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jellyranger] 【都市驱灵师】第三章——美足·修行·诱惑(玄幻、后宫、不绿)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21-3-21 05:00 解除限时高亮
125

【都市驱灵师】第三章——美足·修行·诱惑(玄幻、后宫、不绿)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jellyranger
2021年3月13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抱歉,由于最近实在是很忙,不仅要打工,还要准备论文,并且处理一大堆
杂事(比如拔牙),平时空闲相当少。现在每天磨一点总算是把第三章勉强磨出
来了。接下来更新可能也比较慢,只能说为了支持我的人尽量写下去吧。等把手
头上的事慢慢处理完,闲暇时间多了,更新应该也会快起来的。如果希望继续看
后续内容,还请不要吝惜点赞评论收藏,谢谢大家。

  前两章已收入文集,新来的读者没读过前两章可直接点开我的个人空间查找。

  「你……」

  「怎么了?不进来吗?」

  「啊?不是,我……」袁黎愣在原地、手足无措。他看着眼前的女人,简直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正是孟怜——那个三天前与自己做过那么大胆又放荡之
事的美少妇、那个让自己莫名其妙便收自己为徒的驱灵师。

  「妈,是不是他来了?怎么不让他进来啊?」孙曼柔的嗓音从门里传来,几
秒钟后忽然从门里探出头来,「这不是来了吗?进来啊!」

  孙曼柔不由分说便拉住袁黎的手,把他拽进屋内。

  「不是妈不让他进来,是你的小男朋友自己不敢进来啊,」孟怜笑着关上门,
「你看你,害得女儿都开始怪我了。」

  「她是小柔的妈妈?小柔是她的女儿?三天前和我做那种事的女人,就是她?」
袁黎心中乱作一团,眼睛不断地打量她的浑身上下,企图从她身上找到任何一样
能证明是自己认错人的证据。

  「不会的,一定不会是的。她们两个完全不一样,那个叫孟怜的女人那么放
荡,小柔的妈妈却看起来这么端庄大方,她怎么可能会是……孟怜那天穿的是一
件风衣、里面什么也没有——除了腿上的黑丝袜;而她今天……」

  眼前的女人穿着件灰色紧身短袖上衣与一条浅红色过膝长裙,长发盘在脑后,
打扮朴素保守,除了脖颈、小臂以为,只有裙下踩着凉拖鞋的一双白足露在外面。
袁黎却不知为何盯着她的足趾移不开视线。只是看着那裸露的脚——滑腻、润泽、
秀美,袁黎竟觉得像是看到了对方的全身裸体一般。

  虽然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却必然就是如此:这双无与伦比的美
足——滑腻、晶莹——只可能属于孟怜。这个女人就是孟怜,绝不会再是别人。

  那天的孟怜浑身上下除了一双丝袜以外什么也没有穿,今天身上穿得如此整
齐保守,却唯独少了脚上的丝袜。袁黎不由得又细想,那长裙和上衣之下,又会
不会是空荡荡的。想到这里他差一点就要把持不住,在女友和未来的岳母面前出
丑了。他赶紧转过脸去,也不管这样是不是显得不礼貌,就径自走到客厅沙发边
上,两腿一软,坐了下去。

  「哎呀,你怎么……」孙曼柔嗔怪了一声,又转头,用哀求似的眼光盯着母
亲,像是为男友的失礼求情。孟怜只是笑笑,没说什么,走近前来坐在了袁黎身
边。

  她坐下的动作缓慢而优雅,先是轻轻上拉裙摆,微微露出一小段足踝,接着
双腿并拢、膝盖逐渐弯曲,臀部慢慢落下。袁黎甚至没有感受到孟怜坐下时沙发
的震动。当他意识到时,才发觉孟怜和自己贴得这么近,简直能闻到对方身上的
体香、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到对方大腿的温热。当袁黎转过头去看时,第一眼便扫
到了她胸前衣领下的锁骨,忽然想起那天在公交车上被玩弄时,两人似乎也是贴
得这么近的。而此时此刻,她竟然就这样紧紧挨在了自己身边,就当着自己的女
朋友、她的女儿的面……

  而孙曼柔好像并没有觉得母亲的行为有什么唐突,心中只觉得母亲要跟自己
的男朋友仔细聊聊。出于某种敬畏与羞耻,她不敢再坐在袁黎的身边,而是坐在
了侧面的小沙发上。

  「你——很紧张吗?」孟怜发问道。

  「没……没有。」

  「前几天我们见面的时候,不是聊得很好吗?」

  袁黎听见这句话,紧张得止住了呼吸。他看见孙曼柔的脸上写满了惊讶,此
刻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捉奸在床似的。

