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其他作者] 【淫乱东行】11,12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19-12-21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18

【淫乱东行】11,12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jyt1717
发布时间:2019/ 12/ 13
是否首发:否
字数:11943字

               第十一章

               「嗖——」

  诸葛星一剑削出,气势如虹的一招「月下独酌」尽显峨眉派剑法精要,引来
了刘汝松的一阵喝彩。

  「好靓的一招' 月下独酌' !走剑如此迅疾精准,看来贤弟已经恢复的差不
多了……」「哪里哪里,哎,剑锋还是低了些许,这一通卧床,小弟的功夫可是
全耽搁了,得赶快恢复过来。娘子,来和我拆解几招吧?」南宫璇盈盈一笑,脉
脉含情地站在了诸葛星对面,只见她左手背后,右手斜持璇玑剑,剑尖指地一抖,
摆出了流风式迎敌,诸葛星目光一收,沉腰收腹,左腿前弓右腿后屈,左手掐个
剑诀立于身前,右手高高举起了星辰剑。

  两人互道一声「请!」,诸葛星先行出招,捏成剑诀的双指搭在了右臂上,
一招仙人指路刺向了南宫璇的眉心,南宫璇反手一横剑身,使出了一招「以进为
退」拆解,他们两人自幼一同习武,相互的招式功法了如指掌,这便开始了你来
我往的斗剑试招。

  交手了有二百回合,南宫璇来不及躲闪,只能硬生生挡住了诸葛星的一招
「枯木逢春」,但是他们彼此都知道,诸葛星接下来的一个回环变式便会挑落南
宫璇的璇玑剑,这番比试到此为止了。

  「娘子,相公可还没虚弱到这般地步啊。」诸葛星笑着收剑为南宫璇擦去额
头上汗水,他知道这是他的娇妻为了维护他而相让的结果,以南宫璇的武艺,起
码要到三百招后自己才能略占上风,爱妻的这点小心思让他微微有些气恼,觉得
南宫璇有点轻视了自己,但又是大大的喜悦,原本全然不解人意的娇蛮小姐,这
一次出行长进了不少,是越来越知道心疼自己了。

  他满目的爱怜,一把将南宫璇抱在了怀中。

  「没有……璇儿没有……是,是相公变厉害了,不,是璇儿……疏于练剑,
武功大大地退步了……」「好啦,璇儿说谎还是这般的漏洞百出,这几日我起码
听到了四五回你要去练剑,倒是给了相公不少的压力,此刻怎么又变成了疏于练
剑了?难道璇儿之前都是在骗我么?哈哈,等相公再恢复几日,那时候璇儿可不
要在相让了,相公不是那般小气的男人,被自己的娘子打败,不丢人!」南宫璇
此时说的确实是实话,她这些日子以来天天陪着刘汝松,被他百般地玩弄,哪还
有心思练剑,又被刘汝松强令多吃肥肉来养膘,原本平坦光滑的小腹,现在已经
有了一丢丢赘肉,胸前的一对娇乳更是被他残忍地穿上了乳环,连赤身裸体地和
诸葛星交合一番都无法做到……

  好在诸葛重伤初愈,心里想得都是抓紧练剑,恢复状态,每日都将自己的一
身力气用尽,无暇照顾自己的美娇妻,这才没有暴露。

  可如此终究不是办法,南宫璇满腹焦急,她唯一能做地便是哀求刘汝松为自
己解下乳环,刘汝松又怎会轻易地随了南宫璇的心意,他的玩法是越来越过分,
但这解下乳环一事却是百般推脱。

  「就是,就是,男人输给女子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瞒义弟说,大哥就打不过
自己的小师妹,哈哈,有什么嘛!」诸葛星被南宫璇的放水所激,匆匆回应了几
句便继续练剑,南宫璇站在一旁关切地看着诸葛星的一举一动,淫笑声声的刘汝
松悄悄站在了她的身后。

  「啊!你……不要,我相公……会看过来的……」从前方看来,南宫璇还是
衣冠楚楚的优雅美人,可是在背后,刘汝松已经拔下了她的裤子,南宫璇肥润如
桃的蜜臀就这样暴露在刘汝松的面前,由于时刻都要被刘汝松肏弄的可能,所以
南宫璇已经很久没有穿过贴身的内衫了。

  「怕什么?这院中加上你的相公也就三人,而且咱们背后就是墙壁,只要你
不浪叫出声,贤弟痴心练剑,是绝不会发现的……」说话的功夫,刘汝松捏了一
把南宫璇的屁股一把,「啪!」的一声清响,南宫璇紧致的臀肉泛起一阵肉浪,
左半边屁股上显出了巴掌大小的红印。

