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幻想3000] 【烈火凤凰】第五章浴火重生 第二节烽火连天16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21-9-30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0

【烈火凤凰】第五章浴火重生 第二节烽火连天16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字数:7246

  绝地长老已持续奸淫闻石雁三个多小时,体力没有问题,欲望虽暂时低迷一
些,但那是因为刚射过精,自己对她的兴趣一点没有减少。在一个多小时连着射
了五次,这还是他人生第一次,绝地长老感到有些口干舌燥,抱起闻石雁走出卧
室。这间房子没有独立餐厅,但在客厅隔出一个区域,有餐桌还有酒柜。

  闻石雁第二次躺在玻璃台面的餐桌上,上一次是俯卧,这一次是仰面平躺,
姿势虽不同,但等待她的结果都一样。绝地长老打开酒柜,里面各种伏特加占了
一半多。绝地长老对酒没有特别嗜好,随手取了一瓶500mL 铝瓶装的猎狼伏特加,
拧开喝了一口,没啥味道,入喉有些火烧火燎,不怎么好喝,他刚想放回去,突
然心中一动,拿着银灰色的铝瓶走到餐桌旁。

  闻石雁看到他扒开自己的腿,便知道他想干什么了,就像通天长老把电棍插
进自己阴道前一样,闻石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坦的小腹深深凹陷了下去,两
侧肋骨清晰地显现出来。面对敌人的凌虐,除了忍耐再忍耐,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绝地长老捻开红肿的阴唇,幽深的洞穴口显露出来,他将食指、中指插进洞
里,微微用力,洞口扩张开来。铝瓶瓶口比手指略粗,但因为是铝制的,虽并不
锋利,但如果硬插还是容易割伤阴道口。通天长老叮嘱过,怎么搞都没问题,不
要弄得血淋淋的。

  绝地长老用手指按住瓶口,凑近扩开的阴道时才快速放开,没流出多少酒,
瓶口已捅进阴道里面。顿时,伏特加注入阴道里,闻石雁虽有准备,但阴道如燃
烧起来般的疼痛还是令她低低哼了一声。从下午开始,长时间奸淫,虽有足够润
湿,但阴道内壁的表皮还是有很多地方破了,在酒精的刺激下自然极痛。

  绝地长老缓缓旋转银灰色的铝瓶,阴道口越扩越大,好在他拿是500mL 装,
瓶身直径虽比他的阳具还粗,但他判断还在阴道容纳的极限范围内。看着那极度
扩张的阴道口,通天长老感到莫名的刺激。一半多的瓶身捅进了阴道,绝地长老
试了试,锲入得相当牢,应该没法靠收缩阴道将瓶子挤压出来。

  走回酒柜,看到有拉菲葡萄酒,绝地长拿出一瓶,打开木塞「咕嘟咕嘟」喝
了小半瓶,顿觉神清气爽。

  「要喝吗?」绝地长老拿着酒瓶朝闻石雁晃了晃。受着肉欲和疼痛双重煎熬
的闻石雁哪会理睬他。绝地长老本就没打算要她回答,他捏开闻石雁的嘴,血色
的酒从高处像一条红线流淌下去。在将她嘴巴灌满后,绝地长老低下头,堵住了
她的嘴,将嘴里的红酒吸了回去。

  酒在她嘴里转了转,就像瞬间被醒了洒,味道好像特别好一样。绝地长老把
剩下的半瓶葡萄酒全部倒在她身上,然后低头下,从乳房开始将她身上的红酒一
点点吮吸进嘴里。圣手心魔研制的春药名不虚传,在绝地长老贪婪地舔着她身体
上的红酒时,戳在玉门外边的半截银灰色瓶身晃动了起来。

  就在这个房间,闻石雁曾被绝地长老两次长时间的奸淫,在奸淫的过程中,
始终带着无比强烈疲惫。不仅仅是肉体的疲惫,心灵的疲惫更加难熬。

  刚才绝地长老泄愤式的奸淫后,闻石雁感到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此时,
无论精神和肉体却处于极度亢奋状态。肉体的亢奋当然是因为药物,而精神的亢
奋一半是因为药物,另一半则是她始终处于武道修行的状态。武功到了她这样的
级数,内力、招式已没有那么重要,武道修行主要是对精神的锤练。