  「妈,你已经见过他了?」

  「嗯,是啊,」孟怜的语气仍是十分自然,「三天前在公交车上碰见他了。
我一下就认出这就是我女儿的男朋友了,和你给我看的照片一样——嗯,比我想
象中稍微矮一点吧,不过问题不大,还是很有男子气概的。」

  孟怜一边笑着说道,一边玩味地瞟了一眼袁黎的下身。袁黎被她的目光扫到,
只觉得自己好像没穿裤子。

  「你说对吧,袁黎同学?才三天,你不会就把阿姨忘了吧?」孟怜接着问袁
黎。

  「啊?没有,当然不会……可是我不知道你竟然是……」

  「我确实没告诉你,不过这也是为你好。你看,你现在知道我是小柔的妈妈
之后,说话都不顺畅了。那天我们不是聊得很开心吗?」

  「妈,你真是的——哦,还有,三天前不是我们毕业那天吗?你在公交车上
碰见他了,那也会经过我们学校吧?妈你竟然都不来看看我?」

  「哎呀,对不起啊,小柔,妈那天实在是有别的事,不能停下来中途找你。」

  「为什么你总说自己忙呢?」孙曼柔忽然因为这件事有些恼火,全然不顾袁
黎还在场,就对母亲闹起脾气来。「

  「好了好了,别生气,是妈妈让你失望了。不过妈妈当然是在乎你的,否则
也不会主动和你的小男朋友打交道了——他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人。」

  「哦,是吗?」孙曼柔听见母亲夸奖自己的男友,显然没那么恼怒了。

  「是啊,那天他还主动帮了我的忙呢,对吧?」她转过头,笑着问袁黎。

  「嗯?你也懂会计吗?」孙曼柔追问道。

  「他一开始是不太擅长,」孟怜替袁黎接话道:「但他学得很快,也很努力,
我对他可是很满意呢——对了,他还很懂礼貌,陪我做完之后,还叫我老师呢。」

  袁黎此时满脑子都是那天孟怜用双腿为他夹棒的回忆,下体已经忍不住翘起
了,幸好孟怜的身子恰好挡住了孙曼柔的视角,使后者没有发现袁黎胯下的异常。
而对于孟怜充满暗示与暧昧的话语,他也只能随口应几声。

  「对了,有点渴了吧?小柔去倒点喝的来。」

  「牛奶可以吗?」

  「嗯,」孟怜对着袁黎笑道,「上次你请我喝了『牛奶』,这回我也该请你
喝了,你说对吧?」

  「嗯……是啊……」

  袁黎喝了两杯冰牛奶,总算勉强把一身火气暂时压下去。孟怜接着揶揄了他
几句,袁黎还是小声乱答。过了一会,孟怜便说快到晚饭时间了,便起身往厨房
去了。

  「妈先去做饭了,你们聊吧。」

  孟怜起身的那一刻,袁黎只觉得全身都松软了下来,即使对方字里行间尽是
暗示,孙曼柔也并没有对母亲有任何怀疑,他心里也终于卸下了一块石头,但也
隐约觉得有些不舍。

  「你很紧张吗?看你一直都在喘气?」

  「嗯……没什么,没什么……」

  「没关系的,我妈其实人很好的,不会刁难你的,你正常应对就好。」

  两人断断续续随便聊了一会,忽然厨房传来一声惊呼。孙曼柔忙站起身跑去,
大声问发生了什么?「

  「啊,没什么,妈不细心把手指划伤了。」

  孙曼柔见母亲的食指上留在一到浅浅的刀口,不断冒着血珠,连忙说道:
「哎呀,怎么这么……算了吧,剩下的我来就好了,妈你先去包扎一下吧。」

  「嗯——那小黎你过来,帮阿姨拿一下创口贴。」说着微微皱眉,将食指含
在嘴里。袁黎看着,只觉得她喊着的不是手指,而是自己那正发酸的肉棒。

  他跟着孟怜走进卧室。一瞬间,他忽然觉得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孟怜手指
上的伤口不知怎的已经消失了——她正回头对着自己笑。袁黎明白接下来多半将
要发生那让自己既害怕又期待的事了——他自己都没料到自己竟会随手将身后的
门关上、甚至反锁了起来。

  「嗯?我只是叫你帮我拿个创可贴,为什么要把门关上?不会是有什么坏心
思吧?」

  「不是……阿姨,我……」

  「私下的时候,该叫我什么?」

  「……老师。」

  「对了。」

  「我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什么不明白的?」孟怜反问道,「我不是说过,要教你使用灵气吗?今
天这不就叫你来了?」

