOP

回复 3楼 的帖子

反抗军和尹陌应该不是一个人,但是估计有把柄被抓在手里了,有些事不得不配合尹陌。其实我感觉前面谢婧的儿子应该是反抗军一员,因为某些事情犯了规被会长报复社死。这也导致了和男主联系的人不敢明示。其实整个反抗军就是个笑话,自己有把柄握在会长手里,只能束手束脚,会长自己可以完全肆无忌惮,怎么赢?要真想赢,必须有破釜沉舟的勇气,弱势的一方如果两败俱伤,我死也要弄残你的气魄都没有,反抗就是个笑话。男主唯一有希望的选择就是家庭内全部摊牌,对质,报复。当然如果妈妈已经彻底沦陷了就抓紧切割开来不然以后更惨

[ 本帖最后由 lingfeiqing 于 2021-9-28 13:16(GMT+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12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9 04:07

TOP

另外伙计们加油啊,争取今天让作者再吐出来一章,按作者说的表线快结束了,后面是里线,那么后面肉戏就很充足了。期待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9 04:08

TOP

居然还有双线,太给力了,很久没有看见过这么细腻的文了。其实我觉得肉戏不在多在精,周边的铺垫多一些更能让妈妈的人物形象丰满立体起来,只有这个母亲的形象足够完整的时候,越难撼动的东西,摧毁它才能给人带来最越大的快感。我觉得甚至母亲可以是欢场老手,甚至一开始可以占据主动地位,这样的强者才更有征服击败的价值。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7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9 04:08

TOP

回复 4楼 的帖子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TOP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2-4 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