  疲惫能使人变得麻木,屈辱也好、痛苦也罢、甚至愤怒都会因为疲惫而弱化,
而精神的亢奋不仅让感官变得更加敏锐,时间的流逝也会变慢。就像刚才绝地长
老准备吸她嘴里的酒,那张慢慢凑近的丑恶嘴脸,缓缓张开的厚实嘴唇,就如电
影的慢镜头一般,带来更强烈的心理冲击。

  或许阴道被生殖器插入的次数远多过被亲吻,或许她打心里厌恶这种代表爱
的方式出现在暴力中,闻石雁感到在修行状态时的痛苦屈辱要比以前率性而为时
强烈得多。修行状态是一种战斗状态,而在战斗中,心灵的空明澄静不是为了摒
弃外界的打击干扰,而是为了更敏锐地感受它们,进而作出最准确的应对。

  但这是一场不可能胜利战斗,站在礁石上的闻石雁看到黑潮再次向自己扑来,
熟悉的疲惫感涌上头,还要继续战斗吗?只要纵身跳进海里,就不需要这样苦苦
战斗了,甚至还能在肉欲的汪洋中获得某种强烈的快乐,虽然那快乐是屈辱的,
甚至如吸食毒品,一时快乐却后患无穷,但自己实在太累了,累得真想在那快乐
中寻找片刻的宁静。

  就在闻石雁准备放弃战斗时,她看到黑潮中幻化出一个人影,「想不想我操
你!」、「想不想我操你!」……那个黑色的人影发出雷鸣般的吼声。突然,莫
名的力量在身体里升腾起来,她手捏着剑诀,面对黑潮,大声地呐喊:「我,闻
石雁,可以被你们污辱,但要我说想,哪怕天下最烈的春药也做不到!」

  想像中的自己以为手为剑直指苍穹,但现实中闻石雁却只能用手再次掐住自
己的大腿,用疼痛来抵御着肉欲的侵袭。虽然美女掐着大腿的姿态很是诱人,但
绝地长老却还是将她的手拉开,大腿已被她掐出血珠来,通天长老说过的话他还
记得。闻石雁只能抓住桌子边沿,餐桌台面是水晶玻璃,托架则是雕刻有花紋的
大理石,指甲与石头摩擦发出「悉悉簌簌」的声响,听着让人头皮有些发麻。

  舔干净闻石雁身上的红酒,绝地长老有种微醺的感觉,这点酒当然对他产生
不了影响,而是餐桌上的女人让他醉了。或许水晶玻璃光线的反射,让羊脂美玉
般的胴体蒙上一层淡淡的光晕,绝地长老感到她就像献给魔鬼的祭品,而他则是
那个享用祭品的魔鬼。总算绝地长老还有三分自知之明,倒没有把自己想像成神。

  目光贪婪地在那成熟迷人的胴体上游走,最后落在她的玉足上。前两次的奸
淫中,绝地长老的关注点多在乳房、私处、屁股这些部位,但今天那纤纤玉足让
他产生了无限的兴趣。此时她的肉欲应该还没有达到一个很高的峰值,因此玉足
没有箕张或蜷缩,但脚背还是绷得笔直,十颗精致如玉石的脚趾都抵在了玻璃桌
上。

  黑色的手掌顺着约呈三十五度打开着的修长美腿缓缓向下滑动,在经过那些
渗出鲜血的掐痕时停留了许久,虽然如普通的擦伤,却代表着她永不屈服的意志,
即便是绝地长老这样铁石心肠的人,竟也微微有些动容。

  手掌终于抵达那挺直的脚背,轻轻握住双足,白皙的玉足几乎被黑色巨掌整
个包裹,但足趾还是顽强地从掌缘伸出头来。她的足在自己掌心微微颤抖,是不
甘心被他的掌控?还是表达着内心的极度痛苦?