  「可你是曼柔的……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

  「嗯……」孟怜沉吟了一会,「因为你长得很帅,而且小柔私下告诉我,你
那根东西很大。」

  「就……就因为这?那么,三天前你碰见我也是计划好的?」

  「那倒不是,那天碰见你纯属意外——再说了,不是你自己想要追上来的吗?」

  「你对我做了这些,真的没有什么别的原因?」

  「或许还有别的理由吧,但是——现在你姑且就先这么认为吧。更何况,你
现在真的是要急着知道吗?你看你你那里——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袁黎自然清楚自己下体的阳具此刻胀得有多厉害。此时面前的孟怜坐在床沿
上,两手撑在后头,右腿搭载左腿上,一只白足在空中晃晃荡荡。她此时的姿势
十分随意,毫无做作之态。可袁黎明白,无论她摆出一副什么模样,都是那样充
满诱惑,这一刻更是不例外。那只摇晃的玉足已经吸引住了袁黎全部的注意力,
让他已无暇再追究孟怜的真实意图了。

  「好了,脱了吧。」孟怜忽然道。

  「什么?」

  「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掉,什么都不要剩。接下来老师要先正式测试一下你的
水平。如果你没有控制灵气的天分,那么我们的缘分或许就到此为止了——当然,
你和小柔的事情我不会做任何干涉,无论如何我都希望她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袁黎听了,本想追问孟怜,既然如此为何又要背着女儿和自己做这些事。但
他还是问不出口。

  孟怜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笑道:「你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就当是——
我这个当妈妈的帮女儿试探试探她未来的老公吧,毕竟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婿是
个『中看不中用』的人。」

  如此,袁黎也无话可说了。他便按照孟怜的指示,将全身上下的衣物一件一
件脱下,放在一边。孟怜的目光在他身上扫来扫去,让他手足无措。当孟怜叫他
跪下时,袁黎竟也没有什么犹豫,便照做了。

  他双腿并拢,跪在孟怜面前,不敢抬头。孟怜忽然伸出那只莹润玉足,挑起
袁黎的下巴,使他不得不与自己四目相对,接着那只美足向下滑动,掠过袁黎的
锁骨、蹭过他的胸口、腹部,光滑温热的触感让袁黎身体不停颤抖。眼看那只美
足距离袁黎高翘的粗长阳具越来越近,袁黎的心跳得越来越快,自己渴求许久的
触感就要再次到来。然而孟怜却忽然收腿,使足尖巧妙从袁黎的肉茎边擦过。

  袁黎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孟怜却只是笑而不语。

  袁黎这时只觉得每分每秒都是煎熬,恨不得抓过老师的美足、用自己的阳具
狠狠蹂躏。他连连点头,期待孟怜赶紧开始。

  「嗯?你怎么不说话了?是需要老师帮你做点什么吗?」

  「是……」

  「是什么呢?你不说出来,老师怎么帮你呢?」

  袁黎知道,此时自己已是板上鱼肉,在孟怜面前只有被调教玩弄的份。不过
被这样一位美丽成熟、淫荡又不失优雅的女人戏弄,袁黎只觉得更加兴奋。

  「请老师,用脚……踩我的……」

  「嗯,要老师踩你?是踩哪里呢?这里?」她的右脚拇趾轻轻点在袁黎的大
腿上。

  「不是……」

  「那么,是脸吗?」孟怜的脚贴上了袁黎的脸。袁黎感到她的足底温暖而柔
软,被脚踩着脸竟一点也不觉得难受,但那真正需要被踩的地方却难受得更厉害
了。

  「不是脸……」

  「哦,我知道了,那肯定是这里了。小坏蛋——」

  孟怜的玉足终于贴向了袁黎的肉茎上。那一瞬间,袁黎觉得魂都快飞了,浑
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像得到了解脱,竟有种刑满释放的快意。

  孟怜的脚在袁黎的肉棒上来回摩擦,并不时稍加力气踩下去,让肉棒倒下去
又跳起来、倒下去又跳起来。

  「话说回来,你这里还真大啊,比师傅的足底还长一截。怪不得女儿说她平
时都不敢抱你。」孟怜赞叹道。

  如是几个回合后,孟怜的脚微微调整位置,轻踩在袁黎的龟头上,拇趾在马
眼处轻轻一点,捻起一条晶莹丝线,随后向下滑动,用趾缝刮蹭起下面的棱沟。

  袁黎被孟怜的足技撩拨得大口喘息,忽然下体涌过一股暖流。袁黎的持久力
并不差,此时才刚开始不久,他并无太强烈的射精冲动,而随着那股暖流注入到
身体中,他感觉自己阴囊中的精液仿佛随时要被这股暖流引出、喷出。他虽不知
道原因,但本能却让他绷紧了浑身神经、尽可能守住精关。

