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其他作者] 【善良的美艳教师妻】(129——134)

31

【善良的美艳教师妻】(129——134)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磕磕绊绊
首发:首发
时间:2020.1.2
字数:12773

              第一百二十九章

  「让开,让开!快让开!」

  轰鸣的救护车鸣笛声在医院门前戛然而止,打开的后车门里,身穿白大褂的
医生和衣服被鲜血染红的刘默一起从车上跳了下来,同时拉下来的还有躺在救护
架上的曲鑫。

  经过医生的简单包扎,曲鑫割开的大动脉已经暂时性的止血,但是那满脸的
苍白和逐渐细微到极致的呼吸,却是宣告着此刻患者生死命悬一线。

  打死刘默也没有想到,在自己踹开门的时候,看到的会是那么一副场面。

  自己的老妈,披头散发的躺在床上,那搭在床沿边的胳膊,血流如注,一滴
滴的往下滴落着鲜红的血液。

  看到这一幕,刘默着实被吓坏了,他快速的冲上了前去,伸手握住了曲鑫割
开的大动脉,一边推搡着她不让她睡着,一边拨打120 急救电话。

  终于,鸣笛的救护车快速驶来了小区,将自己割脉自杀的母亲送上了车。

  在听到救护车车笛的一瞬间,刘默就公主抱的将自己的老妈抱在怀里,然后
飞也一般的冲出了家门,哪怕过程中自己的衣服被鲜血染红了刘默也没有在意,
而是手忙脚乱的和医生一同将自己的老妈抬上了救护车,最终在医生的简单包装
下来到了医院。

  「让开!让开!」

  和医生一起将自己的母亲抬下车之后,刘默就一边扶着救护架,一边疯狂地
往医院冲,割破了大动脉的曲鑫已经流血过多,危在旦夕,不论是刘默还是医生,
都十分的着急。

  不过好在,众人有惊无险的来到了抢救室里,随着抢救室的灯光亮起,医生
们开始了最佳抢救时间的治疗,而刘默则是坐在了急救室外面走廊的椅子上,低
着头,弯着腰,默默祈祷着。

  泪水,开始顺着刘默的脸颊滴落了下来,一滴一滴,全部滴在了医院走廊的
地板上。

  无尽的懊恼和后悔,开始如潮水一般朝着他涌来,在眼眶打转的泪水最终顺
着眼眶流下,点点滴滴全都落在了医院走廊的地板上。

  刘默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要伤害对自己如亲人一般的曲鑫,
甚至还逼得自己的老妈自尽。

  他的双手狠狠地握着自己的裤子,将下身的牛仔裤都握的皱成了一团。

  而急救室的灯光,在亮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熄灭,身穿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
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我妈妈没事吧?」

  看到医生出来,刘默眼睛猛地一亮,瞬间凑了过去。

  「患者已经渡过了危险期,幸亏抢救及时,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医生摘下口罩,语重心长的感慨着。

  「那我妈呢?」

  刘默着急的询问,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曲鑫的身上。

  「一会儿就出来了,你稍微等等!」

  说完这句话,医生从旁边的护士手里拿过了报表,转身离开了。

  而就在刘默伸着脖子着急等待的当口,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
上面的来电显示赫然显示的是自己老爸的名字。

  咯噔一下,刘默的心顿时便慌了,手忙脚乱的差点儿拿不住手机。

  他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一时之间大脑咯噔一下一片空白,毛孔收缩,冷汗
直流,看着面前的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那持续不停的电话铃声,则是如同催命的符咒一样,不停地在刘默的耳边
响彻。

  本就做了亏心事的刘默,这一刻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知道该怎么
面对自己的老爸了。

  电话铃声持续响了半分钟方才挂断,随着电话的挂断,刘默狠狠地松了一口
气。

  好似身上背负的枷锁,这一刻卸下来了一样。刘默心里竟然产生了侥幸的感
觉。但就在这个感觉升腾起的一瞬间,那催命的电话铃声又再次响了起来,还是
自己老爸的电话。

  心知躲不过的刘默,只好接起了电话。

  「喂……」

  心里有鬼的他,连说话声音都微弱了许多。

  「刘默,你妈呢?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第一时间传过来的就是自己老爸焦急的声音。

  「我听同事说你妈割腕了?怎么回事?我今天晚上就赶回去了!」

  「我……」

  自己老爸噼里啪啦连珠炮一般的问话,让本就心烦意乱的刘默更加的慌张了,
大脑一片空白的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为自己分辨道:「我也不知道……」

  这句话说出口,刘默心里瞬间就有些后悔,但除了这句话,似乎真的没有其
他能说的了。

  总不能告诉他,是因为自己下迷药迷奸自己的母亲,所以她才会割腕自杀?