  绝地长老至少找到一个对她的脚感兴趣的原因,因为从她的脚要比从她的乳
房、私处、屁股更能感受到她的内心。他已经奸淫过她很多次,她也自己胯下也
亢奋过很多次,绝地长老没有奢望能用暴力令她屈服,但能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给
她带来的痛苦屈辱,有时比在阴道里抽插还要刺激。

  绝地长老用拇指与食指捏住大脚趾,虽然人的拇指比大脚趾小,但绝地长老
的拇指要比她大脚趾粗壮太多,这让三十六码的玉足在黑色巨掌前显得格外玲珑
小巧。在绝地长老的控制下,两边的足趾慢慢靠拢,闻石雁感到双腿间传来剧烈
的涨痛,阴道扩张差不多已是极限,双腿如果合拢必会令涨痛翻倍。

  两个足趾终于碰在了一起,闻石雁发出如泣声般的痛苦呻吟,雪白的屁股在
玻璃桌上扭动起来,高高矗立的银灰色瓶身也跟着猛烈地左摇右晃。

  雪白如玉石般的足在绝地长老身前慢慢升了起来,虽然春药侵蚀着她的意志,
痛苦屈辱似狂风暴雨抽打着她的身体,但只要看到眼前巍巍颤抖的玉足,便依然
能感受到她那颗生命不止、战斗不息的心,在挺直的脚尖经过自己喉咙时,绝地
长老再度感受那种令人胆寒的杀意一闪而过。

  细细端详着眼前精致迷人的玉足,到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想杀我!你有本领
杀得了我吗?只有我把你吞进肚子!绝地长老按捺不住心中冲动,张开血盆大口
将一只玉足整个吞进嘴里,就像真要吃她一般,「吧唧、吧唧」地大啃大咬起来。
这是绝地长老生平第一次将女人的脚放进自己的嘴里,以前他觉得那很脏,但此
时他觉得自己的食欲似乎从没这么旺盛过。

  不知啃咬了多久,绝地长老还真感到饿了,他将闻石雁的脚从嘴里吐了出来,
目光望向边上的酒柜,没有其它食物,只有某一格放着十几盒俄罗斯黑珀鲟鱼子
酱。他用一只手握住两只脚踝,向桌子中间走去,闻石雁并着的双腿很快越过直
角,身体又一次像是被对折起来。

  作为最强凤战士,闻石雁虽并不年轻,但身体的柔韧度极佳,远比一般专业
舞者强,甚至可以和一些柔术表演者媲美。之前绝地长老让她嘴唇都与私处亲密
接触,现在身体折叠算是小意思了,但因为阴道内插着铝瓶,带来的痛苦则更为
强烈。

  绝地长老将一整盒鱼子酱倒入口中,当鱼子在嘴里爆裂开来,他感到了某种
极大的满足。然后又对着闻石雁道:「要吃吗?」闻石雁当然不会回答,但像上
次一样在,绝地长老也没要她回答。

  他又拿出一盒鱼子酱,打开后将铁盒塞进深深的乳沟中。闻石雁的乳房不仅
没有丝毫下垂,两边乳房贴得比较近,所以无论站着或躺着,乳沟都给人有种特
别深邃的感觉。此时,黑黄相间的鱼子酱被雪白雪白的乳肉紧紧包裹起来,绝地
长老又一次食欲大开。

  绝地长老没光想着自己,他站在闻石雁的脑袋后方,抓着玉足的脚背,用最
大那颗足趾从乳肉包裹的铁盒中舀出一撮晶亮的鱼子酱,然后向她的嘴巴伸去。
闻石雁愤怒得身体都颤抖起来,在鱼子酱触到自己嘴唇的瞬间,一股无法抵挡的
力量从自己脚趾传来,紧咬着的牙齿不受控制地张了开来,自己的足趾还有上面
粘着的一颗颗圆圆的鱼子都一起送进了嘴巴里。

  当闻石雁的足趾再次舀出一勺鱼子酱,这次绝地长老没有再客气,将沾满鱼
子酱的足趾塞进自己嘴里,和她嘴里的酒一样,用她脚趾舀出的鱼子酱也似乎特
别香甜可口。

  一个女人是否有真正的魅力,在男人得到她前的感受往往并不准确,很多人
费尽心思为得到一个女人散尽千金,但当得到后,那个女人在眼中便会魅力大减。
两情相悦还好一些,有爱作为基础和支撑,以金钱或暴力手段得到的,这种情况
会更加明显。