  「无论如何,这么快就射出来的话,一定会被老师看不起的。」

  孟怜看着他的模样,笑道:「忘了和你说了,我现在正把灵气从你那个地方
灌进去。接下来我会从1 数到30,期间你必须要能坚持住不射出来,否则从今以
后,必须当作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能接受吗?」

  「什么?」

  「我开始数了,1 ……」

  孟怜根本不给袁黎开口的机会,便自顾自地数起来。

  「没关系的,我能坚持住——不过是三十下,我能坚持住。」

  他咬紧牙关、双手握紧,拼命抑制那股暖流。

  「2 ……3 ……」孟怜慵懒的声音在他耳边一声声响起。痛苦与快乐交织在
袁黎的下体阳具处,他几乎就要放弃抵抗,将精液全部射在孟怜这只漂亮的坏脚
丫上。但他还是决定继续忍耐下去。

  「9 ……10……」

  「已经过了三分之一了,坚持住……」

  「21……22……」

  「妈,你还没弄好吗?」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呼声,吓得袁黎差点精关失控。
他好像直到这一刻才想起,孙曼柔还在家中,而且就在门外!自己到底是怀着怎
样的心理,才会这样旁若无人的跟未来的岳母做这种羞耻背德的事?

  「对了,我刚才有没有锁房门?」

  袁黎知道,此刻只要孙曼柔稍稍有心推开房门,就会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男友
正跪在自己的母亲面前,接受着母亲的足交。

  「妈没事,只是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单独教给小黎,」孟怜说着,脚上的
动作却完全没有暂停的意思,「你好好准备晚饭就行了,今晚也要让你未来的老
公试试你的厨艺,对吧?」

  「哎呀,这……」孙曼柔没再说下去,门外传来一阵越来越远的脚步声,显
然是她羞得跑开了。

  「好了,」孟怜低头对袁黎说,「现在暂时不会被打扰了。对了,刚才小柔
说话的时候,你好像更兴奋了——该不会是喜欢这种偷情的感觉吧?」

  「没……才没有。」

  袁黎嘴上这么说,心中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刚才那一瞬间,他的身体的
确感受到某种强烈的背德快感。而令他自己都惊奇的事,这种快感并没有导致自
己精关失控,反而让聚集在阴茎处的那股暖流分解开来,使此前那巨大的压力一
下子缓解不少。他甚至感觉到自己好像能逐渐控制住那股暖流,让其中一部分朝
着相反的方向流动,反过来稍稍抑制住强烈的射精冲动。

  孟怜端详了一会他的脸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算了,其实你们男
人都差不多这个样子,偷吃的时候都觉得饭更香。不过,不瞒你说——老师现在
也有点兴奋了……」

  孟怜说着,收回玉足,站起身来,拉开腰带,浅红色长裙缓缓落地。一双修
长而略为丰腴的腿站现在袁黎眼前。在孟怜两腿之间,是一条白色真丝包臀内裤。
她转过身,圆乎乎的肉臀对着袁黎的脸,看得他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

  孟怜弯下腰,双手捻起内裤边缘、慢慢下拉、褪至膝盖以下。待她转回身时
重新坐下,呈现在袁黎眼前的便是两片沾满露水的花瓣。肥厚的阴唇之间,一条
缝隙中不断涌出淫液。

  「对了,刚才老师数到几了?」

  袁黎一脸失魂落魄的模样,哪里还记得,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孟怜的私处看。

  「你也不记得了吗?嗯,那算了,今天的特训就先暂停吧。老师同意你射出
来。」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两腿稍稍分开,两只脚从左右两边包夹住袁黎的肉棒,
上下撸动起来。袁黎如蒙大赦一般,浑身放松下来,享受孟怜的双重足交。正待
他要松开精关、舒舒服服射上一阵时,但却发现自己竟射不出来,射精的冲动被
堵在中途——就像三天前一样。

  袁黎感觉到下体那股暖流此时朝着相反的方向流动了,原先逼迫他射精的力
量此刻反过来抑制住了他,这从天堂一下掉进地狱的感觉让他近乎发疯。他哀求
孟怜让他射出来,后者只是回以沉默的微笑,同时用纤指拨开阴唇,在他眼前轻
柔地抚慰自己。这淫戏演出更加刺激了袁黎的快感,而被灵气堵住的射精通道则
又让这种快感变成更强烈的痛苦。

  忽然一阵「丁零零」的声音响起,袁黎一惊,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在响。他
的手机铃声调得很大,刺耳的提示音在房间里震响。