  「咿?!嗯……」诸葛星回身使出了一招「拂风摆柳」,一道剑环在围着他
的身体打转三圈,咻咻破风,诸葛星将这一招使得恰到好处,不禁得意地看向了
自己的娇妻。

  南宫璇微笑示意,美目眯出了一道赞许的弯月,恬然的笑容中尽显娇媚。诸
葛星饱受鼓舞,他周身的劲风更盛了。

  「唔……嗯……」南宫璇抿紧了樱唇,刘汝松的手指顺着她的股沟来回摩擦,
虽然倍感屈辱,但是她的身体被如此的挑逗,不得不本能地燥热起来。

  刘汝松渐渐勾起了南宫璇的情欲,证据就是挂在她蜜臀上的粒粒汗珠和小穴
慢慢变得粘稠湿滑,从而发出的啾啾水声,刘汝松一面撩拨着身前的佳人,一面
看着诸葛星卖力地舞剑,真是一番人间极乐享受啊。

  南宫璇则是如同身处炼狱之中,她的一对粉拳攥紧了自己身侧的裙摆,为了
不暴露自己裤子已经被人在后面掀起的事实,她只有微微前倾身体,撅起屁股,
将自己的阴户也丢给了身后的刘汝松。

  诸葛星练剑练到深处,忘却了周遭还有人驻足观看,只是自顾自的连环使出
各番招式,将自己的剑法练习的更为熟练。

  南宫璇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刘汝松的大手贴着她的耻丘,缓缓将他的一
根中指探入了南宫璇的蜜道之中不停晃动。

  美人小穴边沿稀疏的阴毛被刘汝松的手掌来回搓动,发出了吧嗒吧嗒的声响,
还带着一丢丢因被拔拽而产生的轻微刺痛,刘汝松一顶指尖,南宫璇就要跟着这
股向上的冲劲儿一跳,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踮起了脚尖,就是南宫璇自己也说不
出这是为了抵抗,还是为了享受。

  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南宫璇很舒服,非常舒服,她的小穴一直在不停地咕啾
咕啾作响,渗出的大股大股蜜汁沿着玲珑的曲线流满了大腿。

  明明是当着自己相公的面被人如此玩弄,可是南宫璇却在这种刺激和背德感
中产生了不该有的宏大快感,如果被诸葛星看到她背后的这一幕,她一定会马上
潮吹不止,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

  「啊~ 额嗯……」南宫璇目光离开了院中练剑的诸葛星,直直地飘向了天空,
她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已经到了可以让刘汝松清晰听到的程度,两条玉腿也来回
不停地夹紧放松,配合着刘汝松又添入的一根食指探索着异样的快感。

  潮红涌现在娇容上,面带羞惭的南宫璇双手抱胸垫脚站立,两股战战几欲坠
地,刘汝松的两根手指在她的蜜道中不停搅和,倒扣的姿势让刘汝松轻而易举地
便能刺激到她体内最为敏感之处。

  「哒」,「哒」刘汝松轻弹探入美人体内的两根手指,前后敲在了一个凸起
的小颗粒上。

  「咿咿咿!!!!!!嗯!!!!!唔!!!!!」一大股浊液从南宫璇的
小穴喷出,打湿了她的衣裤,甚至还有不少洒落在地上,略带腥臊的味道弥漫在
空气之中。

  刘汝松一把捂住了南宫璇的小嘴,这才没有惊动诸葛星,可是南宫璇泄了身
子,软绵绵的就要倒下,刘汝松连忙双指直立向上一顶,「嗯!欧!呜呜……」
南宫璇淌出了滚滚的泪珠,一是因为接连不停的舒爽绝美,二是因为自己连高潮
之后的休息都要被刘汝松打断,又是一阵狂野舒畅袭遍全身,她不得不双腿内八
字夹紧了刘汝松的手,闭目享受刚刚高潮之后的余韵。

  就在此时,刘汝松狠狠一掐美人的肉壁,南宫璇连忙睁开了双眼,发觉诸葛
星已经练剑完毕,正气喘吁吁地向着他们走来。

  (……相公,对不起,就这么一会功夫,璇儿又被人当着你的面玩弄到丢了
身子,呜呜,对不起,相公,璇儿对不起你……)

  无论心中如何哀痛,她还是扬起了嘴角,颤声说道:「相公……的武艺,恢
复……得,真快,嗯……」诸葛星满脸汗水,一身汗臭,他当然没有意识到自己
的娇妻和大哥竟然做出了这番苟且之事,南宫璇扬起袖中的手帕为他擦拭汗水,
却被诸葛星一把抓住了玉腕。

  「别擦了,待相公去洗个澡,然后……嘿嘿……」不知为何,自己的娇妻好
似面色含春,娇羞无限,逼的诸葛星情欲大作,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欺辱一番南
宫璇。