  但闻石雁不同于任何人,美艳端庄的容貌、成熟迷人的风韵、诱惑无比的身
体还有坚韧不拨的意志,让这个过去只懂得按住女人屁股猛操的男人,开始学会
以某种方式去欣赏、去享受,并不断尝试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东西。

  整整三盒鱼子酱,被一次次塞进深深的乳沟中,又一次次被涂着豆蔻红指甲
油的足趾舀了出来,送进二人的嘴中。为了让闻石雁吞下那些鱼子酱,绝地长老
又开了一瓶伏特加,将半瓶酒灌进她的嘴里,还有半瓶倒进自己嘴里。

  闻石雁从不喝酒,在没有失去武功时,对她而言喝酒和喝水没有任何区别,
但此时火辣辣的伏特加从喉咙流到了胃里,她竟感到微微有些晕眩。肚子里翻腾
的酒水和灌满整个阴道的伏特似乎连通交融在了一起,整个身体都有一种被火烤
的灼烧感。

  此时,离闻石雁第五次高潮过去了十九分十五秒,这是她被注射春药后坚持
得最长的一次。吃了三盒鱼子酱,绝地长老的饥饿感终于得到了满足,饱暖思淫
欲,他开始关注她还能坚持多久。虽然没有对性器官的直接刺激,但被撑开的阴
道带来的膨涨感还是催动着肉欲继续攀升。看着玻璃桌上肉欲满溢,似白蛇一样
扭动着赤裸身体,绝地长老决定再给她添一把火。

  握着手中白皙的玉足,绝地长老用她小巧的脚趾拨动她自己的乳头,艳红的
乳头在脚趾间剧烈晃颤,销魂的呻吟在这充满残酷暴虐、弥漫着肉欲气息的餐桌
上回荡。绝地长老不仅用脚趾刺激她的乳头,还用她自己的脚去玩弄自己的乳房。

  如果此时还有旁观者,定会被眼前的画面所震撼:挺直的足趾抵在乳房下端,
像推土机一样推着丰盈的雪乳越过精致锁骨,直到雪白乳肉紧贴在自己的下颌上;
柔软的脚掌踩在乳房的两侧,浑圆乳的乳房被自己的双脚踩扁,雪白的乳肉高高
耸立在自己的脚掌之间;两只脚掌合在一起,脚尖从下往上插进雪白的乳沟里,
深深的乳沟向着两边大大地分了开来………暴虐会带来美吗?每个人答案不同,
至少此时绝地长老觉得眼前的画面很美,并为之而乐此不疲。

  闻石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乳房被自己的脚摆弄成各种形状,她怒过但有用吗?
直到身陷魔窟,她才深切地认识到很多事并不能为自己的意愿而改变,但这并不
妨碍她继续战斗的决心,自己终还是要被这漫天黑潮吞没,但即便注定失败,但
她还是要战斗到最后一息。

  虽然姿态屈辱无比,但对乳头的直接刺激还是令黑潮更加汹涌,在离欲望巅
峰只有一步之遥时,闻石雁的阴道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剧烈痉挛起来。之前她很多
次尝试想把那铝瓶从阴道中挤压出来,但锲入得实在太深,她所有的努力都失败
了。

  但在最后的时刻,不甘心被残酷命运摆布的她还是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银
灰色的铝瓶用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在缓缓后退,在一声既饱含着强烈肉欲,又带
着愤怒与不甘的叫声中,只听「咣当」一声,铝瓶从玉门中滑落下来,掉到玻璃
台子上。灌满整个阴道的伏特加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强烈的鼓涨感顿时消失,
这让在肉欲顶峰边缘的她有了片刻喘息之机。

  「塞得这么牢怎么掉出来了。」绝地长老有些纳闷。抓着手中的玉足,他走
到桌子的另一端。他没有把瓶子再塞回去,而是抓着她的玉足,让她的腿尽力向
内弯曲,开始用她自己的足趾挑逗刺激着那湿如泥泞的花穴。