  「丁零零——丁零零零零——」

  「怎么,你不打算接吗?」孟怜问道,「这么大的声音,要是小柔听见房间
里一直有电话铃响,可是会起疑的。」

  袁黎无奈,只好去抓手机。手机被他放在裤子口袋里,而裤子被他脱掉并放
在他一臂以外的距离。他使劲伸长手,还是差一点碰到。孟怜的双脚始终压在他
的肉棒上,让他难以动弹。诚然,袁黎可以直接拿开孟怜的双脚,让自己解放。
可是他发现自己竟十分不舍,宁可忍受着痛苦,也要继续把私处埋在这双美玉珍
珠一样的双足之间。

  「就差一点了……就差一点……」铃声又响了两声,他拼尽全力,终于够到
了。袁黎拿起手机,发现打来的是吕欣瑶。

  此时最保险的做法当然是挂掉电话。可是袁黎清楚,以这个姑娘的性格,假
如自己不接电话,她会一直不间断地打来,直至打通或者报警。出于综合考虑,
他还是接通了。

  「喂……」袁黎声音有些颤抖。

  「你今晚还打算回来吗?一会就要下暴雨了,可能一晚上都不停——你现在
在干嘛?」

  「我……没什么……就是……」袁黎回复的时候,孟怜的双脚加大了力道,
并将更强的一股灵气注入袁黎的阳具之中。

  「我没事——真的……」他喘气越来越厉害。

  「你怎么这么大喘气?啊?你之前说你去那个女人家了,那你该不会是在…
…噫——」

  「啊?没有,不是的,我只是……」

  「够了,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你既然在做这种事就不要接我的电话啊,真
恶心——你今晚就别回来了,留在那边好好享受吧。我挂了!」

  电话里头传来空荡荡的回音。

  「电话那头是谁啊?」孟怜问道,「该不会是你另一个女朋友吧?小帅哥?」

  「不是——是我妹妹。」

  「哦,是吗?怎么她这么生气,语气还酸溜溜的?」

  袁黎还想解释什么,可孟怜双脚又用力一夹,又一股逆流灵气灌入他的阳具,
一下把他要说的话堵回去。他一下子又陷入了那种不上不下的痛苦中,可孟怜显
然没有放他一马的意思,仍是饶有兴趣地折磨他,与此同时手指还在不停抚慰自
己的屄口。

  「怎么了?刚才看你的样子好像已经忍不住了,怎么现在还没有结束呢?」

  「老师——把灵气收回去吧——我快受不了了。」

  「不行,」孟怜摇摇头,「这就是今天对你的考验。老师今天剩下的灵气本
就不多,刚才输给你的可以说是微不足道。假如你连这点灵气都控制不了,老师
也没法带你进入下一步了——当然,如果你真要放弃的话,老师也不强迫你。」

  「那……我会再试试的……」

  「很好,那我们现在先吃晚饭吧。算下时间,小柔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
她做菜的手艺可是不错的。」孟怜不顾袁黎满脸惊愕,便将双腿收回,又将裙子
穿上,理了理衣服,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站起身走到门口。

  袁黎已经明白,孟怜是无论如何也要折磨自己了,也只得憋着下体的痛苦,
勉强将衣服穿上。可是下体已经胀得太厉害,裤子根本穿不上。

  正在他着急之时,忽然门被打开了,袁黎慌忙转过头去看,见孙曼柔就站在
门口。

  「完了,全都完了……」

  「妈,你和他谈完了吗?快吃饭吧。」

  「嗯,刚谈完,我们正要去呢。」

  母女二人的对话平静得异常。孙曼柔甚至只是略扫了一眼袁黎,面对自己男
朋友光着下体和母亲共处一屋的情景,竟没有表现出丝毫异状。直到孙曼柔转身
离开,袁黎还以为自己在梦里。

  「我……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也太小看老师了,」孟怜笑道,「刚才老师略施了一点小伎俩—
—也算是幻术吧,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内,小柔眼中的你就和平常一样,没有任
何奇怪的地方。即使你现在一丝不挂坐在她身边,她也不会察觉到。不过嘛,要
是她碰到你的话,那就是另一码事了——不管怎样,你下面长了那么大的一只怪
物,现在也没法把裤子穿好了,暂且就这样去吃饭吧,一会你自己小心一些就是
了。

  当坐到饭桌边的时候,袁黎甚至没有注意到上面摆了些什么菜。孟怜、孙曼
柔坐在自己对面,而自己此时正光着下半身,那根胀到极点的肉棒还被灵气填得
满满当当、蓄势待发。

  孙曼柔给他夹了块肉,叫他尝尝,并说说感觉如何。袁黎此时哪还有心思吃
饭,但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了,刚要动筷子,却感觉下体一麻。他不用想也知道,
孟怜一定在偷偷伸脚逗弄他的阳具了。他感觉到对方的拇趾在龟头上上下拨动。
袁黎原本就已经被玩弄得近乎脱力,这下子遭受到第二波攻击,一时之间实在顶
不住这样的足技,手上筷子没能拿稳、啪嗒摔在地上。