  一想到这里,刘默更加的心烦,而电话里的老爸,则是紧跟着开口道:「对
了,你老妈从急救室出来了吗?」

  「没呢!」

  刘默回头看了看急救室,心不在焉的应付。

  「那好,你先照顾好你妈,等我回去再说!」

  说了这么一句,刘默老爸匆匆挂断了电话,而电话另一边的刘默,则是默默
地将自己的手机收了起来。

  收起手机的他低着头,心里百感交集。而身后的急救室大门,终于是慢慢地
打开了。

  打开的大门里,躺在病床上的曲鑫,被缓缓地推了出来……

              第一百三十章

  看着自己的老妈从急救室里被推出来,刘默下意识的满脸紧张的朝着曲鑫跑
了过去。

  但跑了没两步,他就渐渐僵持在了原地。

  原因无他,现在的他,已经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颜面去面对自
己的老妈,或者说,他有什么资格去面对呢?

  看着渐渐被医生推过来的曲鑫,刘默眼神逐渐飘忽,似是不敢看曲鑫的脸。

  当曲鑫的床架从自己身前穿过去的时候,故意将视线挪移到另外一边的刘默,
还是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目光似有意似无意的落到了曲鑫的脸上。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自己的母亲此刻正躺在病床上面,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
色如同一块墙皮,没有丝毫鲜明的颜色,就连那本应该红润饱满的嘴唇,也变得
单薄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样子就像是化了妆的女鬼,让人害怕!

  刘默颤抖的视线挪移到曲鑫脸上的下一秒,就触电似的离开了。

  随着曲鑫的病床被推走,刘默也快速的跟在了自己老妈的身后,随着病床被
推入病房,医生和护士们安顿了刘默几句之后就纷纷离开了。

  顿时,诺大的病房只剩下了刘默和曲鑫两个人。

  也幸好他们所在的这家医院是自己老爸任职的医院,所以医生护士们对刘默
和曲鑫也是格外的照顾,哪怕到了现在也没有人来催款,相反还安排了病房给曲
鑫。

  大难不死的曲鑫,此刻虚弱的好似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躺在病床上的她,一张脸惨白的如同白纸,如若不是那长长的眼睫毛还在兀
自的跳动,说不定真的会以为是遭遇了什么意外了呢。

  看着自己老妈那轻轻颤动的眼睫毛,刘默心里明白,闭着眼睛的曲鑫不知道
该怎么面对自己,就像是自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一样。

  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任何母子,相信都会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对方吧?

  况且……因为那件事情,自己的母亲还自杀了。

  每每想到这里,刘默就感觉自己似乎欠着自己母亲一条命,一条本应该是自
己自杀的命。

  想到这里,刘默猛地抬起头来,那明亮闪烁着光泽的眼珠子,好似变得更加
的坚定了一样,又如同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刘默缓缓走到了自己母亲的病床前。

  「噗通」一下子,刘默在曲鑫的病床前重重的跪下了。

  那膝盖砸地的声音,不单单疼在刘默的身体上,更让曲鑫面部表情也下意识
的颤了一颤。

  「妈……对不起!」

  刘默咬着牙,仿佛耗尽了全身力气一般说出了这三个字。

  但是……说这三个字容易,可单凭这三个字能够取得曲鑫的原谅,简直是难
上加难!

  当他这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病床上的曲鑫眼皮动了动,最终还是睁开了眼
睛。

  睁开眼睛的同时,她慢慢地冲着刘默转过了脑袋,那一双眼睛,再也不似往
日一般柔和善良,反而如千年不化的寒冰,更似空洞无物的洞窟,没有一丝感情,
没有一丝波动,只是紧盯着刘默不放。

  在这古井无波的眼神当中,刘默似乎觉察到了那隐藏在暗处的伤心、失望和
空灵,他反而把脑袋埋得更低,自知理亏的不敢直视曲鑫的眼睛。

  目光在自己儿子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之后,曲鑫吃力的抬起了手,慢慢地照
着刘默伸了过去。

  看着那半空中无力且颤抖的手掌,刘默不由得将头又往低埋了埋。

  而曲鑫的那只手,慢慢伸过去的同时,在来到刘默脸颊的下一秒间,啪的一
声,一个清晰地巴掌声在病房里响彻。

  本就失血过多浑身无力的曲鑫,这一掌似乎更是将她全身上下的力气都用尽
了。

  扇了一巴掌之后,曲鑫虚脱的躺在病床上,那眼睛,又再次的闭上了。

  而跪在地上的刘默,像是当初在门口跪了一夜一样,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如果此刻有人在病房,断然会为这诡异的一幕感到疑惑,母亲躺在病床上,
儿子跪在病床旁,这是干嘛?恭送母亲离开尽孝心啊?