  「……讨厌……」南宫璇夹紧了双腿,她的衣裤已经被刘汝松提起,可是满
腿的淫水却还在流淌,当着诸葛星的面,这些淫水便是她失节的证明,阵阵刺痛
着南宫璇的心。

  诸葛星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娇妻此刻有何等的焦急,和刘汝松打个招呼便搂着
南宫璇回房了。

  「怎么办,相公马上就要,就要……你快些给我解下这对坏东西啊!」南宫
璇趁着诸葛星沐浴的功夫跑到了刘汝松房内,她急的脚不沾地地在刘汝松房中乱
走乱晃,刘汝松却不慌不忙地说道:「太迟了,就算是现在我给你褪下乳环,可
你胸前的那对小奶头一时半会儿是无法恢复的,你的相公会不会发现,那就不知
道了……」「那,那要怎么办啊……呜呜……」刘汝松摸了摸下巴,轻声说道:
「你不是已经知道该怎么办了么?小娘子来好相公这,不就是……」「……呜呜
……啊、啊呜呜……」……

             「呼——咻——」

  诸葛星洗净了身子,抱住娇妻喝了一杯美酒,然后便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了。

  南宫璇一边落泪一边为他盖上了被子,她非但不服侍自己的相公,反而还暗
中下药迷昏了他,之后更是要投入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南宫璇的心被自己的
行为摧残的支离破碎,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为了诸葛星,还是为了她自己。

  「小娘子?嘿嘿……」刘汝松一把搂住了站在诸葛星床前踌躇不已的南宫璇,
撩起她的鬓角贴在她耳边说道:「怎么?小娘子风骚成性,总是要在贤弟面前被
我肏才爽么……」「不、不是的……」「那还不随我出来,让大肉棒相公好好疼
爱你一番?」「是、是……」房间之外,南宫璇的蓝缎上衫由自己双手提着衣摆
轻轻撩起,小腹上的赘肉被刘汝松的大手攥出了一道肉圈,她羞辱地看着自己比
较之前玲珑身材变得「浮肿」的肚皮,还有粗实了不少的大腿,这都是刘汝松这
些日子以来,精心「调理」的结果。

  「这手感才舒服嘛,小娘子,你说是不是啊?」刘汝松不满意于此,顺手就
滑向了南宫璇的双股之间,为她将长裤褪到双膝之上,黑盈盈的稀疏阴毛遮掩着
饱满厚实的耻丘,其上的两瓣粉嫩阴唇已经打开张口,静静等待即将到来的侵犯。

  湿热的手掌厮磨着自己的大腿根部,南宫璇不禁闭上了双眼,刘汝松对她周
身上下的全部敏感地带了如指掌,只要在这么捏把几圈,她的身体就会本能地流
出欢喜的蜜汁。

  「嗯、唔……哈……啊哈……」南宫璇吐出了道道白霜,她的双腿有些打颤,
因为刘汝松的手指已经贴在了她的阴唇上来回地撩拨起来。

  这里是走廊,虽然已经夜深,但是保不住会有什么起夜的客人经过,但是刘
汝松却浑不在意地将美人视作了玩偶,肆意地摆弄出了这般耻辱的模样。

               「扑通~」

  上杉撩过胸口,南宫璇雪白丰腴的美乳弹跃在空气之中,挺拔的乳峰上还有
着两枚闪闪发亮的乳环,这般屈辱让南宫璇的俏脸布满了绯红。

  「嗯?唔……」刘汝松将衣衫的下摆塞入南宫璇口中,将她的双臂拧在背后,
刺啦一声,把她的一条裤腿扯烂下来,捏在了手中。

  「嘿嘿,小娘子别那么害怕嘛,这大半夜的,没有人会来看你的……」刘汝
松把她的双手交腕用她的长裤捆住,南宫璇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她仿佛猜到
了刘汝松要对她做什么。

           「——铛铛——二更——」

  打更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南宫璇却更加愧惭,她低垂着粉面,叼着自己的
衣衫,挺着丰腴的美乳一晃一晃地艰难走下了楼梯,自己的长裤就褪在膝盖之上,
这让她无法迈开大步,只能小碎步慢慢向前移动,而刘汝松则是跟在她的身后,
看着南宫璇香汗淋漓的雪臀在他面前左扭右扭,裤裆中的那物已经勃勃竖起,硌
得他有些生痛。

  「走快些,小娘子,怎么这么慢啊?是不是等着别人来看你啊?」刘汝松一
戳南宫璇背后的大椎穴,南宫璇娇躯一颤,险些摔倒,只能晃动着屁股,加快了
自己的脚步。

  「唔……嗯唔……」刘汝松带着南宫璇在白日吃饭的座位面前打转了几圈,
虽然空无一人的大厅中只有桌椅板凳,但是南宫璇却忍不住幻想着白日人声嘈杂
的景象,用餐的客人们一面觥筹交错地喝酒吃肉,一面缓缓地抬起了头,看向了
这般淫靡打扮的自己……