  「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孟怜若无其事地吃了口菜,意味深长地瞟了
他一眼。

  「你真是——」孙曼柔叹了口气,说着就要弯下腰帮忙捡。袁黎心里连称不
妙——要是她哪怕再稍稍低头看一眼,就一定能发现母亲的脚压在自己男友的裆
部,即便有幻术作用看不出袁黎没有穿裤子,但她也能明白孟怜这种行为意味着
什么。

  「不用!」袁黎赶忙叫道,并迅速弯腰,钻到桌下。孟怜的脚也顺势收了回
去。袁黎把筷子拾起来,正要抬头起来,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孟怜的那
条内裤正挂在她的左脚足踝上,一荡一荡。其中挑逗之意不言自明。

  「还没找到吗?」孙曼柔在上面问道。

  「快捡起来吧,」孟怜说,「别在下面呆太久了。」

  袁黎慌忙抓起筷子,同时另一只手一把扯下那条内裤,攥在手里,回到座位
上。

  「给我,」孙曼柔站起来向他伸手,「我帮你换一双。」

  袁黎战战兢兢地递过去。等孙曼柔转过身,他才偷偷打量起那条内裤——质
地柔软、又轻又薄、表面干净,裆部却已浸了一片水渍。本能的欲望早已告诉他
接下来应该怎样做,而孟怜那意味深长的笑意更是充满暗示。但他仍是有些犹豫。
当孙曼柔拿回筷子时,他赶忙将内裤又捏在手里,心不在焉地夹了道菜。

  「可别再像刚才那样了,」孟怜笑道,「给了你,就要好好用。」

  「嗯……我知道。」袁黎含含糊糊地回答道。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孙曼柔察觉到了袁黎有些不对劲。

  「没有,我没事——」话说到半截,袁黎忽然大腿发麻。他偷偷低头一瞟,
见孟怜的脚已经伸了过来,在他的腿上蹭来蹭去。光滑的脚背贴紧他的大腿外侧
慢慢滑动、接着一路向下,经过膝盖、小腿,接着再次向上,沿着腿内侧滑上去,
接近裆部。

  当阳具再度和孟怜的脚接触时,袁黎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他偷偷冲着孟怜打
了一个眼色,但对方在接触后的一瞬间流露出不满的神情,又将脚收了回去。紧
接着,袁黎惊觉又一股灵气灌了进来,而在孟怜的双足刺激下,射精的冲动越发
强烈,可越发射不出来,筷子险些又一次掉下去。

  「你到底怎么了?」孙曼柔又问道。

  「我……我……」袁黎只求此时孟怜能稍稍怜悯一下自己,至少别真的让自
己在女友面前出丑。

  「他没事的,」孟怜接过话茬,「只是因为我们之前在卧室里谈的事,到现
在还很兴奋呢。」

  「啊?到底什么事啊?」

  看着孙曼柔那好奇的模样,袁黎倒吸了一口凉气。

  孟怜听了,并不回应,只是轻轻摸了摸孙曼柔的脑袋,又转头对袁黎说道:
「阿姨刚才,可是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了,你可得好好珍惜啊,要不然的话,
阿姨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明白了吗?」

  「明白——」

  「哦?真的明白了吗?」

  孟怜直勾勾地盯着他。孙曼柔听着两人的对话,若有所思,忽然脸一红,恍
然大悟似的,叫道:「难道妈妈你答应……」

  「嘘!」孟怜打断了女儿的问话,「妈在问他呢。」

  袁黎听到这里,心里总算不再犹豫,立马将那条内裤套在自己胀成紫红色的
龟头上。内裤的丝滑触感一下让他欲罢不能,恨不得再也不要拿下来。而那微微
的潮湿感更是让人浮想联翩。而内裤又有些冰凉,不知到底是什么材质做的,在
包裹着阳具的一刻,袁黎顿时觉得并没有那么痛苦了。与此同时,堵塞着的灵气
开始在身体中运转、流通,身体各处都像是涌现了莫名的力量。

  「怎么,现在是真的明白了吧?」孟怜又追问道。

  「对,非常明白!」袁黎果断地回答。

  孟怜听了,满意地点点头,端起碗来若无其事地吃饭,下身双腿又一次偷偷
抬起、伸长,两脚再度夹住袁黎的肉棒,隔着内裤揉搓着。冰凉的内裤与温热的
足底带来冰火两重天的刺激。