  不过此时此刻的曲鑫,对于跪在旁边的刘默还是没有任何的感觉,那闭着的
眼睛一直都没有再睁开过。而医院里的护士和医生,似乎也是知道此时此刻的曲
鑫需要休息,所以并没有进来打扰,因此直到中午,刘墨一直跪在曲鑫的病床前
面,不曾动弹一下。

  虽然他也想说点什么,向自己的母亲道歉,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
如何说出口去。

  因此一整个上午,刘默和曲鑫都是相对无言的,曲鑫躺在病床上,刘默跪在
病床旁,气氛亦如昨晚,沉闷非常。

  在这阵无声的沉闷当中,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转眼到了中午,跪在病床前面
的刘默,突然听到了一阵肚子叫唤的声音。

  刘默抬头看去,只见面前躺在病床上的老妈脸色微微一红,随即转过了身去,
不再给自己侧颜,而是给了自己一个后背。

  「妈……我去给你买饭吧!」

  刘默识相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说了这么一句,便转身出了病房。

  而随着刘默关门声的响起,闭着眼睛侧躺在床上的曲鑫,也是随即缓缓睁开
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她,眼中的神色已经不如刚才那般冷漠无情,相反,那不停转动
的眼珠子中,有了那么一抹的柔情和挣扎,甚至当中还包含着痛苦和犹豫,显然,
刘默的事情,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精力保安赵民强奸、丈夫背叛出
轨、孩子下药迷奸等等事情的曲鑫心里的那道防线终于是被压垮,在得知刘默所
做事情的那一刻间,曲鑫只感觉整个世界都一片昏暗,看不到任何光明。

  所以,她才会在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上,用刀割开了自己的大动脉。

  原本一心寻死的她,万万没有想到,死这个动作,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奢侈。

  本想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世界,但最终还是被救!

  面对刘默,面对这个毫无任何血缘关系的儿子,自己究竟该怎么样了?

  一时之间,曲鑫也陷入了迷茫,死过一次的人,基本上不会再寻死第二次。
起初这句话曲鑫是在电视上看一个医生说出来的,当时心里还有些不相信,都死
过一次的人了,还会在乎再死第二次?但是当轮到自己的时候,濒临死亡时候的
那种空虚无助感,让曲鑫深深地相信了这句话,死过一次的人,就不会再死了。

  至少……曲鑫不会!

              第一百三十一章

  随着刘默的离开,睁开眼睛的曲鑫换了一个姿势,重新正躺在了床上。

  盯着医院的天花板,闻着周围刺鼻的消毒水味,曲鑫脑海里如乱麻一般,往
日的种种,全都浮上了心头。

  尤其是自己刚刚把刘默带回来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刘默就好像是三岁的小孩
一般,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甚至还有些胆小和内心,见生人不敢说话。

  那个时候的他,就是曲鑫唯一的儿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虽然自己不是他
的亲生母亲,但联想到他的遭遇和两家生前的关系,曲鑫还是收留了刘默,将他
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培养,哪怕他心智不全,哪怕他是个傻子,曲鑫都没
有嫌弃。

  其中最让曲鑫动容的,就是在自己遭遇保安赵民强奸的时候,是这个心智还
不成熟的傻儿子主动跳了出来不顾生命危险保护自己,哪怕他面对的是一个身强
力壮的成年人,依旧没有丝毫的害怕。

  曲鑫直到现在脑海里还深刻地烙印着刘默救自己被一把推到卫生间墙上的画
面。尤其是在得知了自己老公出轨之后,独自一个人失魂落魄的从国外回来的时
候,除了刘默,自己身边再没有任何一个亲人,也唯有刘默,能够真正的把自己
当成亲人。

  曲鑫相信他,也爱着他,但这份爱,这份相信,到头来全部变成了放纵和可
恶。

  打死曲鑫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刘默会对自己做出那种事情,打死曲鑫也
没有料到,自己引以为傲的最后一处港湾,其实也是千刀万剐包裹在美丽外衣之
下的刑场。

  一个孩子,对自己的妈妈做了那样的事情,曲鑫不知道该怎么办?报警?毁
了孩子的前程?还是分开,把他从这个家里赶出去?

  一时之间,曲鑫也拿不定主意,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刘默,千刀万剐?还
是怎样?

  而另外一边,从曲鑫病房里出来的刘默一如刚才那般失魂落魄,他低着脑袋,
心事重重的在医院走廊里面走着,当走到拐角处的时候,正好到了这栋楼层护士
的值班台,还没走出去的他,远远就听到了坐在值班台前的两个护士小姐姐的对
话。

  「哎,你说这苏医生的老婆是怎么回事,年纪轻轻地,长得又那么漂亮,怎
么想得要自杀啊?听陈医生说,他去现场的时候,家里的床单都被血淋湿了,地
面也流了好大一滩!」

  「还能为什么?还不是上次那个保安强奸她的事情,肯定是想不开然后自杀
了!」

  「这事不知道苏医生知不知道?」

  「肯定不知道呗,知道早就回来了,哪还等得上现在啊!」

  「也对……也对!」

  听到两个年轻护士的小声议论,刘默只感觉更加的愧疚,不由得继续低着头,
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一半,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那两个坐在值班室的小护士见到刘默突然走过来,也是瞬间静声,彼此使着
眼色,谁也没有多话。