  离上次高潮二十六分一十六秒,半个屁股悬在桌外,像青蛙般向内蜷曲着双
腿的闻石雁第六次到达了高潮。高潮的瞬间,塞进阴道里两个大脚趾和阴道一起
剧烈痉挛抽搐起来。

           ************

  风天道的召唤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应,有的怒目圆睁,有的神情中带着轻蔑,
有的将目光投向空处,就连一直极为顺从慕容琼华都低着头默不作声。风天道叹
了一口气道:「知道你们一个个都是这样,不过也不怪你们,没有哪个女人甘愿
让男人玩弄的,何况你们都是眼高于顶的凤战士。不过今天我心情实在不好,如
果把你们叫过来是给自己添堵的,那我也是傻子了。这种事平时我是不屑做的,
但实在没办法,也只能只这样了。白露,放给她们看下。」

  一块巨大的屏幕从屋顶降了下来,司白露按了两下遥控器,屏幕亮了起来,
只见在一个巨大的帐篷之中,十多个男男女女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脸上满是惊恐
之色,在他们边上是七、八个手持凶器的高大男人。慕容琼华尖叫起来,她发现
自己的儿子竟然也在其中。

  「我并不想伤害他们,但如果你们把我心情搞得真很差,杀几个人不就像碾
死几个蚂蚁一样。」风天道挥手让司白露关掉了电视,虽然让慕容琼华怀孕多少
带着胁迫性质,但这么赤裸裸地胁迫还是第一次。胁迫能让凤战士乖乖听话,但
魔教中就连阿难陀也不太喜欢使用胁迫的手段,风天道要实现成为韦小宝的梦想,
也真是没有办法。

  风天道话音刚落,慕容琼华第一个次快步向床走去,在走过岳青霜身侧时,
岳青霜跟在她身后。景清漪握着荆楚歌的手、宗青鸾双手叉着腰也跟着迈动步子,
最后司白露解开了穆素嫣的束缚,穿着公主的裙她跟在了最后面。

  风天道的床相当大,长宽都有近三米,七个人一起上去也没啥问题。不过她
们都没上床,慕容琼华和岳青霜站一侧,其余四人站在对面。躺在床上风天道被
六个站得笔挺的女人直勾勾地盯着,竟生出一种被瞻仰遗容般的滑稽感。

  「别站着,到床上来。」风天道。

  还是慕容琼华第一个,她脱掉高跟鞋,以女仆的跪姿坐在风天道的身侧。紧
接着岳青霜随意脱脚上的平底鞋,赤着双足像是打坐般坐在床上。景清漪扯了扯
荆楚歌,先坐了在床上,鞋也没脱,斜着双腿坐了下来。荆楚歌也没脱掉长筒靴,
学着景清漪的样子斜腿而坐,那边上穆素嫣正扶着宗青鸾上床,荆楚歌看到自己
如果斜着腿,后面地方似乎不够她们两人坐的。当她准备把大长腿往前放时,看
到风天道的坏笑,她双眼冒着怒火,想了想也学岳青霜一般用上了打坐的姿势。
穆素嫣最后一个上床,有这么多前辈在,她像没有以前那么害怕了,虽然她年纪
最小,但还是蛮懂得照顾人,上了床后还一直扶着边上的宗青鸾。

  看着自己后宫都上了床,虽然坐姿各异,表情不同,还是相当刺激。在莫名
的亢奋中,他用手掌托住上官星阑的后脑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了过去。上
官星阑猝不及防,在嘴被堵上那一瞬间双目圆睁下意识挣扎起来,她身材和景清
漪相若,身高都一米六五左右,但比景清漪还要削瘦一些,而风天道身高一米八
八,上官星阑在怀中显得格外娇小柔弱。

  上官星阑紧咬牙关,但很快被风天道强有力的舌头撬开了,舌头侵入她嘴里,
在过去的二十八年里,他们亲吻过很多次,但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不禁让上官星
阑回想起刚进入黑暗帝宫时所遭受的羞耻与屈辱。