  「嗯?小娘子的身体构造异于常人啊,别人的汗水都是从全身上下冒出,而
小娘子的汗水怎么全从下面的小嘴里跑出来了?」刘汝松摸了一把南宫璇下体渗
出的淫汁,捏在手指上放在南宫璇的面前,看着粘稠的液体在他双指之间拉丝成
片,南宫璇本就艳红的脸颊又泛起了一股火热,她的鬓发被汗水打湿粘在粉面两
侧,精致的妆容更是一塌糊涂地不成样子,眼角泪珠不住淌下,楚楚可怜的模样
让人无法和那个意气风发神采斐然的璇玑美人有任何的联系,南宫璇自己也忍不
住怀疑起来,她现在到底算什么?武艺高强的女侠?诸葛星的妻子?还是被刘汝
松捏在手中肆意凌辱把玩的人偶?

  「啊,哈……啊……」南宫璇心中一片朦胧,而刘汝松时不时对她小穴的挑
逗也刺激着南宫璇本就模糊的意识,她似乎无法思考了。

             「噗啾噗啾噗啾」

  南宫璇被刘汝松按在客栈院子中的墙壁上,她的嘴里还是死死地叼着自己的
衣角,似乎这就是她最后的遮羞布,它也确实遮住了自己喉中可能传出的声响。

  被刘汝松托起纤腰而不得不高高撅起的屁股正被他恶狠狠地用力拼命肏弄,
「咕啾咕啾」肉浪翻飞之中道道的淫汁挥洒在地面上,刘汝松的长龙在南宫璇的
蜜洞中奋勇舞动,将她的肉壁撞击得异常敏感。

  刘汝松早就摸清了她的小洞,此刻的每一次抽插,每一下递入都是看好了她
的脆弱部位精准地打击,这让南宫璇全身颤栗不已,她不想如此,但是身体的本
能支配了她的神识,被捆着的双手随着刘汝松的一戳一拔不断地抓紧松展,蜷曲
的玉腿也让刘汝松肉棒的的后入变得更为深邃,几乎是每一下都重重砸在了自己
的花心蜜蕊上,喷薄而出的浪水打在刘汝松滚烫的铁棍上,发出了「嘶嘶」的声
响,由于是这是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南宫璇更能清晰地从听到小穴中发生的一切。

  「唔……嗯……哦……啊……相公……嗯,好相公,别,别肏了,璇儿的小
洞快,快被你弄坏了……嗯……」南宫璇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了嘴里的衣角,乳尖
顶着冰凉墙壁的感触和下体火热的烧灼夹击着她的身体,就在这最不该的时刻,
她居然想到的是诸葛星英俊的面庞,这反而让她的身体反应更为激烈……

  「啊,小娘子的肉逼怎么突然夹紧了,是被相公肏爽了么?嘿嘿……相公来
了!」刘汝松急急抖动着自己的肉棒,被南宫璇小穴死死咬住的舒爽入骨感触让
他心旷神怡,「噗!」一道白龙游入南宫璇的体内,被自己相公之外的男子内射
的巨大羞耻感让南宫璇……高潮不已。

  「嗯!!呜呜!!!!!」南宫璇额头抵住墙壁,死死压低自己的声音,可
是双腿早就酥软无比,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南宫璇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呔!淫贼,看刀!」

               第十二章

  一柄长刀刺向了刘汝松背心,他听声辨位,知道了这一刀刺向的方位,于是
腰肢一晃避开来刀,转身挥出一掌,切向了背后那人的肩头。

  「咦!?」那人一声惊叹,刘汝松这才发觉,此人锥形俏脸上有着一对丹凤
秀眼,两条淡淡的画眉见到自己便舒展开来,高挺鼻梁,仰月小嘴,在这漆黑的
深夜格外耀眼的一身火红长裙,正是他的师妹凌雪莲。

  「二师哥!是你啊!」「哦?小雪莲?」刘汝松笑着想要抱住自己的师妹,
却被她向后一退,躲避开来。

  他这才发觉自己裤子还没穿上,凌雪莲正羞红着脸盯着他的那根狰狞带着湿
滑液体的肉棒,「啊哈哈,你二师哥就是这么放荡窝囊,哎,小雪莲你怎么在这?