  而低着头的刘默,只当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缓缓走进了电梯里。

  他们只知道自己的母亲险些被强奸,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个做儿子的究竟
干了什么。

  其实,每次在完事之后刘默都十分的后悔,甚至不止一次自己打过自己,可
一到了晚上,那种感觉窜出来,刘默就自己也管不住自己了。

  自己老妈给自己口的画面,那粗长的阴茎进出蜜穴的画面,包括最后深喉射
精的画面,像是魔咒一样,每一幅画面都清晰地烙印在刘默的脑海深处,每到了
晚上自己放学回家的时候就会出来提醒自己——你该下药了!

  虽然刘默犹豫过,也挣扎过,但最终还是兽欲控制了理智,他也没有想到,
这件事情会是成为自己母亲自杀的主因。

  也幸亏救了回来,如若没有,那……

  刘默不敢想象后果,他摇着脑袋,快速将脑海里的这些想法摈弃,然后下楼
去了医院旁边的饭店,给曲鑫带了一些熟食回来。

  而彼时的曲鑫,还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兀自纠结着,昨天一天加今天一上午
没有吃饭的她,此时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唤了起来,虽然听到声音的刘默第一时
间去给自己买饭去了,但是在曲鑫的心里,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还是有着深深
地恨意和排斥。

  哪怕是养一条狗,时间长了也知道亲顺主人,自己对他那么好,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干出那样的事情,他才多大啊!

  每每想到自己被迷晕了之后他可以随意的为所欲为,曲鑫就感觉自己的身上
好脏,好脏好脏好脏,她恨不得现在就下床,找一个浴室,将身上的那些污垢擦
洗干净。但是就在她那种刻骨铭心的恨意翻腾上来的时候,跑的满头大汗的刘默
推开了房门,提着大包小包,像是一个送外卖的一般进了门。

  瘦小的身子,在推门的那一瞬间,竟然显得格外的高大,尤其是那散布在额
头上的密集汗水,与手上那塑料袋里冒出来的腾腾热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刘默推门进来的一瞬间,曲鑫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转到了刘默的身上,而
刘默同样也将视线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曲鑫,两个人眼神在半空中对视的刹那,
曲鑫便猛地将视线收了回去,挪到了一边。

  而刘默,在微微愣神的当口,眼中也闪过一丝浓浓的失望,当中也有难过和
羞愧。他低着头,缓缓地走到自己老妈床前,将打包回来的饭菜毕恭毕敬的放到
了床头。

  曲鑫撇了一眼,慢慢地从床上起身,拿起来饭桌上的筷子。

  而刘默,则是在曲鑫的床边弯腿,打算继续跪下去。

  「不用了,过来吃饭吧!」

  就在刘默弯腿的瞬间,没来由的,自曲鑫的嘴里,竟然蹦出来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脱口而出的瞬间,不论刘默还是曲鑫,两个人全都愣了……

              第一百三十二章

  曲鑫呆愣的看着面前的刘默,显然她也没有想到,从自己嘴里会蹦出这样的
字句。

  话音落下的刹那,对面的刘默也是微微一愣,他惊讶的抬头,眼神中毫不掩
饰的迸发着浓浓的欣喜和惊讶,显然在他看来,自己的母亲应该不会这么快原谅
自己,但是突如其来的,她却是开口让自己来吃饭。

  这种受宠若惊的表情,没有丝毫掩饰的出现在他的脸上。

  话说出口,曲鑫也没好意思收回,只是冷冷的将饭菜往刘默那边推了推,后
者立马凑了上来,从旁边搬来了一把椅子,坐在上面,和自己的母亲头对头,开
始吃饭。

  两个人的样子就像是平常在家里一样,只不过不同于以往的是,此刻的两人
吃饭归吃饭,彼此之间的气氛却有那么一丝的诡异和尴尬,是那种说不出来的诡
异和尴尬。

  这一顿饭,曲鑫吃的很慢,刘默吃的很轻,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刘默
在吃饭的时候,还会时不时地抬头悄悄地看一下曲鑫,而曲鑫,则是全程低着头,
对刘默的目光视而不见。

  也不知道她是真的看见了还是没有看见,只是自顾自的低着头吃着饭,那鬓
角垂下来的长发,时不时地还在空中晃荡,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白皙的面庞,此
刻反而更加有着一种阴柔美。

  吃过饭的两人,再次沉默着。

  曲鑫躺在床上,刘默则是低着脑袋,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气氛颇为沉闷。

  而就在此时,两人刚刚吃完饭收拾完的当口,曲鑫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

  看到是自己老公的电话,曲鑫脸上没有丝毫的欣喜,相反只是平淡无奇的接
了起来。

  轻轻一句喂传出,里面立马传来了自己老公焦急的声音。

  「老婆,怎么样?你没事吧?急死我了!」

  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曲鑫心里不由得一暖。

  虽然他出轨了,但是在心里还是有自己的位置,至少,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
自己。