  风天道虽已四十,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上官星阑虽风韵犹存,但毕竟
已是满头银发,这两个人抱在一起亲嘴的画面着实有些诡异,边上的凤战士个个
目瞪口呆。有人感到无比残酷,囚禁了二十八年圣凤,都已经到这个年纪还被这
般污辱;有人极度愤怒,心中涌动着战斗渴望和强烈的杀意;有人忆起了过往,
心如刀绞一般疼痛;有人想着未来,绝望中仍没有放弃一线希望。

  上官星阑见挣脱不了,便随他亲吻,而当风天道火热的手掌又一次插进双腿
夹缝,直抵私处时,她还是「唔唔」地叫着又开始挣扎起来。终于,风天道放开
了她,满头银发的上官星阑脸颊绯红。

  突然,边上的岳青霜开始一颗一颗解着衬衣的钮扣,风天道一愣问道:「你
干什么?」

  「上官前辈虽是圣凤,但毕竟年纪大了,还是我来替代她吧。」岳青霜平静
地道。虽然屋子里的同伴容貌身材都非常出众,但只有她和上官星阑两个人穿着
尚属正常,这在某种意义上也代表她们在风天道心中的份量。她并非自傲,相对
而言她觉得只有自己去代替上官星阑,风天道或许还会考虑一下。

  岳青霜已脱去了衬衣,风天道望着被天青色文胸包裹的丰满雪乳不由得吞咽
了下口水,但嘴上却说道:「谁让你脱的,你们都是我风天道的女人,替代!有
什么好替代的?你这么喜欢脱衣服是吧,好好,我让你脱了个够,站到那边去。」
风天道指了指床的对面。

  岳青霜爬了起来,站在风天道的面前,看他的架势,上了这张床铺免不了是
要受辱的,能把风天道的注意力吸引在自己身上,她希望上官前辈能够少受一点
屈辱。

  「你这么喜欢脱衣服是吧,我让她们帮你脱,就脱裤子好了,一个一个轮流
来,她们脱,你自己穿。」风天道说道,等了片刻见没人回应又道:「没人去吗?」

  「我去。」以跪姿坐着的慕容琼华说道。她爬到岳青霜身边轻轻说了声:
「对不起。」颤抖的手掌伸向她的腰间。

                待续

  大家中秋快乐!希望一路仍有你们在。祝大家身体安康,万事如意。幻想即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qwer___12 于 2021-9-22 01:00(GMT+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1-9-22 01:00
  • qwer___12 原创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1-9-22 01:00
  • qwer___12 金币 +216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1-9-22 01:00

TOP

0
幻大中秋还不忘更新,有你这样的作者真是幸福,愿烈火常在,一路相伴,烈火30年还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2 01:00

TOP

0
没想到在中秋节又更新了!真的幸福!
大家都要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啊!
==============================

天呐!闻石雁手捏剑诀,面对黑潮,垂死挣扎,最后发出的那声咆哮。
太美了!
哦,原来那个时候,她是这样想的呀。

绝地老狗终于能把目光放回到玉足上了。
美妇玉足的诱惑力,比乳房还要大。

绝地老狗玩弄闻石雁的花样挺多的啊。
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还在羞辱着闻石雁。
大搞女体宴,让她摆出那么多反人类、高难的动作。

闻石雁还在成长,对于快乐的抵抗力在逐渐提高,能坚持得越来越久了。
这次居然能把瓶子挤出来!
这是一件非常让人欣慰的事,绝地老狗不应该感到纳闷。
不过,她的极限在哪里呢?该用什么办法可以试探出来呢?

==============================

最近每次看到风天道出场,都有种滑稽感。
终于要开始最后的群戏了啊。
真的希望风天道不要再用暴力来蹂躏凤战士了。

岳青霜很有勇气啊。看起来有信心能承受住接下来的凌辱了。不过对手是风天道。
最后会发生什么呢?岳青霜会被永远地钉在耻辱柱上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19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2 01:01

TOP

0
中秋快乐,这几天没时间上,忙完再来闲聊。

TOP

0
引用:
原帖由 砚香 于 2021-9-21 20:01 发表
中秋快乐,这几天没时间上,忙完再来闲聊。
工作要紧,中秋快乐!