  还想杀二师哥么?「」不、不是……我听到这里的动静,以为是,是淫贼逞
凶,才,才刺了二师哥一刀的……二师哥,你见过大师兄么?他还好么?「凌雪
莲丹凤双眼中射出了一道关怀的目光,她双手不自觉地握紧了胸间悬挂的一枚玉
佩,刘汝松眉头一皱,小师妹已经和三师弟成婚了,可这幅娇羞的模样,分明是
还在眷恋大师哥,她怎能……等等,刘汝松双眼放出了光彩,向来是将凌雪莲当
做师妹看待的他从未发觉,原来凌雪莲有着一对饱满丰腴的乳房,傲然挺立的样
子甚是诱人,还有这细细的蜂腰,圆润的肥臀,她的身材竟然比南宫璇还要迷人,
刘汝松情不自禁地咽下了一口津液,小师妹何时变得如此娇柔可口的?

  「大师哥云游世外,我都有五年没见过他了,倒是小师妹你,还是别在苦苦
……」「啊!二师哥,我,我刚刚,刚刚不是我想问的,是,是师哥,师哥武功
大进,想,想和大师哥比试比试……」凌雪莲的声音越来越小,她这才发觉地上
瘫倒的南宫璇,于是指着南宫璇问道:「这是……谁?」南宫璇此刻神识已经恢
复,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身为人妻的自己和刘汝松做出此番苟且之事已经
让她羞惭万分,居然还被他的小师妹撞见了,这可如何是好。

  「哦,一个婊子,师哥用来泻火的,你管她呢……」刘汝松拉着还在观望的
凌雪莲向着屋内走去了,将南宫璇就这么丢在了黑夜之中。

  整理好衣衫的南宫璇手中握着自己的一条裤腿,不禁悲从中来,不停地抽泣
起来。

  「呜呜……呜呜……相公……呜呜……」

               「呼——」

  一名黄衫男子落在院中,他看着低声啜泣的南宫璇疑惑不解,自己明明是跟
着爱妻过来的,她人不见了,怎么却有一名女子在此痛哭?

  「这位姑娘……啊!」这人正是凌雪莲的丈夫韩铁梅,他和凌雪莲一前一后
地探查着周遭,这便遇到了南宫璇。

  梨花带雨满面哀情的美人,韩铁梅最喜欢这种景象,所以在凌雪莲那日如此
痛哭的时候,他心中升起的不是对师妹的怜悯,而是一股勃勃的情欲,此刻这股
在师妹身子早已找不到的风情又现,韩铁梅的下体悄悄地挺立了起来。

  「师哥!这里~ 」凌雪莲叫住了韩铁梅,「那人是个婊子,别理她,过来过
来,你看这是谁?」韩铁梅一步一回顾地走向了凌雪莲,南宫璇擦去眼角的泪水,
独自回到了诸葛星房中。

  「嗯……」诸葛星一觉醒来,发觉头昏脑胀是十分的难受,他努力回忆着昨
晚的一切,红烛,美酒,娇妻……

  身边泪痕未干的南宫璇俏脸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抱着自己,诸葛星伸手一摸,
她下体还是一片的污秽,而另一只手中居然还握着娇妻的一条裤腿,他不禁哑然
失笑,这酒以后还是少喝些吧,没想到一向温柔细致的自己,酒后竟然是如此的
狂野粗暴,看着南宫璇的面容,诸葛星柔肠千转,深情地吻在了南宫璇的额头上。

  「唔……好相公……不要……」「呵呵……」诸葛星心中畅快非凡,自己的
表现看来是让爱妻十分的满足,竟然在睡梦中还在回味,他搂紧了南宫璇的身子,
继续等待着她转醒。

  「小二,我们就住这间了!」凌雪莲指着刘汝松一侧的雅间说道,韩铁梅则
是若有所思地想着些什么,凌雪莲兴致勃勃地拉着韩铁梅来到了刘汝松房中,
「二师哥,你是来除奸的么?」「是啊,这淫窟恶名昭彰,不为百姓除去此患,
我等还空谈什么侠义?」「嗯嗯,我们也是为此而来的,嘻嘻,二师哥功夫那么
差,我看你就跟着我们屁股后面为我们呐喊助威算了,哈哈,师哥,你说是不是?」
「啊?嗯……」「又在想武功了?真是的,咱们师兄妹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你能
不能……」凌雪莲埋怨着韩铁梅心不在焉的功夫,诸葛星携着南宫璇推门而入。

  「额,抱歉,小弟不知大哥房中还有客人……」「啊,无妨无妨,跟你们互
相引荐一下,这是我师弟师妹,」岁寒小友「韩铁梅和」傲雪红莲「凌雪莲,这
两位是」星璇双剑「……」「哦?久仰久仰……」诸葛星喜出望外,三岩老人的
爱徒他居然见到了三个,而韩铁梅和凌雪莲却一脸惊骇地看着低头躲闪的南宫璇。