  「没事!」

  为了不让丈夫担心,曲鑫一如既往般的自己承担了下来。

  现在已经度过危险期的她,其实就像是她自己说的那样,已经没什么事了。

  「没事就好,你在医院安心歇着,老公今天晚上的飞机,晚上回去看你!」

  「好!」

  听到老公要回来,曲鑫心里更加的温暖,但是就在她这句好字刚刚落下的当
口,手机里突然传来了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板,这件衣服怎么卖?」

  这个声音让曲鑫刚刚温暖的那颗心瞬间降至了冰点,她听得出来,这个声音
不是别人的,正是李医生!

  他们在一起,在买衣服!

  这一瞬间,曲鑫心里格外的暴躁,蹭的一下,那股子怒火瞬间从她的心底蹿
升了起来。

  「行,那你晚上回来吧!」

  一想到自己的老公现在在和那个李医生逛街,曲鑫心里就格外的不舒服,她
急匆匆的说了这么一句话,随即挂断了电话。

  而电话那头的苏毅疑惑的看着手机,他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触掉了呢。

  不过就在他打算重新打回去的时候,一旁正在挑衣服的李医生却是远远地呼
唤他。

  「苏毅,过来……看看这件!」

  听到李医生的呼唤,苏毅收了手机,满脸微笑的赶了过去。

  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早已经发现了他和李医生的奸情,只不
过他还自以为聪明的将自己老婆蒙在鼓里,其实早已经被自己的老婆看破了。

  至于挂断电话的曲鑫,脸色明显的变得难看了起来。

  「妈……」

  看到曲鑫逐渐阴沉的脸色,一旁的刘默吓了个半死,怯生生地开口道:「你
没事吧?我爸今天晚上就回来了吧?」

  「干嘛?怕我把你做的那些禽兽般的事情和你爸说?」

  听到刘默这么说,曲鑫脸色阴沉的扭头,如利剑一般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刘
默,恨不得将他撕个粉碎。

  这样的目光让刘默害怕,他只好将头低的更低了一些。面对曲鑫那好似嘲讽
一般的话语,连丝毫的答话的底气都没有。

  而就在他们两个人这番话说完的当口,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大着
肚子的孕妇躺在病床上面,被护士和医生推了进来。

  「嫂子,病房不够了,让这位小姐和您挤一下吧!」

  主治医生小王紧随其后走了进来,他和曲鑫很熟,有好几次一起吃过饭,所
以对于这位嫂子还是认得的。

  「没事!」

  曲鑫微笑的摇了摇头,淡淡的看了眼推进来的那个孕妇。

  从那大起来的肚子来看,这名孕妇显然已经快要生产了,自家老公所在的医
院也是市里最好的医院,虽然设备什么的不算出众,但是主治医生全部都是一流
的专家,因此很多孕妇都会选择来这家医院生产,哪怕医院的病房时长满着,依
旧不妨碍这些做妈妈的来做引产。

  「恭喜!」

  随着怀孕女子的床铺被推到自己身边,曲鑫转头对着她,难得的露出了欢喜
的笑容。

  「谢谢!」

  那个女子也是转过了头来,冲着曲鑫微笑。

  曲鑫微微一愣,因为这个女孩子很美,而且从五官来看应该很小,顶多二十
出头,样子看起来更像是学生一点儿,长长的秀发散落在枕头上,一张脸柔美稚
嫩,瞳孔中像是有星星一般,闪烁着明亮的光泽。

  曲鑫的目光在女孩子身上来来回回扫视了一圈,随即开口道:「对了,你老
公呢?就你一个人?」

  随着医生和护士离开,诺大的病房里只剩下了女孩和曲鑫以及刘默三个人,
在此当中并没有看到这个年轻女孩的老公。按理说,怀孕这么大的事情,无论如
何这个女孩的老公也应该出面啊,怎么还没有过来?

  「他有事呢,比较忙,晚上就过来了!」

  提到老公,女孩微微一笑,两只眼睛灿若桃花,眼神当中对于她这个老公有
着浓浓的爱意。

  看到她的眼神,曲鑫的心里像是扎了一根刺一样的微微一疼,心房都收缩了
一下。

  曾几何时,自己也和这个女孩子一样,有着同样的眼神,同样的爱意。但是
随着时间的消磨,这种眼神和爱意,渐渐地被磨平了,到了现在,更是已经没有
了。

  随着丈夫的出轨,曲鑫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看到过这种眼神了。

  一时之间,曲鑫竟然有些微微泛酸。

  而女孩,则是眼中冒着星星,自顾自的说着:「我想要给他生一个大胖儿子,
圆了他的心愿!」

  一句圆了他的心愿,道出了女孩多少的爱意和缠绵。

  曲鑫羡慕之余,脑海当中不由得再次浮现了自己老公的模样,当初毕业谈恋
爱的他们,似乎也是和这个女孩一样,有着如胶似漆般的甜蜜。

  想到这里,曲鑫眼神渐渐变得不再那般锐利,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继出
轨和自杀的风暴之后,另外一场风波,正在悄然的等待着她,而且……也已经临
近了!