TOP

0
中秋快乐!

突然想到在中秋这个团圆的日子,黑帝把七位老婆凤战士一起叫到桌边,然后大家一起(被胁迫下无奈地)像一家人般温馨地吃饭的画面。

晚点吃完月饼再上来回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2 01:01

TOP

0
老哥中秋快乐,祝阖家幸福,万事如意。

最近回的少了,一个是忙,一个是也不知道咋回~

闻石雁那边的肉戏写的确实很不错,花样儿多姿势丰富,但有那么多夸奖的人我夹在中间也只是个锦上添花。

黑帝那边写的越来越low,但现在烈火已经近乎于纯色文,让你写真正高大上的剧情和人物也是强人所难。

就只好默默点赞后潜水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7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2 01:01

TOP

0
引用:
原帖由 非枯非荣 于 2021-9-21 21:10 发表
老哥中秋快乐,祝阖家幸福,万事如意。

最近回的少了,一个是忙,一个是也不知道咋回~

闻石雁那边的肉戏写的确实很不错,花样儿多姿势丰富,但有那么多夸奖的人我夹在中间也只是个锦上添花。

黑帝那边写的越来越low,但现在烈火 ...
没事,水平问题,再加受欲望控制,写成啥样我也无法控制。
就像你说的,能写得动总还是好的。
无论如何,曾经喜欢过,也是缘分。
毕竟在我心中,直到此时,你还是烈火排名第一的有缘人。
祝兄弟中秋快乐,工作顺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4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2 01:01

TOP

0
引用:
原帖由 nettes 于 2021-9-21 12:16 发表
中秋快乐!

突然想到在中秋这个团圆的日子,黑帝把七位老婆凤战士一起叫到桌边,然后大家一起(被胁迫下无奈地)像一家人般温馨地吃饭的画面。

晚点吃完月饼再上来回复。 ...
请问幻大可以考虑这个吗,做完爱后心情大好的黑帝决定一起吃个饭,哈哈。

对于这场群交戏我是真的十分期待,也有很多主意。除了之前那个人型蜈蚣外和谢罪式露下阴外,我刚刚为了这个场面找了一下有什么类似的AV,然后发现了这个avop127,刚好是s1的七位王牌共演,可以作一下参考。上节我提到可以让年纪较大的上官星阑和岳青霜(或可以加上慕容琼华)一起从这个视角帮黑帝口交,还可以考虑下让她们七人同时帮黑帝舔舔身体(多出来的一人可以亲吻一下),像下图那样。

可能等级不够,不知道为什么不能上传附件,只能插入链接或图片……先用链接吧……
https://upload.cc/i1/2021/09/21/OEr7Uo.jpg

[ 本帖最后由 nettes 于 2021-9-21 14:39(GMT0)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12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2 01:02

TOP

0
美国人没有中秋,爬起来开会上班……

虽然昨天的预告后有心理准备,但当她在痛苦和肉欲的煎熬下,插在下体的酒瓶随着腰肢的扭动晃动起来,仿佛一个低贱女子在向男人摇尾乞怜一般,这一画面感太过强烈,心里的难过劲又起来了。
后面没有敢细看,粗略扫到一些脚趾的情节,作为一名资深足控,这样的情节这回都没有让我停下滑屏而过的手指,那根残忍的铝瓶始终梗在我心里。先封存起来,等她脱困以后心情平复一些,再回过头来欣赏吧。

黑帝这边,虽然七个美女各具特色,但玩女人的手段,感觉他真的比自己的手下差太多了……或许在幻大心里他并不是司徒空那样的暴虐之徒,现在读来,颇有一种一个不怎么暴虐的人突然想堕落暴虐一把却又不知道如何暴虐起的样子。也许这就是这个角色的真实反应吧。

六十岁的美女,确实想象起来有点困难……但岳青霜的气度和慕容琼华的委屈求全还是蛮有感觉的,期待一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18 认真回复,奖励! 2021-9-22 01:02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8-19 1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