  冷热交织的足穴带着丝绸般的触感在袁黎的肉棒与龟头处套弄了几十个来回,
早已按捺不住的袁黎丝毫不打算再收敛自己,也不管女友此刻就在饭桌对面、随
时可能会发现自己,便把浑身放松下来,精关大张,痛痛快快对着孟怜的内裤射
了一股浓精。

  「小黎,阿姨的技术还算不错吧。」

  「啊?什么……技术?」

  「小柔的厨艺从小都是我教的,还算是不错吧。」她补充道。

  「嗯……很好,我……很喜欢。」

  孙曼柔听了,也羞红了脸。

  袁黎舒了一口气,挤压许久的痛苦终于得以缓解。但他却不敢把那湿乎乎的
内裤拿下来,否则精液若是不小心溢出来,可就麻烦了。

  终于,忍耐了一段煎熬的时光后,晚饭终于吃完了,天气也正像吕欣瑶之前
说的那样一下变了,一场暴雨毫无征兆地泼下来。

  兴高采烈的孙曼柔又主动承担了洗碗的任务。

  眼见女儿进了厨房,孟怜缓缓起身,蹲下去凑到那盖着内裤的肉棒边,将其
揭开,也不等袁黎来得及反应,便低下头去,含住仍然饱胀的龟头,猛吸上面残
留的精斑。袁黎差点叫出声来。他盯着厨房里女友的背影,只能任由孟怜继续如
此「折磨」自己。

  「够了,她会发现的。」袁黎小声说道。

  「嗯?什么?」

  孟怜将肉棒吐出,若无其事地将那沾满精液的内裤套向自己的双腿、向上一
拉,便藏在了长裙之下,又接着提高声音,说道:「雨下得太大,想留下来住一
晚吗?但是我们家只有一间卧室啊,女儿平时都和我睡在一起的。」

  孙曼柔听了,猛地回了一下头,却又立马回了过去。

  「我没有……」

  「先别说话,」孟怜遮住他的嘴,小声道,「老师还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

  「其实小柔她出生之后没多久,就被怨魂纠缠过,此后身体一直很弱。我必
须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给她输送一次灵气,防止邪体侵入——当然,她自己一直都
不知道。今天正好轮到这个日子了。」

  「所以老师才叫我今天过来。」

  「不错!」

  「那我要怎么——」袁黎还没问出口,脑子里却灵光一闪,似乎猜到了答案。
结合至今为止所知道和所经历过的,他也确信这个答案一定是无误的。但一方面,
他不敢相信即将真的要做这种可怕的事,但另一方面又为此兴奋不已。

  他静下来,浑身绷紧,等待着孟怜的答复。

  「之前为了指导你,老师已经耗费了不少灵气了——想必经过刚才的教导,
你应该也稍稍有了一点运转灵气的能力了。接下来要做的……也算是一举两得吧。」

  「那我到底要做什么?」

  「你应该记得,老师获取灵力是靠什么方法的,对吧?」

  「……嗯。」他木讷地点点头。

  「那么很好,」孟怜笑道,「今晚,老师会和你在小柔身边做爱——真正的
做一次。补充灵力的同时,老师也会帮你和神树建立连接,从此之后你也可以积
累灵力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让你正式成为一个男人。」

  袁黎惊讶得目瞪口呆。但与此同时,他察觉到了一件更可怕的事。

  他发现自己的阳具又硬了,且比往常任何一次都要硬得厉害。他发自内心地
感受到,自己从这一刻开始,或许将会逐渐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了。

  「好好休息吧,今晚可千万别让老师失望了。」孟怜说完,便去厨房帮女儿
的忙了。

  窗外的暴雨越发下得猛了。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qwer___12 于 2021-3-14 02:41(GMT+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贡献 +3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1-3-14 02:41
  • qwer___12 威望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1-3-14 02:41
  • qwer___12 原创 +3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1-3-14 02:41
125

TOP

这一章的开胃菜已经完了,下章大肉,不过更想知道的是一个大致的世界背景,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xrain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21-3-14 22:54

TOP

不知道岳母在这个世界的力量等级上处于什么位置,从岳母之前的表现来看,好想只能算中下水平。以后会有更强的前辈出现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xrain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21-3-14 22:54

TOP

这段时间全站最期待的文章就是楼主的这个系列了,每次更新都是欣喜若狂的心情。慢工出细活,只希望楼主过好自己的生活的同时不要烂尾,(。ò ∀ 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xrain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21-3-14 22:55

TOP

射爆啊,先是常规的撸管舔吊服务,接着是脱光了在女友对面,还有妖精在桌子下面的小脚丫不停的作乱,最刺激的是被锁头射不出来,就一直停留在爆发前的酥麻上,一直是吊在半空不见进来,最后还是妖物会玩,用了她的淫水内裤舒爽的弄出来了,
接下来猪脚不一定能降伏妖怪,也不对他抱太大的期待了,就算被强奸了也要记得享受就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xrain 金币 +7 认真回复,奖励! 2021-3-14 22:55