              第一百三十三章

  「老公,你忙完了吗?怎么还不过来啊!」

  入夜,刘默在曲鑫的授意之下带了三份盒饭,给了曲鑫旁边的小姑娘一份,
自己和老妈又一人一份,三个人一边闲聊一边进餐。

  随意的畅聊了几句之后,曲鑫才大体知道了这个小姑娘的信息。

  这个看起来差不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确实如曲鑫所想的一般年轻,而且还是
一个在校的大学生,今年大三,学的是表演,名叫张莹。

  人如其名,莹莹如玉。

  不论是为人处世还是五官容颜,都堪称得上是绝色,哪怕比之于曲鑫也不遑
多让,即便是曲鑫,也不得不在心里感叹究竟是哪个男人这么好运气,能够找到
这么好一姑娘?

  更主要的是,通过聊天曲鑫得知,这个女孩的老公比她大了不少,是市里一
家公司的老总,说是等女孩这次生下孩子之后就和她结婚了。一说到结婚这个字
词的时候,曲鑫看得相当的仔细,这个女孩子眼睛当中闪烁着亮光,显然对于未
来的婚礼,她有着自己的憧憬。

  对此,曲鑫也只好表达祝福。

  而另外一边的刘默,此时也十分的高兴,因为她的妈妈在和旁边临床女孩的
聊天当中,渐渐地那寒如腊月冰霜的面庞融化了开来,脸上也是有了一丝淡淡的
笑意,尤其是在和女孩聊天的过程中,那种发自内心的温暖笑意再次浮上了她的
面容。

  刘默看得真切,心里也默默地高兴。

  而就在他们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当下,病房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只见一个
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看那样子差不多三十多出头,气场一米五,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进门的目光几乎瞬间就聚焦在了那个女孩子的身上,虽然这个女孩子的老公
气场非同一般,但是曲鑫还是能够从对方的眼神当中,看到那么一小截的喜欢,
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欢才有的甜蜜眼神。

  「你怎么在这家医院顺产啊?都不和我说一声!」

  中年人进入病房的当下就搬了个凳子坐在了年轻女孩的病床前,语气虽有些
对她自作主张的不满,但更多的也是宠溺,那种语气,就像是小女孩在对男生撒
娇一样。

  只见他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伸手轻轻捏了捏小女孩的鼻尖,捏住鼻尖的同
时还左右晃了晃。

  而另外一边的小女生,则是嘿嘿一笑,不慌不忙的开口道:「这家医院好啊,
听说很多人都在这家医院生!」

  「好就行,多花点儿钱也没事!」

  听到小女生这么说,中年男人笑了笑,随即将目光落到了旁边的曲鑫身上。

  而曲鑫则是皱了皱眉,女人的第六感,让她敏感的感觉到了中年男人话语中
的不协调感,好似他之前说怎么在这家医院顺产的时候,躲躲闪闪的眼神和话语
之间,似乎有着某种不协调感,曲鑫也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感觉,但是明显的就
知道是那种似乎在躲避着谁的感觉。

  曲鑫也不知道自己猜到的究竟是真是假,不过作为外人,曲鑫自然也不会傻
得去说什么,对于中年男人投来的目光,曲鑫只是满脸微笑的点头示意。

  而在小女生病床旁坐下的男子,则是紧紧地握着小女生的手,不停地嘘寒问
暖。

  看到两人这个样子,曲鑫也不由得会心一笑,脑海当中再次浮现了自己和老
公的日常。

  如果他没有出轨,那该有多好啊!

  曲鑫看着身旁如胶似漆、甜蜜无比的夫妻,不由得心里酸楚,以往和丈夫美
好甜蜜的回忆也是一点一滴的涌上了心头。

  而就在曲鑫看着身旁的小夫妻泛酸的时候,病房的房门再度被人从外面推开,
只见一个在曲鑫记忆当中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火急火燎的冲进了病房里。

  不是别人,正是曲鑫的老公苏毅!