  「你、你不是……」「咳咳,师妹,我和诸葛贤弟还有话说……」「啊,师
哥,我和师妹先告辞了。」韩铁梅拉着一脸鄙夷的凌雪莲回到了自己房间。

  「师哥!为什么拉着我?你看不出来,那个家伙就是昨夜的婊子么?她和二
师哥是在通奸啊!」「师妹!这种事怎么好凭空出猜测辱没人家清白?黑夜之中
你可看仔细了?」「……好像没有……」凌雪莲不敢确认,她只是模糊地看到了
南宫璇的身影,但是韩铁梅可是将南宫璇面容看的一清二楚,而他不点破的原因
当然是别有所图。

  「哎!不管了,等会去问问二师哥,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喂!师哥你可不许
拦我!走远些!省的人家说到一半你冲出来又把人家拉走了!」「师妹……」
「停停停,打住!」凌雪莲的脾气还是这般的急躁,她恨不得现在就去和刘汝松
南宫璇当面对质。

  待到诸葛星和南宫璇走出刘汝松房门,凌雪莲便急匆匆地冲进了刘汝松房间,
韩铁梅则是迎着星璇双剑走了上去。

  「两位可否借步一叙?」韩铁梅笑着邀约,诸葛星当然是欣然接受,这便和
他一起下楼了。

  刘汝松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和坐在自己房间气鼓鼓的小师妹,心中一喜,机
会来了。

  他反手锁上了房门,点上了一根蜡烛。

  「大白天的你点什么蜡烛啊二师哥?做贼心虚了吗?」凌雪莲双手抱在胸前,
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这话说的,我做什么贼,心什么虚了?」刘汝松对着凌雪莲扇动一下烛火,
凌雪莲则是没好气的说道:「做淫贼啊,你告诉我,昨夜的那个女子,是不是刚
刚的星璇双剑南宫璇?」凌雪莲美目一翻,香腮一鼓,让刘汝松心花怒放,自己
的小师妹也太美艳动人了吧。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刘汝松嬉皮笑脸的样子让凌雪莲怒气翻腾。

  「淫人妻子,这可是江湖上最最下流的勾当啊!师哥你告诉我,是那个荡妇
先勾引你的,对不对?」刘汝松不置可否的拂须一笑。

  「我就知道!这种荡妇!天生的一张狐媚脸,明明有了丈夫还想着勾引别人!

  下贱!我这就去一剑杀了她!「凌雪莲拔腿要走,却被刘汝松一把拉住了。

  「小师妹,想着别人的可不止璇儿一人哦……」「什么?」刘汝松指了指她
胸前的玉佩,凌雪莲脸上登时涌出一抹嫣红,她颤声说道:「这,这玉佩怎么了
……」「师妹,你我自幼熟识,你忘了么?大师哥给你这块玉佩的时候,我就站
在一旁,哦,三师弟还不知道吧?」「那,那又怎样?我看它做工精致,就,就
戴在身上,不可以么……」「当然可以,可是我怕小师妹是睹物思人,情系于此
啊……」凌雪莲身子一软,竟然倒在了刘汝松怀中。

  「你看,小师妹现在是在做什么?」凌雪莲这才发觉自己四肢酥麻,浑身无
力,更为糟糕的是,她的身子居然一阵燥热,两股情不自禁地厮磨了起来……

  「我,我这是……二师哥,你竟然给我下药……」凌雪莲无助地挣扎着起身,
却被刘汝松一把抱起,来到了床榻之上。

  「药?什么药?小师妹你说说,你和三师弟成婚这多年来,是不是无时无刻
不在想着大师兄?你心里想着别人,却曲意逢迎着丈夫,这算不算荡妇?」「不
是、不是的……」淫药上头,凌雪莲的思维越来越错乱,她被刘汝松如此一问,
便忘记了自己当下的处境,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不是?那我去告诉三师弟,这是你和大师兄的' 定情信物' ,恐怕就连完
婚的那夜,你也没有放下这枚玉佩吧?你说三师弟会做如何想?」「……不要,
不要告诉,告诉师哥,二师哥,求求你不要……」凌雪莲气吐幽兰,媚眼如丝,
情欲的折磨和良心的拷问让她全然没了主意,丹凤秀眼中泛起了一片水雾,就要
忍不住淌下泪来。

  「不告诉三师弟也行,但是雪莲,你这些年来是不是很寂寞,很想念大师兄
啊?」「……不,不是的……」「是的,你想他想的要疯了,可是你却看不到,
摸不到他,这种感觉,我知道……」「呜呜……我,我……」凌雪莲捂住面容轻
声哭泣出来,她的双手被刘汝松抓住,缓缓地分到了耳畔两侧,看着骑在自己身
上的二师哥,凌雪莲懵懵懂懂之间,竟然无法看清刘汝松的面容。

  刘汝松的「幻梦烛」可以蛊惑女子心智,让女子幻想出自己渴望的场景,从
而使其心甘情愿地被人奸淫。

  「……大师哥……」「是啊,小师妹,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喜欢我么?