TOP

终于又更新了,说实话,带入进去感觉有点憋屈,主角想射但是射不了的感觉真的感觉有点憋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xrain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21-3-14 22:55

TOP

作者文笔很优秀啊,肉戏和女性描写的优秀的同时也让我对这个世界观和未来的除灵剧情也很期待了,几个女角色目前岳母刻画的最出彩(毕竟目前戏份最多嘛)
这种背着女儿偷偷和岳母做爱偷情的剧情描写的太精彩了,希望岳母能升级成第一女主,这种戏份未来也越多越好,甚至如果有主角对岳母的爱逐渐超过了女儿,但在岳母的要求下还是和女儿在一起,于是未来两人用法术在女儿面前做爱/秀恩爱变成日常情趣这种剧情展开,比起母女共侍一夫的展开我觉得更刺激有趣~下一章在女儿旁边做爱的剧情也很期待,作者大大在这里断章太能吊胃口了,主角目前感觉就只是岳母的补灵器,还是希望未来主角也能成为驱灵大师然后主动出击

[ 本帖最后由 ssx960108 于 2021-3-15 00:13(GMT+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14 认真回复,奖励! 2021-3-15 00:19

TOP

版主留言
axrain(2021-3-15 16:02)提示: 狼友你好,你的回复无意义,有灌水嫌疑,鉴于1级号,本次不处罚,望注意
下一章要有大肉了吗,万分期待

TOP

引用:
原帖由 ssx960108 于 2021-3-14 23:35 发表
作者文笔很优秀啊,肉戏和女性描写的优秀的同时也让我对这个世界观和未来的除灵剧情也很期待了,几个女角色目前岳母刻画的最出彩(毕竟目前戏份最多嘛)
这种背着女儿偷偷和岳母做爱偷情的剧情描写的太精彩了,希望岳母能升级 ...
你说的这个剧情还真就是我原本安排的,我一开始要写的差不多就是这种岳母的轻松日常,主要是舍不得我另一个坑的设定才加的玄幻内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xrain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21-3-16 00:03

TOP

加入玄幻因素我觉得很棒,如果是普通的世界观,主角和岳母也是普通人的话,虽然相信以作者大大的文笔希望也能写的很精彩,但这样就和一般的岳母文相比没什么突出点了,不过大部分岳母文里岳母一般都是被迫接受、然后沉沦接受的一方,很少有岳母是攻方主动出击的。
说回正题,如果是普通岳母文的话,主角和岳母再怎么偷情,肯定在家里还是要顾忌女儿的存在的,但加入玄幻因素的话,这能写的新意剧情和能玩的情趣play就可以脑洞大开多起来了
我的脑洞是这样的:母亲和女婿是真爱,但母亲出于抢走女儿男友的愧疚还是要求主角和女儿表面上在一起,但依然对主角有很强的占有欲,日常对女儿施展各种迷惑/障眼法/控制类法术啥的(工具人女儿太惨了,坑女儿的妈233),当然玩归玩,肯定也不会真的让女儿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或者送女,比如像这章剧情的加强版,主角和岳母在女儿的房间做爱时让女儿去做家务杂事啥的,这种事情一旦开了头,那么有一就有二,主角和岳母在这种刺激之下想必未来也会玩的尺度越来越大,然后母爱也逐渐变质2333,相信作者大大的脑洞肯定比我的更有趣
我个人还是很支持这种有玄幻因素的岳母偷情日常戏份能越多越好的,毕竟看了这么多年色文,母女盖饭也看的不少了,最后无非就是主角和岳母偷情被发现,然后母女从争论到和解啥的,最后无非就是双飞而已。要双飞的话以未来主角的水平,随便找两个女人就行,而作者大大写这种偷情戏写的这么精彩,外加还能加入法术控制催眠这种玄幻因素,我支持作者大大不写母女盖饭,而是继续保持和岳母这种两人偷情,同时还是驱灵师师徒兼真正的恋人关系,女儿一无所知,但在岳母的建议要求下主角明面上还是和女儿在一起,表面上也爱着女儿,但对女儿的爱比不上对岳母的爱更深,当然和女儿如果要写肉戏的话也是可以的,但女儿的肉体对主角来说肯定没有岳母那么有吸引力了

[ 本帖最后由 ssx960108 于 2021-3-15 12:39(GMT+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xrain 贡献 +1 认真回复,奖励! 2021-3-16 00:03
  • axrain 金币 +37 认真回复,奖励! 2021-3-16 00:03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22 2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