  进入的瞬间,苏毅的视线就放在了躺在病床上的曲鑫的身上。

  他几乎瞬间就冲了过去,像是床边的那个中年男人一般,握住了曲鑫的双手。

  「老婆,怎么样?你没事吧?」

  苏毅上上下下打量着曲鑫,那副样子哪像是什么医生啊,简直就是一个外行
人。

  「我没事!」

  看到自家老公发自内心的着急模样,曲鑫心里也是微微一暖,仿佛这一刻又
回到了以前,那种出轨之类的不好回忆已经消失不见了。

  至于一旁的刘默,在自己老爸从门外进来的瞬间,那忐忑不安的表情就猛地
凝固,他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七八岁小孩一样,一句话也不说,缩在一旁角落,
想要尽力减低自己的负罪感。

  事实上曲鑫的老公苏毅也确实没有多加注意一旁的刘默,他的注意力从始至
终都在自己老婆的身上,尤其是在听说了自己的老婆进了医院急救室的时候,苏
毅吓得差点儿就当场休克。

  如今好不容易赶回来,看到自家老婆什么事情都没有般的躺在病床上,苏毅
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来了……

              第一百三十四章

  对于一旁缩在角落的刘默,苏毅还真的就没有多加关心,或者说,此时此刻
他的眼睛里,除了自己的老婆,再无他人。

  而在手里紧紧抓着自己老婆手的同时,那眼睛当中所迸发出来的光芒,一如
当初般温暖,曲鑫在目光相对的刹那,心里竟然猛地升腾起了一丝原谅。

  或许……就这么过下去也行!

  善良的曲鑫,在接触到自己老公目光的一瞬间,心里的那丝柔软再次被触碰
到,她忍不住在心里升腾起了这么一句。

  但是就在她脑海里浮现这个想法的刹那,医院病房的房门再度被人从外面推
开。

  只见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一个熟悉身影,一边说话,一边从门外面走了进来。

  「曲鑫姐,你说说你老公,一听说你出事了吓得魂都飞了,到了医院就往你
病房里跑,连买下的特产都顾不上了!」

  随着熟悉的声音响起,只见李医生一边低着头,一边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推
开病房的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李医生的瞬间,曲鑫的瞳孔猛地一缩,那种被背叛的耻辱感觉再次袭上
了心头,仅仅是一瞬间,往日的美好和甜蜜就全都消失无踪了。

  彼时的李医生,打扮的还是一如既往地漂亮,外面套着的是一件米黄色的妮
子长衫,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及宽松的牛仔,长长的波浪卷随意的披在肩头,
白皙如玉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就像是被爱情滋润了一样,别提有多光彩了。

  看着这个插足自己和老公婚姻的女人进门,曲鑫的眼神当时就变得冷冽了起
来。

  而进了病房门的李医生起初还满是笑容,但是当她的目光落到房间里另外那
个中年男人身上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凝固了起来。

  而那个中年男人,同样将目光放到了进到房间的李医生身上,这一次,他的
脸上清清楚楚的闪过了一丝慌乱,甚至整个人都下意识的从凳子上面站了起来。

  而躺在他身边病床上的那个女孩,此刻也是发现了自家老公的不对之处,疑
惑地目光同样向上偏移,落到了中年男子的身上。

  随着中年男子慢腾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就见整个病房的气氛,登时变得诡
异了起来,中年男子和李医生,两个人全都彼此注视着彼此,一个站在门口,一
个站在病床前,诡异的气氛,在两人的身周快速蔓延发酵,不过几秒钟,病房里
的曲鑫、刘默,包括一旁的苏毅都发现不对了。

  只见中年男子一瞬间汗如雨下,微微发白的嘴唇轻轻颤抖着,自嘴唇里脱口
而出了两个字,如炸雷一般,在所有人的耳畔响起。

  「老……老婆!」

  一瞬间,病房里的人如遭电击,不论是曲鑫还是那个年轻怀孕女孩,全都露
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你怎么回来了?」

  老婆两个字出口,所有人的视线,又全部都转移到了那个中年男子的身上,
包括一旁躺在病床上大着肚子等待生产的年轻女孩,看向中年男子的眼神当中充
满了不可置信。

  这一刻,似乎连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病房里的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彼此颇
有默契的寂静当中。

  李医生的目光,在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之后,就由中年男人的身上,落到了另
外一边那个年轻漂亮的学生身上,当她那圆润的大肚子出现在视野的刹那,李医
生脸上凝固的表情瞬间化开,不是吃惊,而是愤怒!

  那灵性的眼睛,在瞬间聚焦起熊熊的火苗,嗡的一下升腾了起来。

  「她是谁???」

  像是动画里暴走的初号机,李医生蹬蹬蹬几步来到了病床前,伸手指着躺在
病床上大着肚子的年轻女孩,那本被她拿在手里的大包小包,也随着手臂的剧烈
动作而上下翻飞。

  「说,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李医生一边指着躺在病床上的年轻女孩,一边扭头满脸怒火的看着中年人。