  「」喜欢……嗯……大师哥,我……我喜欢你,我好想你……「」小师妹,
我也想你,今天就让大师哥带走你的身子,让你成为大师哥的女人,如何?「」


  …嗯……「凌雪莲闭上双眼,任由着刘汝松轻轻解开了她的衣衫,一道吊带
青衫包裹着她浑圆的乳房,隆起在刘汝松面前。

  刘汝松如愿以偿地握住了小师妹高耸洁白的双乳,上下揉搓起来。

  「唔……嗯……大师哥,轻一点……嗯……」凌雪莲的呼唤招来了刘汝松对
她俏丽容颜的一阵啃食,她的仰月小嘴被刘汝松厚重的舌头舔舐得水盈泛光,情
不自禁地吐出了香舌没多久,便被刘汝松的大嘴捕获。刘汝松如获至宝地将她的
小舌含在口中尽情吮食,顺便用双手将凌雪莲的玉臂抬起放在了自己肩头,凌雪
莲便自主地搂上了他的脖子。

  刘汝松食髓知味,扭头又亲吻起凌雪莲粉扑香甜的脸颊,美人秀丽的面容被
他弄得浊湿一片,甚至眼睑上修长的睫毛都被他的口水打透,交织缠绕在了一起,
睁不开眼睛的凌雪莲更是把刘汝松全然当做了大师哥,喉中渐渐发出了妩媚的呻
吟。

  「嗯……哦……」一片黑暗中的凌雪莲感受到了刘汝松直起了身子,一根热
乎乎的肉条贴上了自己的肚皮,然后自己的裹胸便被一把撕烂,那肉条顺着自己
平坦的腹部,冲进了双乳之前。刘汝松用他的铁棍压在了凌雪莲的乳沟之中来回
抽动,他柔声引导着迷蒙的凌雪莲:「小师妹,你喜不喜欢大师兄啊?」「…

  …喜欢……「」那你愿不愿意做让大师兄快乐的事啊?「」……嗯……「」
太好了,大师兄最喜欢你的这对奶子了,大师兄的肉棒也喜欢,你能不能用手托
着奶子给大师兄的肉棒洗洗澡啊?「刘汝松坐在凌雪莲的身上,一挺腰肢,那铁
棍便顶住了凌雪莲的下颌。

  凌雪莲在情迷意乱之中,竟然真的听从了刘汝松的命令,用自己的双手左右
摆弄着双峰,夹紧了刘汝松的肉棒前后搓捏起来。

  她为了更好的服侍刘汝松,只能睁大了双眼,扬起螓首盯着胸前的这根巨物,
猩红的龟头眼上一股一股冒出清澈粘着的液体,滴落在她的胸口,湿滑的感触和
刘汝松肉棒上青筋摩擦双乳的快感激荡在她的胸前。

  凌雪莲看着不住耸动在自己胸前的肉条,咕啾咕啾地厮磨着自己的双乳一下
下打在自己的下巴上,竟然有了一种得意的成就感,她不禁开口问道:「大师哥
……雪莲做的好吗……你……你快乐吗……」「嗯,嘶——大师哥很舒服,雪莲
的奶子很好,让大师哥很舒服,舒服的就要射出来了,雪莲,张开嘴巴……」凌
雪莲听话地张大了小嘴,刘汝松身体向前一倒,那根肉棒一下子冲进了她的咽喉
深处,异物突入的不适感让凌雪莲干咳欲呕,刘汝松双膝支撑在她的腋窝之下,
坚硬的肉棒沿着她的口腔食道弯曲向下,凌雪莲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嗯!唔唔!!唔唔!!哦哦哦!!咕咕,咕啾咕咕噜噜……」

               「噗叽」

  刘汝松的精液在凌雪莲喉中爆发,腥臭无比的气味沿着她的食道反馈出来,
让凌雪莲哭着不住干咳起来,可是刘汝松没有停下自己射精的动作,大量的白浊
液体就这么灌入了她的胃里。

  「咳咳……唔呕……」抽出肉棒之后,刘汝松盯着不住咳出精液的凌雪莲看
来看去,他最喜欢这副美人被自己的精液呛到干咳不止的模样。

  「雪莲,你做的很好,大师哥也喜欢上你了……」「咳咳……咕噜……真…
…真的么……大师哥,雪莲还可以的……你,你再来……」「可是三师弟怎么办
呢?」「师哥……师哥……呜呜……雪莲对不起师哥,可是雪莲好喜欢大师哥…
…」凌雪莲被刘汝松直击心灵的一问击中了要害,再也无法抗拒刘汝松的动作,
就这么毫无抵抗地让他将自己的红裙拉下,褪去长裤。凌雪莲下体丛丛阴毛上还
带着晶莹的水露,刘汝松一看那葫芦状的蜜穴就知道它的味道一定是鲜美无比,
这便抬起了美人的修长玉腿,让凌雪莲抱住了压在她雪白双峰上的美腿。

  湿漉漉的蜜汁已经出卖了凌雪莲的心情,紧翘圆润,富有弹性的雪臀更是让
刘汝松垂涎三尺,软下的肉棒顷刻间又展露了雄风,他将肉棒的龟头沿着凌雪莲
紧闭的小穴缓缓压入,在美人颤抖着双腿绷直脚背,咬紧樱唇的可爱模样刺激下,
他一把冲入了蜜穴的最深处。

  「嗯!哦……」酥爽的快感让刘汝松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呻吟,和南宫璇内紧
外阔的小穴不同,凌雪莲的小穴全然是长长的一段紧窄蜜道,每一寸深入都会给
刘汝松带来无限的挤压快感,这让他险些又射了,还好刚刚已经发泄过,此刻肉
棒不算太敏感,但是刘汝松无比的后悔,如此曼妙的一处神仙洞,他怎地今日才
得手?虚度了半生啊。

  「嗯……嗯……」由于高高抬起了双腿,凌雪莲被刘汝松压住的身子更能感
受到他肉棒的深入,所以凌雪莲品尝到了和韩铁梅做爱时完全感受不到的饱满充
足之感,这不单单是肉洞被刘汝松的肉棒塞满,也是心灵上得偿所愿的满足感,
这让那个傲雪红莲再度盛开,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刘汝松的怀抱之中。

  「啊……大师哥……哦……好厉害……雪莲……雪莲就,就不行了,要,要
舒服了,舒服……嗯!!!」她的身体一阵悸动,下体一阵狂乱,蜜道之中充沛
的淫汁喷涌而出,「噗啾」「噗啾」,凌雪莲感到了腾云驾雾一般的身心畅快,
她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绝美巅峰,酣畅淋漓地泄出了积蓄多年的思念之情。

  「呼——」一股青烟吹在美人的容颜之上,凌雪莲悠悠转醒。

  「嗯……啊!」她用被褥捂住了自己的双峰,盯着坐在床头的刘汝松怒目而
视。

  「你竟然下药奸淫我,二师兄,不对,刘汝松!今日我就要你命丧于此!」
凌雪莲想要起身,却被下体的一阵酥麻爽快拉住了。

  「嗯……这是……淫贼、你对我做了什么?」「小师妹,这是你身体达到了
快感巅峰之后的感觉啊,你难道不知道吗?」「……快感……巅峰?胡说!是你
的淫药作祟!」「小师妹,刚刚可全然是你主动迎合,难道我的药能让你高喊」
大师哥,好厉害「么?」「你!」「我?你身为人妇,面对其他男子做出这般放
浪之举,难道小师妹就是什么贞洁烈女了么?你还是快快一刀杀了我吧,不然我
定要将此事告知三师弟!」「你敢……你竟敢如此、」凌雪莲一阵气馁,她的语
气也软了下来。

  「我怎么了,小师妹在整个过程中可是全然配合的很,甚至可以说,只要任
何人扮作大师兄的模样,小师妹都会张开双腿任君品尝……」「……不是,不是
的……」「还说不是?凌雪莲,你是否痴心单恋大师兄,为了他可以抛下一切?

  「」不,不是……「」那你刚刚的话要不要我再提醒一遍?谁人逼你的,是
我还是大师兄?是啊,二师哥不能随便淫辱你,大师哥却可以对么?「」不,不
是……「」住口!你这淫娃荡妇!必然难逃天谴!走啊!不是要杀我么?好啊,
我就当着三师弟的面把刚刚的事如实告知,哦,也让你看不起的南宫璇听听,咱
们的' 傲雪红莲'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不……不要……「凌雪莲慌了神,
她瘫在床上不让刘汝松抓着玉臂拉起,哀声求饶道:」二师哥,不要告诉,不要
告诉师哥,我,我本就对他不起,更不能,不能……「刘汝松一笑,小师妹脾气
火爆,但是心智单纯,竟然比南宫璇更易屈服,这可是意外之喜啊。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qwer___12 于 2019-12-13 23:25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357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9-12-13 23:26
  • qwer___12 原创 +3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9-12-13 23:26
  • qwer___12 威望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19-12-13 23:26
18

TOP

很喜欢大神写的文章,天山女侠和这本都很爱,有剧情,有黄色,看着很有感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19-12-16 11:07

TOP

下面的情节是要转换么 继续绿下去么 再来一点重口的调教更加好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21 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