  「好啊你肖玉腾,你还说你没出轨,你还说我冤枉你?那她是谁?你在这儿
照顾她干嘛?呦?看这肚子,是不是宝宝都快要生下了?」

  李医生怒火中烧,说话声音越来越大,激烈的言辞顺着大开的病房房门传到
了走廊外面。

  而一旁的中年男人闻言,脸色则是明显肿成了猪肝色,他伸手拽住了李医生
的胳膊,小声开口道:「有事回家说,你小声点儿,别在这里!」

  这名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李医生的老公肖玉腾。

  而那名躺在病床上大着肚子的女学生,自然就是他们两人婚姻的插足者了。
其实也算不上是插足者,是肖玉腾自己找的这名女孩子,而且还是在欺骗她自己
已经结婚的情况下发生的关系,因此只能算是同样被蒙在鼓里的小三,而不是什
么婚姻插足者。

  至于李医生,从很早之前就发现了自己丈夫的猫腻,因此也纠缠过自己丈夫
一段时间,但肖玉腾自持聪明,从来没有被李医生真正的抓到过什么证据,其实
在那一次当中李医生和苏毅就一起抓到过了,只不过李医生一直没有去当面撕碎
这层窗户纸,但谁知道就在现在,这间病房里,就这么无巧不巧的相遇上了。更
让李医生刺激的是,躺在床上的那个女孩,肚子里竟然怀着孩子!

  什么李医生都可以接受,唯独肚子里怀着孩子李医生接受不了!

  至于他的丈夫肖玉腾,对于这件事情也是懊恼的肠子都青了,自己的这个女
学生怀孕了压根就没和自己说,一个人就住到医院来了,住也就算了,偏偏是自
己老婆的医院,不过幸好自己从来没有和自己老婆的医院同事们有过接触,因此
他们也全都不认识自己,再加上自己老婆去了国外,足足还的两三个月才能回来,
这样的情况,也让肖玉腾默认了女大学生做出的决定。

  只不过打死他也没有想到的是,怀孕的女大学生会和曲鑫住在一个病房,而
且还无巧不成书的碰上了,自己老婆还提前回来了!

  这一刻,不单单是中年男子傻眼,整个屋子里的所有人也全都傻眼了。

  他们不知道,命运总是这么离奇难以捉摸,在这个房间里的每个人,或多或
少彼此之间冥冥之中都有某种联系,而这种联系,最终将所有人串联到了一起,
形成了一种无法挽回的后果……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qwer___12 于 2020-1-2 12:39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贡献 +4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0-1-2 12:39
  • qwer___12 威望 +2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0-1-2 12:39
  • qwer___12 原创 +4 原创光荣,造福淫民! 2020-1-2 12:39
31

TOP

战场从大洋彼岸转移到了国内的医院里,小三转变成了遭受背叛的原配,被戴绿帽的老公转变成了包养小三的渣男,当真是无巧不成书啊。李医生还是被拖下水,不能作壁上观了,曲鑫的故事变得更多姿多彩了,刘默的苦日子暂时熬到头了,老妈和他的账回头再算,俩苦命人这次可以稍微喘口气,看看让自己受苦受难的人的现世报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7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2 12:39

TOP

这个情节发展下去,估计就不是刘默有帐要算了,可能会因为这些事,最后彻底的拥有曲鑫也未为可知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2 12:40

TOP

挣扎,彷徨,绝望,估计曲鑫的心理活动不过如此,没看到后面之前,还在想曲鑫会通过一种什么方式来转折,来接受刘默。看到后面,真的觉得作者地脑洞太强大了,这样的一个情节铺垫太完美了。我大胆的猜想一下,后面李医生会和丈夫在病房里大闹,然后把苏毅和李医生的奸情大白天下,曲鑫无法再若无其事,和丈夫闹翻然后出于报复的心理去接受刘默,也不知道猜的对不对。敬待后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8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2 18:11

TOP

剧情紧张起来了,大家都聚集在一间房间里面。期待后续的冲突。可算等来,但是依然是好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2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2 23:57

TOP

果然如我所想,李医生是个雷,去医院是个引子,要爆发了。不出意外曲鑫要和老公决裂,然后相比较老公的出轨更不能接受,再慢慢接纳儿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3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3 22:53

TOP

作者大大有群吗 这本书写的太好了 看的太有感觉了 希望大大再接再厉 再创辉煌

TOP

这次巧妙的冲突安排就是文学小说创作所需要的艺术效果,一下子就放大了矛盾和冲突,加快了剧情的推动,更能让读者观察到在每一次冲突过程中人物的心理变化,作者功底可见非常深厚,希望能够继续保持下去,带来更丰富的后续内容。对我而言结局并不重要,文章要么内容足够丰满要么肉戏足够让我性欲爆炸,二者平衡其实很难,不过创作就是不断突破自己的过程,最后希望作者再文戏和肉戏在后半部的创作过程中更有突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9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4 18:08

TOP

刘默说不定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强行将曲鑫搞到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qwer___12 金币 +1 认真回复,奖励! 2020-1-5 13:57

TOP

给作者大大点赞,写的算是绿文里不错的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22 23:36